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古剑出窍
    “没什么。”我朝子蒙笑了笑没把我心中的话说出来。

    子蒙见我笑吟吟的望着他顿时有些心虚,他撇了我一眼好奇的问:“我靠,你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我哪儿有什么阴谋,你.. ..”

    我话还没说完,曹仕霖就打断了我跟子蒙的对话,曹仕霖冷冰冰的看着我们两个指着船上那两具泡的发白的尸体说:“小子,尸体给你捞上来了,你说的尸丹在哪儿?”

    “不是尸丹,是伪尸丹。”我纠正曹仕霖话中的错漏接着道:“如果我们这里所有人都进墓的话,那这两具尸体是绝对不够的,而且我也不敢保证这两具尸体就有尸丹存在。”

    “我不管你是尸丹,还是伪尸丹,你最好给我看到一点效果,不然你就给我下去跟我那三个兄弟陪葬把。”曹仕霖冷冷的撇了我一眼,一股杀机丝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来。

    我知道就算这趟曹仕霖带来的人多,但也经不住这样死法,况且人心都是脆弱的,哪怕是职业杀手亦或者死士,说他们不怕死那都是扯淡的,对于那种人来说是不怕死,不过也要看是怎么个死法,那些死士能承受住砍头,凌迟

    甚至五马分尸的酷刑,但未必能承受住鬼怪妖物的虐杀,这就是人心,人心都是脆弱的,就看你遇上的事情是不是正好是你身上最害怕和恐惧的一面,现在曹仕霖的手下虽说还没说什么,不过他们也从疯子嘴里知道了自己兄弟已经惨死了

    还死的非常诡异和恐怖,他们可能不会违抗曹仕霖的命令,但如果再死上一批人那就不好说了,所以现在曹仕霖才拿我开刀,他这么除了要立威和震慑手下外,还有一点就是看我有没真本事,如果我骗他,那我丝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开枪打爆我的头,然后把我丢进江里喂鱼。

    “子蒙把防毒口罩拿出来,还有这丹药你把它吃了,果然过来帮我。”我此时也不接曹仕霖的话,他是打定主意要我先露一手,不然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所以我直接就无视他,吩咐完子蒙后我两步就来到两具尸体跟前。

    顺便把从随身衣物中掏出一瓶丹药抛给子蒙,这丹药是我请人炼制的,名叫:辟尸丹,这辟尸丹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辟尸气防止尸气入体,这种丹药在现在这年代几乎已经快失传了,辟尸气是以前官府仵作御用丹药,这种丹药不外传

    也不给外,只有青天监的炼丹师会炼制,古时候每个地方的仵作每年都会向青天监申请一定额度的辟尸气来执行他们的验尸任务,古代时候并不像我们现代有殓尸房和制冷器,而仵作又正好是验尸的,所以每个仵作身上都会带有一瓶辟尸气。

    仵作说白了就是现在的法医,不过现在的法医不用担心尸气入体,因为大多数尸体死后都会被送进殓尸房然后法医会等尸体被冰冻后才会去解剖,这也是为什么重大的凶杀案在找不到尸体的时候,解剖时间会这么久了

    打个比方如果凶杀案现场能找到死者的话,那法医一般都会在警察取完证后,立马把尸体带回局当天解剖,因为时间就是破案的关键,当天解刨能得到很多重要线索,可一担凶杀案现场找不到尸体或者三五天才找到的话。

    那法医就不会当天解剖,而是带这尸体回殓尸房冰冻最少三天才解剖,至于那些电视剧上看到的人都死了半个月尸体,法医带尸体回去当天就解剖的纯属扯淡,法医也是人法医也怕死,他们干这行的也明白老祖宗传下的规矩。

    古时候的仵作之所以敢当场验尸就因为他们有辟尸丹,这辟尸丹还是我拖关系好不容易弄到的,花花整整十万块钱,才得了这么一瓶丹药,也就总共不到百颗。

    “我靠,啥都行啊?挺香的我能多吃几粒不.. ..”子蒙动作很快,他三两下就从他身后的背包里面拿出了两个防毒口罩递给我,不过他拿着那瓶辟尸丹,吃了一颗后感觉丹

    药还不错,正想倒出来几颗再尝尝的时候,我立马上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丹药,忍不住用家乡话怒骂他一句:“你囊,你个发温,你多吃一颗看看。”

    “什么鬼啊,还当宝呢,老子才不要你的破丹药。”子蒙没想到我反应会这么激烈,他被我一把抢过药瓶后也有些错楞,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这丹药肯定不凡,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紧张,当下他也没跟争抢,如果换做平时

    这混蛋肯定是要跟我杠上的,幸好这家伙还识趣,不然这瓶丹药要是给他弄丢了,我非得气的如血不可。

    “带上口罩,帮我把尸体的嘴巴撬开。”我收起辟尸丹,反手抽出古剑,这把青铜带银的古剑是我从葬龙绝地拿出来后第一次使用它,之前跟天佑去抛苏元春义冢的时候也没用上过,就算是去连城山我也没用

