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黄泉道阴阳桥
    “希望我猜测的没错。”我没理会子蒙的讯问,把葫芦打开猛的灌了几口烈酒然后把它递给子蒙说:“喝上几口我们下船。”

    “这东西真的有用嘛?你别忽悠我?”子蒙没接我的葫芦,反而有些不信任的看着我。

    “你大爷的,你不喝拉倒。”我见子蒙这混蛋没接酒葫芦一把就把酒葫芦朝他抛了过去,转身就跳下船,其实我们现在的船距离河滩很近也只不过几米,因为外面的台风还在肆虐再加上曹仕霖他们也知道龙角摊下面还有一头巨兽腐骨鱼,所以并不敢

    把船开到得距离河滩太远,现在我跳下水后发现水只到膝盖处,虽然这些冰冷带着死人气息的江水让我很不舒服,但也没我也不知道我的这个办法是不是真的管用,所以我并不敢冒险让他们把船靠岸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以我跟子蒙的身手还能有些回转的余地。

    “你等等我啊。”子蒙看着我越走越远顿时就坐不住了,一下子从船上跳下来然后一边追我,一边打开葫芦猛的灌了两口茅台。

    子蒙追上我的时候,我们两人已经在站在河滩之上了,子蒙一片金色的沙滩有些害怕的对我问:“你确定着玩意能管用吗?别一会咋们两个被那怪花给一口吞了。”

    “嗤嗤,你也有害怕的时候?”我见子蒙一副贼头鼠脑的样不由忍不住笑出声说:“放心吧,就算真不管用,凭咋们两个的身上还怕这鬼阴葵吗?”说完我拍了拍子蒙的肩膀,然后从他手里接过酒葫芦又喝了一口烈茅台

    大步的朝前走去,子蒙见状也只得跟上,经过了一系列事情,时间已经临近傍晚,江面现在已经隐隐有了一丝昏暗,我跟子蒙两人一人打着一只强光手电,然后在河滩上走了一圈,果然我们两人并没有受到鬼阴葵的攻击,子蒙走了两圈后

    发现脚下的河沙一片的柔软,这家伙居然在脚下抛了一个土坑,然后自己躺了进去,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真舒服啊,躺在这沙子上简直比水床还要爽。”子蒙这家伙把自己埋了不说,还在哪儿感叹说什么,要是以后能在这儿度假

    在这人建木屋之类的话,听到这货发言差点没把我气死,我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转身就岸边走去:“龙角摊地属阴,水属阴,鬼阴葵也属阴,你再趟久一点阴气入体,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碍,但这次出去后你也可以去曙光医院报道了。”

    “我靠,你不早说。”子蒙一听哪里还敢在哪儿趟,我的话音还未落完,他就嗖的一下直接从坑里跳了出来,虽然这龙角摊上的细沙趟上去无比的舒坦,但他也不敢为了一时舒坦就弄得自己个不孕不育啊,毕竟曙光是专业男科医院,专治不孕不育的。

    “老蒋丹药你拿着,分给他们一人一颗千万别多吃,老子一颗丹药三千块钱的。”我站在河滩边远远的就把辟尸丹朝老蒋抛了过去,知道了化丹能避鬼阴葵后,那就意味着我们身上已经沾染了死气,带着死气我就不敢在踏上河岸

    因为腐骨鱼是寻死人尸体的高手对于沾染尸气的活物非常的敏感,所以我不能再上冲锋舟,不过站在河滩边却没事,这不得不说当初布置这里的人手段高明了,他把腐骨鱼养在水里把鬼阴葵养在河滩下,这样一阴一阳双方

    都有牵制,腐骨鱼不敢跨界上岸,鬼阴葵也忌惮腐骨鱼不敢下水这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不过显出了布局之人的手段高超,其实当我们踏进龙角摊的第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要受他的摆布,就像现在我跟子蒙的处境一样,想不被鬼阴葵攻击

    只能和喝下伪尸丹和辟尸丹混合一起的烈酒借助两者丹药的功能,让自己身上产生死气却不又被死气入体,可一担我们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封掉了自己的退路,我们只有前进想要后退,就做好面临腐骨鱼攻击的准备,这就是布置之人高超之处。

    天佑见我一直站在河滩边不由对我喊道:“我靠,你不过来啦?那我们怎么办?”

