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阴阳双煞物
    “你什么意思?”子蒙盯着那个高挑女子眼神此时已经隐隐带有了杀意,高挑女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在一瞬间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下意识的就转头看向子蒙,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眼神中那一丝惊恐和害怕。

    与此同时烟色紧身衣男子也在一瞬间站到高挑女子跟前一脸凝重的盯着子蒙,这一不同寻常的一幕让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不过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怎么回事,所有人现在都是神经紧绷,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一股危机跟压迫

    感正在我心头蔓延,“行啦,我有办法避开那些鬼阴葵。”我知道这时我再不站出来,可能下一秒我们就有刀刃相见了,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场面,再说了虽然现在我们几人都离的很近了,但毕竟人家还有十几杆枪,子蒙再厉害也不能

    在一瞬间能干掉他们这么多人,况且他们还有疯子跟高挑女子两个高手在,所以我们这边胜面是很小的。

    “我就知道小友会有办法。”老道似乎笃定了我一定会有办法似的,他也不理会我们双方剑拔弩张的场面,上前拍了拍我肩膀有些兴奋的对我说:“那接下里老道我就看小友你的手段了。”

    “想避开那些鬼阴葵也简单。”我故作神秘的一笑,然后瞟了众人一眼说:“腐骨鱼属阴,鬼阴葵属阳,阴阳两极相生相克,想要进墓就先要有做好死的准备,这叫欲求往生路唯赌生死局。”

    “我靠,你他妈么又来,说人话不行啊。”子蒙刚才在瞬间把自己内敛的气息释放出来,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刺猬般,他看谁一眼谁都要哆嗦一多,因为这家伙的气势实在太可怕,他的气息一担释放出来就想洪水猛兽这也是为什么

    高挑女子会失神的因为,她把子蒙激怒了这家伙也不管什么装孙子了,直接释放他那摄人的气场,把高挑女子给镇住了,同时疯子也感受到了子蒙那一瞬间释放出来的气场,他害怕高挑女子会被子蒙在一瞬间击杀他才会站到高挑女子前面的。

    “你大爷的,收起你那斗鸡眼,你作死啊?不懂别插嘴。”我被子蒙那气场一轰也有些受不了,老实说他这种高手释放出来的气场,的确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我说子蒙斗鸡眼就是在提醒他收敛自己的气场。

    同时也在暗示他不要过多暴露自己的底牌,毕竟现在我们处于被动之下,子蒙可是我们一行人中一张王牌,他一担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很容易让曹仕霖他们提防,不但曹仕霖对我们会更加小心,我们想发起突袭也会更难。

    “小友赎老夫浅薄,我也不太懂你的话啊。”老道此时就想一个好学的童子,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之前给我感觉的那股神秘和阴森,反而让我感觉有些可爱。

    没错就是可爱,因为他在询问我的同时,还不时对我眨巴眨巴眼,这一幕看的我眼角一抽一抽的:我靠,这他妈么是人老成精啊,都学会撒娇卖萌了。看着老道那卖萌的模样我心中忍不住狠狠的鄙视了他翻

    不过那些话我是不敢说出口的,于是嘴上只好说:“这么跟你们讲吧,赵佗墓有两大奇物在替他守墓,一是腐骨鱼,另外一个就是鬼阴葵,腐骨鱼属阴喜好吞噬死人和尸体跟腐烂的东西,至于着鬼阴葵则属阳

    鬼阴葵名字里面虽然带着鬼和阴,但它却不是鬼物,只能说它的特性太诡异,鬼阴葵是上古三大邪恶植物之一,在上古三朝时期有三种植物神鬼都要避的存在,当年姜子牙带着周武王去打纣王的时候,就遇上过这鬼阴葵

    当时姜子牙率领十万大军经过一个山谷,那个山谷四面开阔宽敞,两边进入的道路又宽又大,两边的山崖也是锤子陡峭,最重要的是这种面积宽阔的山谷在军事战场上就绝对不是一个伏击之地,当时姜子牙带着大军进入山谷已经是

    临近晚上,所以就在那个山谷驻扎过夜,可谁知道那个山谷里面居然全部都是鬼阴葵,姜子牙大军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损失了三分之一,这让姜子牙很是生,商朝被推翻周朝成立之后,周武王就下令直接灭掉那上古三大邪恶植物

    而跟鬼阴葵齐名的另外两大植物一个是,血藤花另外一个是噬魂霸王草,这三种东西里面血藤花最难见,传说在夏朝灭亡后最后一株血藤花被商朝开国国君商汤带进了他的坟墓,血藤花虽然销声匿迹了,但在商朝鬼阴葵和噬魂霸王草

    还是可以见到的,我们眼前河滩之下的东西就是鬼阴葵,当年布置赵佗的人就是不想让来闯赵佗墓的人可以活着出去,但那人似乎又有种猫戏耗子的心思,腐骨鱼跟鬼阴葵两者就是阴阳平衡之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布置赵佗墓的人

    就是在戏耗子,不应该说是戏我们这些两千后来闯墓的人。”

    曹仕霖似乎也被我的勾起了好奇心,见我一脸凝重的样子不由追问到:“此话怎么讲?”

