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尸气腐蚀
    “接着”我冷冷的撇了一眼站在我前面的疯子,一抛就把手中的古剑扔了过去,其实紧身衣男子这么做是对的,他们都是高手见识过我古剑的厉害后也不敢贸然上前接我的古剑

    不过毕竟他们是对我古剑有窥窃之心的,我也不可能会给他们多好的脸色看,当下也不管紧身衣男子能不能接住,把古剑甩过去后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好戏。

    但显然我小看紧身衣男子了,我的古剑刚甩过去剑还在半空翻腾,他一瞬间出手就把古剑给握在手里,“一二三五... ...”这一手虽说看似简单,但在这儿狭窄的小船上,我甩过去的古剑其实也是带有点暗劲的

    在这么近的距离紧身衣男子能不移动半分,而且在瞬间就能精准的握住剑柄可见他的身手有多好了。

    紧身衣男子刚接过古剑,子蒙就在一旁暗自数数,他一直从一数到七眼睛都没有离开过紧身衣男子,不过紧身衣男子也的确不轻松,他在接过剑的瞬间,就能感觉出他轻松,子蒙数到三的时候,我明显看到紧身衣男子已经满额头冷汗

    等子蒙数到五的时候,紧身衣男子浑身都跟着颤抖起来,直到子蒙数到七紧身衣男子突然猛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瞬间单膝跪下,他手里握着的古剑也因为随着他跪下噗嗤的一声,直接插进钢铁的船身,接着紧身衣男子

    再也支撑不住古剑的血液侵蚀,一下子松开了古剑,整个人差点没倒在船上。

    “峰哥你没事吧?”看着紧身衣男子倒下,一旁的高挑女子也急了上千一把搀扶住紧身衣男子,然后眼神带着杀机的看着我。

    “我没事,只是刚才血液翻滚的厉害,血气逆行我吐出一口血现在没事了。”紧身衣男子松开高挑女子的搀扶,接着朝她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看向我们,我发现此时紧身衣男子看

    我们的眼神已经没有之前那种风轻云淡,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了,转而是一脸的凝重,甚至他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忌惮。

    我冷冷的环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指着插在船身上的古剑,耸了耸肩膀说:“各位还有人想借阅我古剑的吗?”

    “哗”我的话把一群看呆的人给拉回来现实,他们之前对古剑有窥窃之心,不过当他们看到连紧身衣也被反噬后,已经不敢在起任何贪念了,毕竟紧身衣男子是他们的头头,曹仕霖不算,曹仕霖是他们的老帅,而紧身衣男子

    才是冲锋陷阵的将军,他们跟紧身衣男子这么就也知道紧身衣男子的手段,现在不但神秘老道被古剑反噬,连紧身衣也拿不起这把剑,他们已经被惊的愣在了原地,直到我说话,他们才回过神来,不过仅仅在一瞬间,我就听到了

    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嘈杂和议论声,这些声音我不用听都知道是在谈论我这把古剑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之前拉了一个客去了上海科技馆,而他要代驾的客户却在另一边的盛世花园小区,不巧的是科技馆在世纪公园的西边,盛世花园小区在公园东边,中间隔着一个世纪公园

    更搞笑的是回盛世花园的两条主路正好都遇上了车祸,而且事故都还挺大的,交警已经把那边封锁起来,不给来往的车辆通行,这就让那出租车师傅急眼了,眼看距离那人要他代驾的时间越来越近

    他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横穿世纪公园的公园环湖路来避过车祸的主路段,好让他能准时到达约定地点,我这才幸运的能坐上出租车,不过我心里也很好奇那出租车师傅为什么明知道这些事情

    还敢在路上拉我这个独自一人走在公园的人,于是我就把我心中的想法告诉了他,可他给我的答案却让我哭笑不得,他说:“其实当时他已经很害怕了,在遇见我之前他就看到过一些诡异的东西

    不过他不敢停车就猛的加油门飞了过去,但距离鸳鸯桥越来越近,他心里越来越没底,碰巧的是他正好遇上了我,而且他知道那些跳湖自杀的人都是女子,我则是男的,他断定我是人不是鬼

    我去什么理念,而且他也因为害怕这才拉上我的,为的就是让自己有个伴,他还说要是遇上一个女的半夜走在这条路上,他指不定会被吓得一脚油门猛的就撞上去。”

    说完这些那出租车师傅已经缓和了许多,不再像刚谈起这事的时候浑身颤抖的样子了,不过我的思绪已经不再世纪公园女子自杀事件上,而是回忆起那个古怪老头来

    听完出租车师傅说的这些事,我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古怪老头不是一般人,不然他不会半夜的出现在那座桥上更不会说消失就消失

