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子母麒麟一鼎一尊
    “什么神鼎?”曹仕霖一听立马来了兴趣,同时不但曹仕霖几人,我们几人也听到了老道的自言自语,一群人都转身看着老道。

    “这是我方士一门的神器。”老道看着岩壁上的话久久不语,直到我们都有些等不及的时候老道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方士一门兴盛在春秋落寞于大秦,当年我方士一门有两炼丹神器

    叫做子母麒麟鼎,子母麒麟顾名思义分子鼎,母尊,子鼎麒麟金乌叫鼎,母尊叫金乌麒麟尊,这两神器当年都放在大秦王都咸阳的方士宫里面,可惜后来祖师爷徐福大方师出海替始皇寻长生不老药

    带走了母尊金乌麒麟尊,只留下子鼎麒麟金乌鼎在方士宫,再后来秦始皇突然驾崩,祖师爷徐福也一起不回,方士宫失去了徐福,卢生、韩终、侯生,等几个大方师坐镇后终于被赵高和李斯残害,后所有方士被

    李斯派人秘密斩杀,我方士一门幸存下来的人再也不敢以方士自居,这样也是为什么自从秦朝之后再无方士一说,而当年祖师爷徐福为了求长生药,把母尊金乌麒麟尊带出了海,子鼎也在方士宫被毁的那天晚上慕名奇妙的

    失踪了,后来经过我方士一门历代的前辈,终于才找到这神鼎的下落,原来方士的南越武王也是我方士一门的传人,不过他隐藏的比较深罢了,当年方士宫被李斯派人秘密残杀的时候,就是赵佗以他在咸阳城的势力帮助了我

    方士一门的前辈逃脱,而子鼎麒麟金乌鼎也被以偷天之术给弄了咸阳城,之后这鼎就落在了赵佗的墓里面。”

    “这鼎有什么用处,值钱吗?”老道的一番话让子蒙大感兴趣,不过他接下来说的话就让我们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了。

    天佑很是鄙视子蒙这种行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滚,你就知道钱,你也不看看就算这鼎值十亿你能弄的出去吗?”

    “能啊。”子蒙似乎也不吃天佑这一套他之贼兮兮的看了天佑一眼就说:“要是真值钱十亿,那我就拆了它个脚回去,就算不值十亿也能卖上个千八百万把。”

    “你敢.. ...”

    “你敢... ...”我被子蒙这钱眼里的混蛋给气炸了,真他妈么的丢我脸,这家伙还想拆一根腿回去,我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正在他怒斥子蒙的时候,身边的黑袍老道也是厉声的对喝道。

    子蒙被我们两个人突然一喝也是愣住了,撇了老道又看了看我,见我们两个都是面带煞气的样子他也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于是他灿灿的笑了笑有些尴尬的说:“我就开玩笑,开个玩笑,嘿嘿。”说完子蒙就不再理会我们了。

    “行啦,这鼎就算是神物我们也搬不走,你们现在这儿站会我先下去看看。”我见众人此时都站在原地很久了,便提议继续往下走,曹仕霖看了一眼就对我点点头,我知道他是示意让我先走去趟雷。

    虽然我很不爽曹仕霖的指挥,不过他们有十几杆抢指着我们,我也只能按照他的吩咐来行事,就这样我又打着手电一步步朝蜿蜒的墓道走去,我越走发现这条墓道越窄了。

    其实当我第一步走进这条墓道我就知道,这是条延伸往下的甬道,这条通道很宽,起初的时候可以并肩三个人都不嫌窄,但通道没有一跟蜡烛漆黑的甬道只有我们回荡的脚步声,我还发现这条通道异常的干燥

    这明显不符合龙角摊的地理环境,要知道龙角摊因为受到混沌磁场的影响,几乎常年没有风吹进来,甚至连白天正常的阳光照射进龙角摊,也会受混沌磁场的阻挡削弱,所以这条通道应该是阴暗潮湿的才对

    可现在这条通道却是干燥异常,我更是连一丝腐朽和苔藓的潮湿味都没闻到这让非常不解,还有就是甬道道很深,这条通道给我感觉就像走在一条盘旋在巨树上的蟒蛇背上,我越往下走两边的通道越在窄,最后我都

    不知道自己往下走了多久,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往下走了不止百余步台阶了,我身后的子蒙几人因为这条通道的诡异不敢在嬉戏聊天,现在所有人精神全部都紧绷着一步步跟在我身后不远处。

    我又往下走了百余步台阶,终于发现甬道出现了一丝不同寻常之处,那就是原本漆黑的甬道突然出现亮光,不应该说是火光,甬道的下方突然有一丝火光在哪儿闪动,这火光虽然微弱但我却能感受到一股炽热的气息。

    “停”我知道不能再走了,因为那一丝炽热的感觉让我感到了不安,这种不安不是后天的,而是我先天就带有的感觉。

    “谁还有冷焰火借我一根。”从麒麟血盆大口进入墓道后,我是第一次有了种不安的感觉,老实刚才那段路虽然诡异,但至少两边还有围墙,就算再诡异还能让我有一种身处密室的安全感,可现在我右手边的墙壁

    已经没了,我现在站的台阶也只是一块镶嵌在岩壁的石板,现在从我这里往下看去除了一片漆黑以外,就是下方十几米处还有一点火光能让我感到自己眼睛还没瞎了,我的手电虽然能照到下面,不过我还是想先丢一根冷焰火下去试试水。

    “我这里还有一根。”我话音刚落,天佑就上前掏出一根冷焰火划开后递给了我。

    我接过冷焰火也不废话,直接朝下方空旷的空间抛了下去,冷焰火被我抛下去后,突然在空中翻转了两次,第一次是距离我现在这个位置十五地方左右,第二次翻转则是距离我现在位置差不多三十米的地方

    因为我在丢冷焰火下去的时候,就开始默算我们现在离火光的距离,其实这种手段在野外训练营跟特种部队都有教过,特别是特种部队,特种部队需要在一些特定的地方甚至是悬崖峭壁伏击敌人,所以一般会以

    冷焰火加度秒的方法来计算一个悬崖的深度,打个比方我跟天佑和子蒙带的冷焰火就是专门去定制的,这种冷焰火不会太重也不会太轻,是按照以前天佑在特种部队侦察兵的时候定制的,这种冷焰火下坠的速度就是一秒钟

    一米不多也不少,但想要这种方法测算深度,也必须先考察悬崖的先天环境跟地理和天气等条件,如果遇上暴风,或者逆风,山谷悬崖回风等天气情况,这个方法就不适用了,毕竟遇上逆风的话冷焰火下坠的速度就不是一秒钟一米

    有可能是加快或则减慢了,不过现在我在这种逆风的空间使用这个方法却是最好的,果然冷焰火在秒速度到三十七秒的时候落地不动了,其中有两次翻转,我估计可能是碰上了什么东西阻挡,这也间接证明了我使用这方法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