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生死路
    “我草,这他么是什么情况?”子蒙看着两条光柱瞬间就傻眼了,不止子蒙在场的众人无一不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两条光柱傻愣愣的站在河滩之上。

    曹仕霖一群人把三颗尸丹都融进水里喝掉后都安全的着陆了,曹仕霖等人忙完已经是夕阳西下,天已经渐渐烟了下来,老蒋,曹仕霖和烟袍老道商量之后决定,今晚就在河滩上先过夜,毕竟鬼阴葵已经不会

    袭击我们老蒋跟曹仕霖也不想冒着烟夜进墓,所以决定先在河滩上度过一个晚上,不过就在我们一群人冒着搭帐篷生活时,异象却突然发生了,这诡异的一幕把让所有人都停下手上的工作,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老蒋看着天空的异象许久之后便来到我身边对我问道:“周凡兄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蒋这一问曹仕霖跟烟袍老道这才反应过来,两人看了眼天空的那两道光柱后便不再去看那异象,反而是缓步朝我走来,曹仕霖跟烟袍老道的动作引起了还在盯着天空的紧身衣男子跟高挑女子,他们两人各自对视了一眼也朝我走来。

    “我草。”我瞟了眼四面八方朝我围过来的人忍不住在心中爆了句口粗,不过我也知道异象我说我不知道他们也不会信,而且只有跟他们解释清楚这异象怎么回事他们才不会担心,当下我也去管他们,反手从随身的口袋

    摸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罗盘,这里走走哪里看看,老蒋几人围到我身边我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也不敢随意打扰我,直到子蒙屁颠屁颠的来到我身边拍了我背后一巴掌然后指着天空忙道:“你看什么呢?这彩虹就快消失了。”

    “滚,不懂别乱说,你大爷的,你家彩虹长这个样子啊?”我被子蒙一巴掌打的一个趔趄,手上的罗盘也差点被他拍的掉在地上,待我站稳身子后怒视了他一眼用鄙视的语气说:“这是龙吟极象结束前最后一道异象。”

    “龙吟极象?”曹仕霖明显不知道龙吟极象是什么,他听到这个新鲜的词忍不住在一旁暗自嘀咕,烟袍老道似乎听到了曹仕霖的嘀咕,只见烟袍老道迅速的把龙吟极象简单的跟曹仕霖他们介绍了一遍,曹仕霖几人听得是目瞪口呆

    不过曹仕霖几人毕竟是经历过大风浪之人,很快就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几人反应过来后都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见现在所有都把目光放在我身上了也不再藏着掖着:“龙吟极象一产生就会持续一天一夜,这异象是昨天这个时候发生的,现在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出现黄泉道和阴阳桥也是正常,不过在古籍典籍里面有过这么一段话黄泉道下过玄鬼,阴阳桥上走神仙。”

    曹仕霖一听眉头一皱追问道:“什么意思?”

    我凝视着那块高大的巨石说:“这是古籍里面记载的一段古语,意思是出现黄泉道和阴阳桥此等异象的地方有可能会遇上神仙,也有可能会遇上极为可怕的绝世凶物。”说罢我转身环视了众人一眼一字一句的继续道:“希望我们此次不会遇上绝世凶物”

    众人一听我这么说都是面面相觑,不过这一路我们走的也不是很顺利,他们也不会被这么一点给吓到,在惊讶了一阵后,所有人就有开始各自忙和起来。

    那黄泉道阴阳桥的异象也渐渐的开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殷红的血月和灰蒙蒙看不到一颗星星的昏暗天空,不过好在已经不下雨了,我们现在已经能生火靠那些湿的鞋子和衣服。

    沈嘉鸿被我这冷漠的目光看着也有些不太自在,可能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太地道,他看了看我又瞟了沈佳灵一眼就没再和我对视。

    我没再理会待在一旁独自喝酒不敢看我的沈嘉鸿对着沈佳灵轻声说,“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我在这边也没什么事了,打算后天就离开上海,有缘的话以后再见吧,对了这个送你。”

    说完我从另一边西装暗袋里面掏出一只青铜发簪递给沈佳灵,沈佳灵听到我要离开原本还有些生气和失落的小脸蛋,在看到我拿出的青铜发簪后立马变了,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兴奋起来

    一把抢过我手中发簪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的反应让我不由又想起了晴儿,这两个女人有那么一丝的相似,也让我有了一丝迷茫,不过很快我就从那一丝迷茫中回过神来

    看着还没从收到发簪的兴奋劲中缓过来的沈佳灵又说:“这发簪带有一丝上古大巫师的灵性之力,只要你把它带在身边一般的邪灵恶鬼都不敢再上你的身了,珍重。”说完我趁着沈佳灵还没反应过来转身就离开了酒吧。

    “凡哥哥,你等... ...”