    可惜当时我的心思全部都在他跟我讲的那段话上了,完全没注意到这些细节,现在想起来更加让我好奇起这个老头的身份来。

    “小哥,到地方了。”我靠在后排坐上微微闭着眼睛,脑子全部都是刚才遇上老头的场景,就在我有些迷糊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小哥,到地方了。”

    不过我脑子有些混乱,没第一时间睁开眼睛接着又是一道声音响起,我瞬间就反应过来,是那个出租车师傅,他喊了我第一声,我没搭理他,他见我眯着

    双眼以为我睡着了于是又加大了声音喊了一句,我看着出租车上的里程表是烟漆漆的一片就有些纳闷的问道:“师傅,车钱多少。”

    “不,不用了。”

    “那怎么行,都是出来养家糊口的也不容易,多少,你说就是。”

    出租车师傅见我一定要给车钱这才犹犹豫豫的道出实情:“那个,我,我走世纪公园环湖路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还能拉到人,而且我也知道那边发生的事情,我在进入公园的时候就把计费器和迎客灯都关了

    为的就是怕拉中鬼,所以你现在问我车钱多少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凭我的经验从世纪公园来到这里应该也就八十多块,不过你不用给了,刚才你给我钱已经足够付车费了,我不能再收你钱了,而且我

    还要感谢你呢,没有你我这一路指不定会遇上什么东西。”说完那个出租车师傅说什么也不肯再收我的钱,我见他如此决绝也不再坚持,老实说哥们我现在不缺钱,但也不是个败家子,人家都不要了我还硬塞上去

    那就不是我的风格了,当下我告别了那出租车师傅就朝我所住的酒店走去,不过我还没过马路就看到对面一群人正围在路边吵吵闹闹,而我住的酒店此时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楼下还有两部警车停在那里。

    见到有热闹看我好奇的八卦之心又涌上来了,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酒店楼下,逮住一个看热闹的年轻人就问:“哎,哥们发生了什么事了?”

    那年轻人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自己不会看啊。”

    看到他的反应我也不生气,从口袋掏出香烟递给他一支又问,“哥们我不是刚来么,哎,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年轻人瞟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递过去香烟接过后才不冷不谈的说:“丽都酒店又出事了,这是半年内第三次了,这酒店居然还有人敢住,我他么的就服了,这些人感情都不怕死啊。”

    “什么?这是丽都酒店?”

    那年轻见我一惊一乍的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接着他就指着酒店的楼顶跟酒店的半边墙面说:“你瞎啊,丽都酒店四个大字你都看不到?”说完那年轻男子不再理会我,走的时候还很嫌弃的瞟了我一眼,眼神中似乎是看傻子的表情。

    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了,因为我瞪着我所住的酒店楼顶跟另一边墙面上那四个用霓虹灯铸成的大字一阵苦笑,这算什么事啊,我离开沈佳灵酒吧的时候就听到有两个人说要去丽都酒店滚水床

    那时候我还好奇丽都酒店在哪儿,也正打算明天就换酒店也去丽都滚滚水床去,毕竟我后天就要离开上海了嘛,说什么也要去体验一把水床的滋味,不过他么的谁知道,大水居然冲了龙王庙

    我自己就在丽都住了大半个月还傻傻的不知道,居然还想着要换酒店去滚水床也是没谁了,想及此处我心中苦涩之意更浓,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是直接网上约车到酒店门口

    回来时都是走丽都前门还每次都打车到酒店门口我才肯下车,老实说我这是懒癌发作了,而且丽都酒店的招牌也是另类,一般的酒店都会在大厅跟门外的迎宾大殿顶上挂招牌,不过丽都却不走寻常路

    这家酒店的招牌只有两面一面在楼顶,一面就在酒店的另一面墙上,老实说就算平时我在前门下车也看不到这块占满一整面墙的招牌,因为走在前门的时候有视角限制根本看不到另一面墙

    至于那块挂在楼顶的巨大招牌是能看到,但谁让我懒癌发作一步路都不愿意走呢,这懒癌导致我每次都打车到楼下,自然也就看不到那块楼顶招牌

    老实说要不是今天晚上我误打误撞进了世纪公园最后绕了一圈回来在酒店侧门下车,我可能直到离开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就住在丽都酒店。

    不过这样也不能怪我,这半个月来我过的都是浑浑噩噩的,就算有机会出门也是被沈佳灵硬拽着拉出酒店的,我现在才感觉到自己这状态很不好,非常不好。

    “不行,如果再不改一改要是遇上什么突发事情以我现在这浑浑噩噩的状态还真保不准会出什么事。”想起这段的浑浑噩噩我额头也不禁跟着冒出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