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化丹避阴葵
    随着我用力一拔,噗嗤的一声闷响,古剑被我从船身上拔了出来,随即船底那个被古剑洞穿的窟窿便开始咕咕的往上冒水,眼见这条冲锋舟要保不住了,我也不再去管他,两步来到船头然后借力跳上了我们自己的那艘冲锋舟。

    我刚上船曹仕霖便迫不及待的说道:“小子,你说的尸丹在哪儿?”

    “子蒙继续撬开它的嘴。”我看了眼曹仕霖并没有接他话,吩咐了子蒙一声后就从身后背包里面拿出一副塑胶手套戴在手上,子蒙见我准备好又开始了刚才的那一条。

    只见他一脚压在那死尸的胸口,反手捏住死尸的下巴然后手腕一用力,那死尸就张开了嘴巴,我一看立马从口袋掏出一张符纸,迅速点燃后猛地就塞到死尸嘴巴中,接着示意子蒙松手。

    那张燃烧的符纸就在死尸嘴里燃烧了起来,不过奇怪的是死尸嘴巴里没有空气,我赛进去的符纸却能在里面缓慢的燃烧,似乎符纸有着某种力量在支撑着般。

    随着符纸缓慢燃烧那死尸的嘴巴变得越来越透明,从远处看去能看到一团红色的火光在死尸嘴巴里面燃烧,而此时死尸嘴巴两边的皮肉给人感觉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皮在包裹着。

    这一幕看的在场的众人都目瞪口呆,就连子蒙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子蒙用肩膀推了推我忍不住好奇就问:“这什么情况?”

    “跟你说不清楚。”我没理会子蒙,因为我也不知道这具尸体上有没有伪尸丹,老实说伪尸丹我也没见过,我只在孤本上看到过,成型百年以上的僵尸才会有尸丹,在飞僵以下阶段的僵尸,尸丹在腹部和膀胱之间。

    这个位置也就是一些玄幻小说里面说的丹谷穴,飞僵阶段的僵尸已经是开启了灵智了的魔物,所以尸丹在胸口之下,至于更往上的只有在神话故事里面存在了,比如上古时期僵尸王将臣的尸丹就是在眉心。

    至于伪尸丹因为先天条件不成熟,所以尸丹还在嘴里,一般的伪尸丹不是在下颚舌头之下,就是在上颚扁头往前一点。

    我现在还不知道这具尸体是不是真的如我猜测那般已经生出尸丹,我也不愿意直接伸手进死尸的嘴巴里面扣,所以只能用这个办法试了,毕竟这种上前的古尸你让我伸手进它嘴巴里面扣我还真有些不愿意。

    这不是说我害怕,而是这么做让我感到恶心,而且我不可能每具尸体都往它嘴里扣一遍把,那样比帮一个个小孩擦屁股还要恶心万倍。

    “你们看,那是什么?”就在我心里排斥那些尸体的时候,突然旁边的一个小喽喽猛地就惊呼出声。

    我被声音惊醒,顿时反应过来,接着目光朝死尸看去,只见死尸嘴巴里面的符纸渐渐燃烧殆尽,不过细心的人却发现死尸喉咙里面似乎还有一样东西在隐隐散发着红光。

    这红光在符纸彻底燃烧殆尽后,散发出来的光芒更盛了,现在远远看去好像那具死尸吞了一个小型发光电灯泡在喉咙里面般,这诡异的一幕看的让人头发都炸开了。

    “奇怪?怎么会在喉咙呢?难道这些尸体已经.. ..”

    我正在思考着尸丹怎么会出现在喉咙时候,子蒙抛给我一支烟,然后他自己也点上一支后,指着死尸就说:“喂,想什么呢?这东西咋们取不取?”

    虽然尸丹我没见过,但我觉得古籍不会记载错误,如果尸丹出现在喉咙,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尸体在缓慢的进化,这龙角摊下面有上万具尸体,如果上万具尸体都在进化的话,那再过个千八百年可就... ....

    剩下的我不敢在往下想,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无疑是疯狂的,上万具进化成型的僵尸,就算只是普通的僵尸粽子,让它们跑出去也是世间一大灾难。

    我还没来记得回答子蒙,一旁的烟袍老道就想插嘴道:“小友好手段,这尸体里面还真有尸丹。”

    “呵呵。”老道的话我揣摩不轻他什么意思,不知道他是真的在恭维我,还是话里有话,索性就没去接他的话,只朝他呵呵笑了笑便转头对子蒙说:“取,你们往后面站一点。”

    我话音刚落就见子蒙已经蹭蹭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我擦”我转身一看发现不止子蒙,连紧身衣男子和烟袍老道都推到了船尾。

