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麒麟墓龙龟腹
    之后的十年曹仕霖就想入了魔般,开始疯狂去寻找那座岛屿但都无功而返,曹仕霖也因为这个隔阂跟老蒋翻了脸,他这些年一直在怪老蒋当初把他从那座岛屿拖了出来,按照曹仕霖的话就是哪怕让他独自一个人在那座岛屿之上

    他只要吃了长生不老药就会跑出岛屿的一天,后来十年曹仕霖就不当跑船人了,老蒋跟曹仕霖也从此走上对立面,这期间他们两人还发生不了往事,这些就不细说了,曹仕霖不当跑船后凭借那些年的积蓄和人脉,最终加入了一个

    国外境外神秘组织,老蒋也差不多快十年没见过曹仕霖了,没想到现在一见面居然被曹仕霖拿着枪指着,这让老蒋是又气又恨,但老蒋是个重情义的人,他到现在还是惦记着他这个往日的兄弟。

    “我擦,老蒋原来你们居然有过这么一段惊天动地的往事啊,话说问下你那座岛屿在什么.. ..”

    “滚一边待着去。”子蒙听完老蒋的话不由上前感慨的拍了拍老蒋肩膀,不过他接下来的就让我感到很无语,我没让他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老蒋你说你们二十多年前去的是徐福求生山药的岛屿?”

    “对呀怎么了?”老蒋很是不解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他对我这么问感到很是疑惑。

    我话问完就仅仅的盯着老头,不过老头没说话也不搭理我,就在我想再次询问的时候,就见老头用他那苍老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极阴幽冥府,极阳神墓宫,人入摄三魂,鬼入去七魄

    阴阳分两极,冥瞳开阳过,相魂封天术,玄冥揽天坷,亡魂亦有升天路,六道之印破命格,十大殿阎王城酆都界,一战轮回天道何。”不过此时的老头已经完全不理会我。

    老头这话一出口,我顿时就吃惊的长大嘴巴看着他,许久我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老头的话让不止让我感到震惊,甚至还让我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不为别的就仅仅前面两句

    “极阴幽冥府,阳极神墓宫”已经不言而喻了,他这两句话很明显就是在说古城地下的神墓地宫跟三省之地的幽冥玄府,这两个我终身都难忘的地方

    也是我失去挚友挚爱的地方,我双眼死死的看着老头一字一句的问:“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幽冥玄府和神墓地宫。”

    我话说完老头许久都没搭理我,当下我那小暴脾气也涌上来了,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来抽支烟,跟这老头子耗上一耗,毕竟牵扯到幽冥玄府跟神墓地宫我不能大意

    要是这两个地方让一些心怀诡异的人知道,那我也别想安生了,就在我刚坐下想彻底问清楚眼前这个老头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古怪老头已经不再我身边。

    “九幽绝神封天路,你以后的路会有很多人看着你的。”我也不知道那老头是怎么在我眼皮子地下消失的,我正着急的四下寻找着那个老头的身影,却听到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我猛的转过身这才看到已经走的老远的古怪老头。“等等,喂等等。”当下我想都不想就朝古怪老头离开的地方吼了一嗓子拔腿便朝

    他追去不过当我追上的时候,发现已经不见老头的身影,我眼前剩下的只有两边茂密的树林,老头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这夜色中。

    “这老头什么意思,什么九幽绝神的... ...”我心中叹了口气,同时也无奈刚才那老头说的话,虽然他的话我没听明白,不过我已经牢牢的记在心里

    因为我总感觉这段话会对我有用,甚至这话会影响我后半生,想法虽然有些滑稽,不过这种感觉却如打点滴般打在我血液里让我底挥之不去。

    “这他么是哪儿啊,我该怎么离开。”看着漆烟一路望不到尽头的公园小路,我有些傻眼了,就在我捉摸着该怎么离开这个公园的时候,突然一道耀眼的灯光朝我射来

    同时一声低沉浑厚的男声就在旁边响起“小,小哥你这是要去哪里?”我转身一看发现一辆出租车正停在我身旁,开车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

    此时他正探出半个脑袋,用一种颤颤巍巍的语气问着我。我盯着那人好一会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那个,师傅,请问这个地方是哪里?”

