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曹家四公子
    子蒙话还没说完,突然河滩中就猛的窜出一条水桶粗细的根茎,那条根茎长有三米多,根茎的顶部长着一个巨大的如向日葵的肉瘤,那条从河滩撺出来的根茎好像有意识般,只见那条根茎在半空挥舞了一下后就

    猛地朝地面还在爬行的那个人拍去,随着一阵轰隆巨响,河滩上的细沙被那条粗壮的根茎给拍的直接来了个天女士撒花,那些个靠近沙滩的人被淋了一声,不过刚才那一幕我们都是看的清清楚楚,那条巨大的根茎明显是冲那个只剩下

    半截身躯的人去那个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人,那人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了,不料却被根茎直接给带进了河滩的沙海里,“我草。”我们一个个看得是目瞪口呆,就连那个阴沉脸色总是带着一丝邪笑的紧身衣男子也不忍不住爆了句口粗。

    曹仕霖似乎也看出了前面有事情发生,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烟色紧身衣跟前问道:“疯子,怎么回事?”

    烟色紧身衣男见曹仕霖上来稍微往边上战了一点,然后轻声的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曹仕霖,曹仕霖听完也是眉头紧皱,过了许久他才缓缓的转身对烟袍老道说:“道长现在咱们怎么办?”

    “让你的人都先回到船上,这东西我一时间也没办法对付它。”老道看似已经快要进棺材,不过动作都是很利索,他是跟着我身后来到的河滩,刚才那一恐怖的一幕他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听到没都撤回来。”曹仕霖听罢立马就朝前面的人吼了一句然后带着紧身衣男子和高挑女子一起退回了冲锋舟。

    那群人得到曹仕霖的命令他们那里还敢留下,虽说他们人人手上都有抢,甚至有几个拿着的还是*,可当他们加过那根怪藤的诡异之后一个个也是害怕不已,此时恨不得立马退回船上,要不是身后站在

    一个紧身衣男子他们早就不管眼前这一切了,现在听到曹仕霖发话,十几个人立马一哄而散的往回跑。

    时间一点点过去,曹仕霖越等越不耐烦,他见老道正坐在船尾一点都不去管河滩上的事顿时就来了火气上前阴阳怪气的对老道就问:“道长你想到办法了对付那些怪藤了没?再这么等下去天就要烟啦。”

    “不用着急,还有几个小时天才烟,这东西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如果你不害怕成那些的模样,那你大可以现在就下船去找入口。”老道似乎很忌讳那个河滩之下的怪藤,不过他现在这表现又明显对怪藤不在意。

    “难道真没办法了吗?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老道的话让曹仕霖很不爽,他是个急功近利之人,以他的性格不会坐等结果,若是换做平时他早让手下拿着枪直接把阻碍他事情的人和事物一锅给端了,不过现在他面对的是怪物

    他也不知道改从何下手,所以他现在也只能干着急。

    “这种怪物叫“鬼阴葵”,是一种阴气十足的上古植物,现在这龙角摊河滩之下有这种怪物,我们就不能轻举妄动,这鬼阴葵喜生人,一担有生人靠近,它们就会直接扑食,你不愿意等可以去试试看。”说完老道很不是不屑的撇了曹仕霖一眼就不再说话。

    “这河滩这么大,我就不信到处都有这种怪藤。”曹仕霖似乎被老道那个挑衅的眼神给惹急了,当下就跳下船打算带着人绕过我们前方这片河滩从另一边登陆。

    曹仕霖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毛病,毕竟这龙角摊非常大,大到我一眼看过去都看不到边,目测这片龙角摊方圆直径最少都在好几公里,整片龙角摊呈现一个半开的伞装行,中间有一块巨大的陨石横在中间,我们现在正在右边的河滩之上

    从这里看去中间那块巨大陨石离我们最少有还上千米的距离,那块巨大陨石足足有一个半足球场大小,整块石头犹一只万年老龟般静静的待在那里,巨石不但很大还很高,如果这块巨石不是在龙角摊里面,而是放在外面我肯定会以为

    这块巨石是一个小山坡,现在这块巨石一半淹没在水里一半卧在龙角摊,给人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

    “四爷别着急,那东西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曹仕霖带着人跳下船,就被紧身衣男子拦在跟前。

    “对啊,四爷您不要着急,让道长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就让他们先打头阵。”我实在没想到那个高挑女子心肠这么歹毒,居然想让我们去打头阵,这不是分明让我们去送死吗?

    “你大爷的,凭什么让我先去,你们干嘛不.. ...”