    这把古剑从拿出来一直都放在我房间隔层上面,两年来我无数次幻想着带着它去披荆斩棘,不过爷爷说过我二十四前最好不要动这玩意,所以我一直都在克制,哪怕是去连城山寻连城三堑我也没用,可这次因为关系到

    解开古城之谜的线索,再加上我隐隐觉得此次去三省之地会很危险,所以我就把它带出来了,而且我今天也已经二十五也过了二十四本命年,也不用在忌讳爷爷说的禁忌了。

    古剑被我缓缓从身后拔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剑鸣声瞬间就在龙角摊响起,原本所有人的注意都已经放在了那两具尸体身上,可当我把古剑摆出后,所有人一瞬间都猛的转过头看向了我。

    在这一瞬间我看到羡慕的目光,忌惮的表情和惊讶的面孔,不过更多的是贪婪,一股发自内心的贪婪,有这种眼神的在场不止一两个,但让我感到最为强烈的还是那烟袍老道和曹仕霖。

    “小友这剑能否借给老头子我看看。”一群人此时都不再关注那两具尸体了,反而是一个个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不过他们却没有一人敢先来抢我的古剑,只有烟袍老道仗着身份来问我借阅。

    “可以。”我见状微微一笑,二话没说就把古剑递给了烟袍老道,老道见状连忙欣喜兴奋的借过我手中的古剑,不过他在接过我古剑的瞬间,整个人浑身一颤接着手一颤抖咣当一声,古剑就掉落在金属的船身之上。

    看到这一幕不但我嘴角微微翘起,就连在一旁的子蒙和天佑也是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烟袍老道。

    老道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原本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当他看到我微微翘起的嘴角和子蒙天佑的表情后,他又瞬间就明白过来,老道撇我一眼又看了看地上的古剑,脸色渐渐的变的苍白且没有血色,过了许久老道才缓缓

    的对我说:“之前多有得罪,小友勿怪,这次能结识小友是老道的福分。”老道说完拱手对我施了他们道家的一礼。

    “呵呵,不打不相识,老前辈可还要借阅我的剑否,如果不看我就把它收回来了。”老道的表现其实在我预料之内,我见老道对我施礼,我也学着他朝他回了一礼。

    这老道其实压根就没安什么好心,他一开始就想独吞霸占我的古剑,不过可惜他打错注意了,这把古剑非同一般

    两年前我在从葬龙绝地把它带出来后,就知道这古剑非同一般,而且这把古剑好像跟我有着非同寻常的联系,更神奇的是这把古剑居然能像电视跟神话小说一样认主,没错就是认主,虽然这样说有点玄幻色彩,不过这把剑也只有

    我能拿的起来就连爷爷也不敢轻易去碰它,两年前封龙还不信邪,他试了无数遍后终于放弃了,因为古剑在他们手中从来不会拿超过三秒,在天佑三人中只有子蒙能拿着古剑超过三秒的,但也仅仅只是超过,子蒙说这把古剑他拿起来后

    便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莫名的翻滚,就像整人跑了无数遍一千五百米长跑后,停下休息了血液翻滚得都不听自己使唤,子蒙说如果他死拿着古剑不放的话,他估计最后他自己可能会血管爆裂而死亡,所以现在他们看到老道同样也被古剑反噬心里那个高兴啊。

    “哎,不用了,不用了,老头子可能真是的老了,连东西都拿不稳了。”老道哪里不知道我是在戏耍他,不过他也是老人精,自顾自的抬起他那苍老的双手,长叹的对着远处自语道。

    “我靠,这逼装的我给满分。”我见状心中忍不住对老道竖起了大拇指,这老家伙明显是被古剑反噬了,现在居然还装着是自己年老体衰,拿不稳东西才导致古剑掉落的样子,不过他这一幕也让一群精神紧绷的人回过神来

    他们原本就好奇古剑,想拿过来借阅一会,但看到老道这一幕却又不敢吱声了,现在老道这表情反而又让那些贪婪的人跃跃欲试起来。

    “小子,这剑能借我看看不。”这一幕我们看在眼里,曹仕霖他们当然也看在眼里,刚才曹仕霖看古剑的眼神带着贪婪,不过现在他的眼里已经没了那股贪婪的味道了,有得只是好奇和忌惮。

    “可以。”我微微一笑把古剑从地上捡起来,伸手就把剑递了过去,不过剑还没递到曹仕霖手中,紧身衣男子就上前拦住曹仕霖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接着紧身衣男子就站在曹仕霖面前

    谈谈的对我说道:“我来看看。”紧身衣男子的话,简单又明了,从他的语气当中我能感受一股自信和对自己实力的傲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