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麒麟神道
    所以直到我下了飞机也没能看到她长什么样这时我才后悔,于是我就在机场包了一辆出租车,在这个广阔的大上海瞎溜达了起来,直到太阳西下

    我自己也不知道被出租车拉到了什么地方,直到我感自己的屁股都坐麻了,这才让出租车停下来,之后我没头没脑的就扎进了那家人妖酒吧,再后来的事情发生也是理所当然

    当时我正郁闷的喝着酒,谁知道那群基佬就朝我靠了过来,有两三个更甚一上来就用一种恶心到让人反胃的娘炮声喊我帅哥,不过当时我一心都在机场遇上的那个背影人之上,根本没理会他们

    可这就悲剧了,他们不见我答应,还以为我害羞不敢应他们,跟他们一样也是同志,这下更促进他们的遇望,其中有两人就站到了我两边,左手边的一人二话不说便朝我胸部摸来,另一人直接环抱勾住我的手臂,嘴巴也朝我脸颊贴了上来

    我尼玛的,我就算再不济思绪再乱,这种时候也不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那两同志的动作,我瞬间就炸毛了,可能那两同志还没发现我的异样,还以为我身体有了反应,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我感觉到不对的瞬间,右手便用力往后一甩,顿时那个抱住我手臂的同志立马被我甩了出去,接着右手没有了束缚,用力一撑吧台,一脚就踢在我另一边坐着的同志凳子上

    只听见咔擦一声,凳子立马被我踢断了一根高跟腿,那基佬也刹时失去重心往一边倾倒过去,我做的这一切说时迟其实也就不到半分钟时间。

    那群同志那里遇见过我这种凶悍的人,一言不合就动手,别说一言不合就动手了,我是连说话的都没说就怼趴了那两个人,这让他们更是吃惊的瞪大双眼。

    经历了那两年的事情,别说是这些同志我能顺手干翻了,就算是那些阴险狡诈的山村恶民跟穷凶极恶的境外分子,只要敢靠我这么近的同样也会被我怼翻,我这人最恨的就是那些不阴不阳

    的怪癖之人,你说你恶心就恶心了,别恶心到我身上行不,况且当时我整个人都还沉寂在后悔没看一眼那背影之人的无奈之中,这些同志居然这么不开眼也不能怪我。

    再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戏剧了,谁知道这群基佬里面居然有一个是那家酒吧的老板,我勒个去的,而且我打趴的那两个人中,还好死不死的有一人是他的恋人,艾玛我去,这关系够他妈么让人炸毛的,我心中不由暗自叨叨。

    当时那群人看到我话都没说就暴起打人,也全都火了起来甚至也不再跟我废话,上来就是一群人群围殴我,不过他们就算有七八个人也不是我的对手。

    这些年我所遇上的小到邪魂厉鬼,大到遮天蔽日的上古凶兽我都见过,遇上那些东西我都敢上去拼命,现在跟这些同志交手我几乎是一招一个,一群人无一例外全部被我怼趴下了。

    但我也因为滋事罪被赶来的警察给绑回了派出所,可能是因为我这些年呆深山野林习惯了,或者说我压根就是一县城小土鳖,完全想不到上海的警察会出警这么快。

    在我怼趴那两个想揩我油的基佬,跟那群同志真正打起来直到结束全程都不到十分,那些警察就到了,甚至听说是聚众斗殴还出动了不少警力。

    而且那些警察好像还跟那家人妖酒吧老板有点关系,看到我人把他们全部都怼趴了也是一脸的震惊,不过接下我就直接被扣了,三个大汉警察上来就按住我

    然后用一副手铐把我的手反铐在身后,就这么五花大绑的给带回了派出所,我这人在小县城呆习惯了,也习惯用县城的思维方式去思考,本以为大晚上的不会审问,再怎么不济也得等第二天再审问

    可我却错了,那是大上海不是小县城,小县城因为山高皇帝远警察都懒的很,只要是大晚上出了事的除了命案,别的基本都不会去审问,锁你在小黑屋先喂一晚上蚊子

    第二天再审你,不过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当天晚上就有人来审我了,来人还明显不怀好意,结果很悲剧的我被那些收了黑钱的人狠狠的打了一顿,但他们也不敢下死手,明显害怕出人命。

    可惜他们这些花拳绣腿打在我身上根本不算什么,要是换做普通人估计已经被打趴下了,但我不一样,我体内有蛟龙精魄全身还被虎蛟精血淬过体,现在整个人的体质已经不能归为正常人了。

    但我也不是傻子,当晚就给他们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奥斯卡影帝,那些狗皮警察每一次用警棒打在我身上,我都会配合的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甚至可以说比杀猪还要杀猪,不过那也是我故意的,我估计当晚我那吼声就算是隔着外面一个停车场边上街道上的人都能听到,可能也是因为我的惨叫声太夸张,居然惊动到了他们一个领导。

    那个领导也好巧不巧的正好回所里来取东西,听到我的惨叫声后便前来查看,当时我一眼就看出那人面相十二宫中的疾厄宫黑气缭绕,印堂命宫已经有些隐隐暗红,我虽说相术不济,但怎么也算得上半个神棍

    虽说我不像我爷爷那般给人算命,只看一眼人家面相宫就知道祸福那种地步,但这十几年来也不是全都白学的,至少面相十二宫的变化我还是看的出来的,见到那人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人要活不长了。

    我这人也不会多管闲事,现在这年头还有多少个穿狗皮警衣之人还是好人,一半以上都是贪污受贿不然就是跟地方富商勾结的货色。

    不过接下来我就改变了注意,因为那人一进来就直勾勾的看着三四个围着我伦着警棍狂殴我的警察,那人一见到这场景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脸色一黑

    啪的一巴掌便拍在审讯室的桌子上怒声吼道:“怎么回事?干嘛打人?谁给你们权利动手的,还有谁把摄像头关了。”

    这一声怒吼倒是让我一愣,我没被这一声吓到,不过那几个伦着警棍的警察却是被吓的不轻,一个个战战赫赫的楞是没一个人敢接话,“反了不成,都他妈么给我滚

    明天一个个写份报告给我,另外把你们头叫来。”那几个警察听到那人发话哪里还敢不从一溜烟的全跑了,不过很快我就听到门外响起一个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一个满脸胡茬的大汉就走进了关押我的审讯室。那大汉一进来看到站在审讯桌前面的中年男子就有些哆嗦起来,“局,局长,您怎么来了。”过了许久才挤出几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