    “别冲动。”子蒙一听那高挑女子的话立马就忍不住心中的怒吼冲着曹仕霖一群人就吼道,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拦了下来,我拦下子蒙的同时还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先看看那老道有没办法对付那些鬼东西,实在不行我在出手。”

    子蒙原本气冲冲的表情,在听到我话后也便立马安静了下来,但那高挑女子似乎根本不想放过子蒙,看了子蒙一眼后,就冷冷的在我们众人身上扫过一遍后才不屑的说:“就凭你们现在是我们的监下囚,还有凭我们手上的枪。”

    老蒋这时突然站了出来,看了曹仕霖一眼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曹仕霖,你我的恩怨不要牵扯到他人身上,你放了我这些兄弟,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呵呵,我要什么你都答应,如果是二十年前你说这话,我可能会信,但现在已经晚了,我们账迟早要算,不过放了你这些兄弟,现在还不是时候。”曹仕霖说完便不再理会老蒋,反而开拿着望远镜观察打量起龙角摊来。

    见到他们暂时不会拿我们怎么样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其实原本我以为混沌领域会给我们过河带来一些阻碍,但每想到能这么容易通过混沌领域,除了中途老蒋被鬼藤袭击和腐骨鱼突然出水这两个意外别的都是有惊无险,

    可刚踏上龙角摊我们就死了好几人,虽然这些人是曹仕霖的手下不过我不是杀手也不是屠夫,见到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面前还是有点感触,老实说那鬼东西我的确知道怎么对付它,不过我不想现在就讲出来,因为这批人对我们威胁太大

    如果我能借着怪藤之手干掉他们一半人,甚至干掉那个叫疯子和那高挑女子这两人最好,毕竟这两人是曹仕霖里面的顶尖高手,就算我们双方都没枪,真正打起来胜负也是五五开,所以我暂时也不想给他们出主意,反正他们也没找上我。

    “我说老蒋,你跟着曹仕霖什么关系啊,我听他们喊曹仕霖四爷,而你老蒋是三爷,我说你们是不是一家子兄弟,如果是就让这曹仕霖别闹,咋们一起进墓发财不好嘛?”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一个多小时,这时我们几个都被集体

    安排了最前面那艘冲锋舟上,曹仕霖和老道在第三艘正交头接耳似乎在商量着事情,至于紧身衣男子和高挑女子则在第二艘船监视着我们,他们生怕我会逃跑或者搞什么小动作,所以一直都派人拿着*站在船头指着我们。

    如果我们敢有一点异动他们就随手会开枪,不过老蒋天佑几人听到我说有办法对付那鬼藤只是暂时不告诉曹仕霖后就不再担心自己的安危,子蒙这货坐的久了反而好奇的讯问起老蒋跟曹仕霖的恩怨起来。

    子蒙的话顿时就引起了我们几个的注意,我们一个个都好奇的看向老蒋,说真的我也挺好奇老蒋为何会跟曹仕霖有这么大恩怨的,只不过在场的人众多老蒋不说我也不方便问,现在子蒙问出口了我也顺水推舟

    示意老蒋说说他们的往事只有清楚了解了他跟曹仕霖的恩怨我们之后的行动才不会过于被动,毕竟我们几人是他们的阶下囚,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唉,这事说来话长了。”老蒋见我们都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不由深深的叹口气然后徐徐的道出了他跟曹仕霖的往事。

    说到老蒋跟曹仕霖的恩怨又扯出一段秘辛其实曹仕霖是老蒋的拜拜兄弟,二十多年前老蒋才是不到三十小伙,不过他凭借他一身本事已经在跑船人这行里面混了个不错的名声,当年只要是道上的人都会喊老蒋一声三爷,老蒋也是在哪个时候

    结识的曹仕霖,两人一见如故就结拜了兄弟,曹仕霖当时在道上的名气比老蒋还要高,曹仕霖是东北曹家原来抗战时期东北有名的山寨抗日英雄崔二侉子师爷曹渊星的后代,曹仕霖在家又是排行老四,他有三个大哥,一个早年幺儿,大哥经商,二哥继承

    了家业习得了他家祖传的出马之法,说白了就是东北的大神,其实跟南方风水师是一个意思,至于曹仕霖从小就是一个叛逆的主。

    他不喜欢跟大哥经商,家里祖传之术又是历代只能由家族修习,他三哥从小最照顾他也跟他玩的最好不过可惜夭折了。

    后来曹仕霖就凭借自己的本事跟曹家四公子的名头走南闯北,后来还真曹仕霖闯了一番他自己的事业,曹仕霖虽然是东北人。

    但奇怪的是他从小就喜欢水也爱游泳,他出去闯荡后就喜欢结交跟水打交道或做生意的人,后来曹仕霖因为这个缘故还娶了三大采珠人世家的一个千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