    此时不但曹仕霖跟老蒋几人都盯着我看,甚至另外两艘冲锋舟都围了过来,一个个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好像在听完说书似的,我见状不由摇头苦笑,我自顾自的缕了缕思绪就继续说:“腐骨鱼不会攻击活人,鬼阴葵不会攻击死物。”

    “腐骨鱼不会攻击活人,鬼阴葵不会攻击死物。”烟袍老道听了我话,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不断的重复着我刚才的那段话,低着头一脸沉思的表情。

    “说白了,就是布置这个墓的人有心要跟后人来一番较量,腐骨鱼不攻击活人,鬼阴葵不会攻击死物,如果我们想墓,进必须是死人,”

    下定决心后我理了理思绪目光就朝警戒线那边看去,只见那边地上正有个人躺在哪里,应该说是正有个死人趴在哪里,因为那趴在地上的人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气

    正趴在地面上如一条死鱼般倒在哪里一动不动,边上还有一摊暗红暗红的血迹,就算我站在警戒线外都能闻到那股随着空气弥漫的血腥味。

    不过奇怪的是那人死像格外的出奇,虽然他是正面趴在地上,但他的头却是以一种诡异不符合人类的角度翻转在上面,这种姿势给人感觉就像他正躺在地上

    可仔细一看却发现其实他是趴在地上只是头朝上而已,不但如此那人头颅仰面朝上还半歪着死后眼睛都没闭上,目光正死死的盯着丽都酒店的大楼,好像他死也要再看一眼那要了他命的大楼。

    老实说这种诡异的死法让在场围观的人不少都倒吸口凉气,有的已经不敢在围观下去,甚至我还能看到有不少人正从丽都酒店退房后匆匆忙忙出来,但无一例外都不敢靠近这个死人区域

    都是带着行李远远绕开警察的封锁线,渐渐的从酒店里走出的人越来越少,围观的人群大多数也因时间太晚和场面太过诡异开始纷纷离开,现场只有少数旁观人留了下来

    现在尸体旁正站着两个年轻跟年老警察和一个蹲在地上穿着法医服装的男子正围着尸体在观察着什么。

    那两个警察看着蹲在地上观察着尸体许久的法医其中年轻的警察忍不住就问:“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不过那法医视乎根本就没听到那个警察的讯问,既没有搭理也没回答他反而自顾自的说:“怪了,怪了,怎么会这样。”

    “到底有没有... ...”那个年轻警察看到法医根本不理会他顿时就有些生气了,刚想再次发问不过话到一半就被另一个警察给拦了下来,那个年老的警察看了眼愤愤不

    平的年轻警察对他摇摇头接着轻声说:“断案要心平气和,你现在这样急躁不可能有什么发现的,你别吵孙法医我跟他搭档这么年,很少看到他这幅表情,看来这件案子不简单啊。”

    那个年轻警察还想说什么,不过就被年老的警察打发到一边维护秩序去了,而我却因为虎蛟精血催过体的缘故,站在警戒线外都能听到他们三人的对话,现在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尸体。

    “喂喂,你看什么,警察办案闲杂人等不要靠近。”可能那个年轻刑警察觉到了我古怪的目光,也可能是他刚才被训了有些心理不爽,想找个人发发脾气无奈我正好被他给逮上了。

    不过我没理会那个警察又看了会出事现场就朝酒店正门走去,“站住。”就在我打算回房间休息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冷和声,听到声音我脚步一顿随即转身朝声音来源看去

    就看到刚才那个年轻警察已经面带不善的朝我走来,他身后还跟着那个年老的警察,此时两人都是一副看嫌疑人的表情盯着我。

    “我去没这么倒霉吧。”被这两个警察盯上,顿时我心中不由泛起一阵苦涩,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我已经被他们怀疑上了,可能是刚才我的眼神太古怪

    引起了他们注意,也可能是他们看到现在所有人都往酒店外跑,而我却不要命的往酒店里钻让他们起了疑心这才喊住我的,不过我知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不能怂,不然气势一泄很有可能直接被他们扣住。

    当下我转过身就对两个警察说:“怎么了警察同时,有什么事嘛?”老实讲我不怕事,不过我怕麻烦,毕竟现在这两个警察冲着我来的,我再不正常点,还真有可能被他们当做嫌疑犯扣回警局去无条件审问二十四小时。

    “你是干嘛的身份证给我看,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往酒店走不知道里面已经死人了吗?”我脚步一顿两个警察已经一前一后的把我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