    出租车师傅见我这么一问先是一愣,接着就一副释然的表情眨巴眨眼看着我就说:“这里是世纪公园,对了小伙子你不是上海人把。”

    此时我已经坐在车里,我有些不明白出租车师傅为什么这么问,不过也没多想告诉了出租车师傅一个地址后就说:“对啊,我是来上海旅游的。”

    这话一出那开出租车的师傅顿时看我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怎么了师父,看您这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啊。”

    “原来是来旅游的啊,那个小哥劝你一句,你要是还打算在上海多待几天的话,就别再来这个公园了。”出租车师傅的话让我瞬间提起了好奇之心,我看着出租车师傅欲

    言又止的表情,默默的从口袋掏出一百块钱赛到他驾驶位上的储物格里又问:“师傅我还打算在这儿多待几天呢,您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嘛,反正我又不是上海人,您告诉我我就当个听故事呗。”

    此时出租车已经启动,那出租车师傅发动汽车后有意无意的看了眼窗外,又看着我赛在他储物格里的老毛,顿了许久才用一口带着上海口音的普通话缓缓的说:“哎呀小哥啊,你下次别再大晚上的来这个公园了,这个公园闹鬼啊。”

    我一听顿时整个人浑身一激灵,瞬间就想起了刚才在公园的感觉,果然刚才是我大意了,现在回想起来还能感觉到那一股森森的寒意,当下我缓了缓又追问:“师傅您能讲的明白点嘛。”

    话题一打开那出租车师傅也不再藏着掖着,而且我还给了他一百块钱好处,于是他很利索的就告诉了我关于那个世纪公园的全部事情。

    不过随着出租车师傅的讲述我越听心越惊,最后我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听出租车师傅讲完我人也陷入了沉思。

    其实事情也没多复杂,那个公园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中心地段,人流很多也是个非常受欢迎的公园,不过就在半个月前,也就是我刚来上海的时候,哪里发生一起自杀事件,自杀的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是半夜子时站在鸳鸯桥上跳湖自杀的,那个鸳鸯桥就是刚才我站的那座桥,而女子自杀的位置偏偏还就在我所站的位置不远,这还不是让我感到最恐怖的

    而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又有三名女子相继在那座桥上自杀,时间还都是在子时,这就不得不让我冷汗直冒了,因为刚才我跟站在桥上的时间就正好是子时阴气最盛的时候

    连续四起半夜女子自杀事件,已经闹得人心惶惶,别说有人敢晚上去世纪公园了,就算早上跟中午去世纪公园晨练跟散步的人都少了很多,零星就算有敢人去也是在太阳下山之前早早就离开

    原本整个浦东新区晚上最繁华热闹的世纪公园现在变得跟鬼蜮一样,没人敢再踏足半步,更别说是像我这般,直接上那座死人桥的了,没错那出租车师傅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因为那座桥的邪乎被这附近的人称作死人桥,不过老实说能遇上这个出租车师傅算是的我运气,这个出租车师父也是被逼无奈才硬着头皮走这条公园环湖路的,这出租车师傅是跑夜车的司机

    他有个长期的客户,这个客每个月都会有十天半个月的在外应酬,应酬完了之后就会找代驾,这个出租车师傅就是那人的专职代驾,而那人还是个非常讨厌不准时的挑剔客户

    有一次那出租车师傅仅迟到了十分钟,差点就失去了这份差事,最后还是这个出租车师傅苦苦哀求了许久,人家才答应继续用他当代驾,不过也因为那个兼职赚钱,他才肯冒着风险走这个公园环湖路

    毕竟那个让他代驾的人给的价钱很好,听出租车师傅说,别人代驾都是按市价给,一般就是路程费加时工费,而那个找他代驾的人却很爽快,一次性就给三百远一点的话多则五百

    而且每次代驾基本都是在本区,最远也不会超过虹桥区,那样每次少则三百多则五百的代驾费,让这个出租车师傅冒着遇上鬼的风险走了这条世纪公园环湖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汪凯的挣扎越来越弱,最后汪凯竟然晕了过去,两个按住汪凯的警察见到汪凯昏迷,再也支撑不住都摊到在地上,我看到汪凯的确已经昏迷也松了一口气

    “局长,他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就感觉变了个人似的。”这时年老的警察缓过一口从地上爬起来后就盯着我问:“你到底对汪局做了什么。”

    此时老警察的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般和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严厉之气,老实说他们这种语气让我很不爽,不过我知道现在也不是跟他们抬扛的时候

    我瞥了眼还躺在地上的汪凯就说:“邪魅之法,你还是等汪凯醒来后再问他怎么回事吧。”说完我不再理会两个大眼瞪小眼看着我的警察自顾自就朝一旁的电脑走去

    “你干嘛,这是警察机密,你不能乱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