    “酒你拿着这里面的分量还够三个人的一人两口就行,喝完就可以先上岸了。”我把腰间的酒葫芦一把朝曹仕霖抛里过去说:“辟尸丹能避尸气,让你的手下不会被鬼藤攻击,你们赶紧下水去捞尸体,捞到尸体让天佑送到岸上我来取尸丹。”

    “蒋深丹药给我。”曹仕霖也见识过辟尸丹的神奇,当下看着老蒋手上的丹药眼睛就直了,“拿去。”老蒋也不是傻子,他从自己背包拿出一个小塑料瓶,然后倒出十几颗辟尸丹,放在他自己的塑料瓶,这才把塑料瓶抛给曹仕霖。

    汪凯听完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就泛起喜色忙拉着我手说:“哎呀,我就知道兄弟你不会看着老哥送死的。”汪凯一边一说这还一边拉着我的手满是激动神色。

    我被他这么拉着也感到十分变扭,当下也不管他作何感想,一把抽出自己的手,猛地往后倒退几步这才有些无语的对他说:“我说老哥,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咋们是不正常关系呢。”

    汪凯听了也不生气,哈哈大笑了一声又要上来楼我的肩膀,不过这回我学精了身子快速的闪到一边没让汪凯楼到,这老家伙动不动上来就楼人家肩膀,老实说我还真怀疑他

    是不是抱小姑娘抱习惯了现在见人就想抱,我躲过汪凯后又嫌弃的撇了他一眼,不过汪凯这老流氓看到我鄙视的眼神,他也完全不在乎自顾自的在一旁笑着。

    “局长,局长,”汪凯这模样就连在一旁的四个警察也看不下去,只见那个年老的警察正正身形一步就来到汪凯身前表情

    凝重喊了汪凯两句待到看到汪凯目光看向他才问:“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刚才说什么,闹鬼?”

    年老的警察这一问汪凯也不在露出一副老流氓模样,正了正身子顿时就一副正派局长的样子,汪凯毕竟是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短暂的错楞尴尬之后立马

    又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看了眼四人看着他尴尬的眼神只是微微一笑,接着就见汪凯沉思说道:“这案子已经不是我们能处里得了,要不是老黄余锋和秦琳还在上面我绝对不会管这事。”

    汪凯说完不等四个警察反应过来就又道:“小宇和刑子你们两个在这儿看着现场,老范和陈厉还有周凡兄弟你们跟我来。”说完汪凯就把我们往警车里带

    我被他这动作搞懵了正想问他为什么不是带我们进酒店而是上警车就见汪凯先说,“我刚才跟小宇和刑子在楼顶勘察死者跳楼位置的时候,我就听了隐隐的惨叫声,不过当时我心思全部在

    楼顶的现场上,根本没注意哪些就在刚才我发现对讲机突然失去了作用,我试着联系老黄他们但无一例外都没有回应,我担心他们出事,这才跑到警车里面来的他们身上都

    佩戴着执法录像仪,他们那边的录像能及时回馈到这台警车的电脑上能看到他们执法的情景,不过我不看还好,这一看就,就... ...”话说到这儿汪凯就停了下来,此时的汪凯好像见

    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原本刚恢复正常一点的身子,现在颤抖的更厉害了,我瞟了眼我边上的两个警察,又看着身子抖的如筛慷的汪凯,眼睛一转似乎明白过来了什么,当下我立马从口袋里

    掏出一张暗黄的符纸对着旁边的两个警察说:“你们去找一个碗和一瓶二锅头来,要快。”两个警察原本还一脸的茫然,不过当他们看到汪凯的身子从原本颤抖的模样变成了羊癫疯似

    的抽搐就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汪凯的身子抽搐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已经有了要癫狂的节奏,此时汪凯浑身因为剧烈抽搐上下牙齿不停打颤不断发出咯咯咯声,这一幕看得两个警察都傻眼了。

    “快点,别他妈么的磨蹭了,再晚汪凯就要没命了。”我这一吼声落下那两个警察这才反应过来,两人看了眼倒在地上正在不停抽搐的汪凯又互相对视了一眼,年轻的警察这才

    飞奔似的下车然后朝马路对面的一家便利店跑去,“你按住他,别让他乱动。”我看着年轻警察的背影也不再管他,因为此时的汪凯已经抽搐的更加厉害了,我不得不按住汪凯双肩

    以防止他抽搐翻滚伤到自己,不过汪凯好像发了疯似的整个人都开始癫狂起来,老警察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人,我话音还没落他就死死的按住了汪凯的双腿,就这样可汪凯还在不断的挣扎。

    “来了,来了。”就在我们两个人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年轻点的警察回来了,正一边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喊道:“你,你要东西。”

    “快点,你来按住他。”我也不跟那年轻警察客气对他吼了句就接过他手里的二锅头和瓷碗。

    “你他妈到是快点啊... ...”

    “你大爷的给老子闭嘴,什么都不懂,喊什么喊。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哆啦a梦呢。”我正打算行动谁知就被那个年轻警察不分青红皂白的吼了一嗓子,这下一嗓子也把我的火气给逼出来了

    这回我没再给他面子,一嘴的粗话喷出后就不管他对着一旁的老警察说:“拿东西把汪凯的嘴巴堵上,他现在这状态一不小心就会咬舌头那样就算不死他也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