    “行了,灵儿你别追了,周凡兄弟既然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过多干涉。”

    “可是他一担离开上海,到时候那些人下手对付他怎么办,哥,你去劝劝凡哥哥啊。”

    “他去意已决,你留不住他的,顺其自然吧。”

    就在我踏出酒吧门口的一刻,我耳边传来了沈佳灵和沈嘉鸿的对话,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还能听到他们的谈话,我也没想到沈佳灵会这么在乎我,这到是让我心中躺过一阵暖意

    不过沈嘉鸿的反应却我的意料之中,他都把关系撇清了,自然不会再让沈佳灵来留住我,不过这些我不在乎,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我送给沈佳灵的发簪也不是一般的东西,是一把封灵簪。

    这把发簪就是子蒙在空冥寺捡到的那支,发簪上的确带有一丝灵性之力,而且那支发簪还是商汤始王的奉御大巫师使用的发簪,之前封住的灵媒就是小月的姐姐,玄姬的魂魄。

    那时候子蒙因为拿了那支发簪才导致玄姬跟了他们一路,后来还是封龙把发簪还给了玄姬,玄姬才不跟着他们,之后这发簪就一直下落不明,直到我再次下空冥寺底下的商汤墓

    才在厉水尸的棺材里面找到了它,最后我超度了玄姬的魂魄,这发簪才落到我手上,现在这发簪虽说已经不能封魂了,不过发簪上依然残留了大巫师的一丝灵性之力

    一般普通的厉鬼见到这发簪都会避开,甚至就算厉鬼见到会对着发簪忌惮三分,再加上那支发簪这四千年来都封印着玄姬的魂魄,使得发簪无形中烙下了封魂烙印

    沈佳灵有了这发簪我也不用再担心会有鬼物或者的别东西敢害她,就算再有人用阴谋对付她,也不会这么轻易成功。

    “我的姑奶奶,你慢点,慢点 。”

    “滚,别扶老娘,老娘还没... ...噗嗤”

    “今晚咋们去丽都吧,听说那边的水床滚一起来特舒服。”

    “你好坏呀,我不去。”

    刚出酒吧就听到一堆不堪入耳的话涌进入我耳朵,我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在我左边不远处正有一男搀扶着一个女的,那女的似乎喝的很醉,走起路来都已经摇摇晃晃的,脾气还不是很好,

    那男的扶着她,她嘴里还不断骂骂咧咧,不过没骂两句就趴在一根路灯杆上狂吐起来,至于另一边的声音此时已经离我远去,我现在只能看到两个走进烟暗中的身影,明显他们是朝地下停场走去的

    不过不用想我也知道,那两个人是去开房去了。虽然我不知道丽都是什么,但我知道水床,从他们谈话中就不难听出丽都是一家酒店,而且还是一家挺高级的酒店,不然也不会有水床这玩意。

    “果然是上流社会的城市啊。”看着一个个形形*但无一例外都喝得醉醺醺的人从我身边经过,我不由心中升起一阵感叹,老实说我这两年几乎是过着已经脱离现实轨道的生活,不是在深山野林里度日子

    就是在地下古墓或者洞穴里面过,这种日子一去还是一两个月,现在想想我都感觉那段日子简直就是做梦,为了追寻一个所谓的仙,让我失去了这么多,不过也让我见识到了很多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世面。

    “小子,能借个火嘛。”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我身边响起,我被那声音吓得一激灵,猛地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了好远,现在的我已经不知道

    自己到底在哪里,只是凭着四周的环境跟布局大概能猜出一点,刚才我应该是又陷入了回忆,不知不觉走到了这个公园,没错是公园,现在我正站在一座拱桥上

    在我身边有一个戴着渔夫帽身披斗笠的老头正坐在桥上钓鱼,嘴里还叼着一根香烟,不过却没点上,看到这一幕我瞬间明白过来,刚才问我借火的人应该就是这个老头了。

    “这老头怎么感觉怪怪的。”我看着身旁这个古怪的老头没说话,这老头给人的感觉的确是怪怪的,不说别的就凭他这大半夜在桥上钓鱼这一幕,已经让人感觉很另类了,而且他还这一身打扮

    老实说要不是我这两年见过的诡异事物和古怪的东西多了,我还真不敢搭理这怪老头,现在是七八月的天,就算此时已经是凌晨,可却是晴空万里,一点雾水都没有,更别说是雨水了

    但老头这一身明显是一副风雨中漂泊的打扮,古怪的渔夫帽跟一身斗笠,完全把人都遮在了里面,我看不到那老头一丝神色。

    不过也可能是我所站位置的原因,现在我是侧面观察着老头,除了能看到他那模糊的轮廓外我什么都看不清,剩下的只有那一根雪白雪白的香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