    更让我无语的是曹仕霖和高挑女子更是直接跳到了别的船上,让手下划开了一段距离远远的看着我,此时老蒋的这条冲锋舟上,只有我跟两具尸体在船头。

    船尾则是子蒙和老道还有紧身衣男子,这一幕让我有些哭笑不得,我是让他们推开一点,但也没说让他们跑这么远啊,不过抱怨归抱怨此时我也没时间去管他们了。

    我三步并做两步来到那具尸体跟前,朝着还在散发着红光的尸体喉咙一剑刺了进去,接着反手握剑手腕暗劲一挑,立马就从尸体喉咙部挑出一颗玉米颗粒大小灰烟色散发殷红色的尸丹。

    这颗尸丹刚被挑出,地上那具尸体瞬间就跟泄了气的皮球般一下子就瞥了下去,不一会功夫整具尸体只有一层皮在哪里,如果不知道情况的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我在玩大变活人魔术呢。

    “小友,这尸丹能让老夫看看吗?”

    “可以。”我瞟了眼目光热切的老道,一把就把尸丹朝他抛了过去,老道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手,顿时整个人一紧张手忙脚乱的接住尸丹,然后一脸兴奋和贪婪的打量起那颗红光减弱的尸丹。

    “这是,这是... ...”老道看着他手里那枚尸丹面色越凝重,最后老道收起了脸色凝重的表情朝我走来,把尸丹递还给我了然后对我说:“小友啊,这尸丹已经成了一定气候了,如果老夫猜的没错的话,再过个百八十年这具尸体就能起尸成为一头粽子了,这尸丹你打算怎么用?”

    “化丹避阴葵。”我笑了笑淡淡的说了句,就朝曹仕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过来了:“这就是尸丹。”刚才的事情曹仕霖是看在眼里,他此时看我的目光似乎比之前凌厉的一点,也不知道是他在忌惮我还是怎么,但我被曹仕霖盯着还是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曹仕霖似乎对这颗尸丹有些避讳,我递过去的时候,发现他明显不敢接,而是接着腕劲反手给我推了回来接着对我说:“取丹是你的注意,现在我想知道怎么才能避开那鬼阴葵?”

    我把尸丹收进口袋撇里眼曹仕霖问:“有酒吗?”

    “疯子拿酒给他。”曹仕霖也不跟我废话,吩咐紧身衣男子后就站在一旁盯着我,很快紧身衣就从手下手里拿过一瓶高度的茅台,看到这瓶茅台的时候我顿时一愣,老实说我没想到曹仕霖能有茅台

    因为他们毕竟是来盗墓不是来野炊的,能有酒我已经很庆幸了,没想到还是茅台,当下我忍不住多看了曹仕霖一眼:“小子,你不用这样看我,我什么都不求就好这一口。”

    曹仕霖似乎从的眼神中看出我的异样,不过他并没有跟我计较,而是接过紧身衣男子手里的茅台,碰的打开瓶盖,然后猛的喝下一大口茅台,一边喝还一边忍不住吼道:“好酒。”

    看着曹仕霖这豪情壮志的一面,我也是愕然,不过心中有的更多是叹息,说真的曹仕霖其实不失为一个汉子,可惜他这一生已经被长生这两个字给牢牢套住了。

    他这一辈子众叛亲离为的就是长生两个字,导致昔日跟他结义的大哥老蒋和他决裂,往日对他有恩的老丈人被他气的住院,最后病死在医院,甚至连枕边的娇妻也因为他的疯狂离开了他,可曹仕霖的长生梦到现在还没醒,我也不知道是可怜他好,还是说他可恨了。

    “你别都喝完了,喝完了,我用什么来下药。”曹仕霖喝着喝着似乎回忆起了以前种种,边喝边在自言自语诉说着往事。

    “小子,来你也喝一口。”曹仕霖听到我大喊,也停下了继续抬手的动作,一把就把茅台酒朝我抛了过来,我知道曹仕霖是喝起劲了,被酒带了以前的回忆,于是我也跟着喝了一口,也配合着他吼了一句“好酒”

    不过我心中却把曹仕霖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遍,他大爷的这种高度烈酒,鬼才喜欢这么喝,我现在还感觉到喉咙一阵火辣。

    “不错,是条汉子。”曹仕霖对我这种豪迈很满意,红着脸打着酒嗝对我多家赞许。

    “子蒙,你先拿着这酒。”我没理会曹仕霖转身招呼了子蒙一声,就把酒递给了子蒙,然后拿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葫芦,一点点把酒倒进了葫芦里,接着又从随身暗袋里面拿出辟尸丹,取出三颗丹药碾碎后

    倒进葫芦里,最后把口袋里的伪尸丹拿出来,一起碾碎倒进葫芦里,做完这些我又从子蒙手里接过茅台酒,把没灌满的葫芦给灌满。

    子蒙在一旁看的入迷,不过他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见我忙来忙去他也不敢打扰我,直到到见我把酒葫芦摇了又摇后露出一脸满意的表情他才开口问道:“你在干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