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地府路,十八层
    我虽说没真正见识过鬼面牛蛛的厉害,但光是从古籍跟我那个朋友讲的那段故事里面就能看得出这东西不好惹,况且现在这头如小车般大小的鬼面牛蛛更是不能招惹先不说它的毒液如果,光是这体型就足以吞下我们几个人的。

    我站了一小会发现这头鬼面牛蛛的确是陷入了沉思,这才小声的对身后的众人说道:“都小心点,别惊醒了这怪物。”

    说完我便小心翼翼的先一步走朝下方的台阶走去,老实说刚才冷焰火在空中翻腾了两下,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一次冷焰火撞击翻滚的地方,但看到的居然是一只正在沉睡的鬼面牛蛛,这让我对下面的路更加的

    提心吊胆起来,而且我们已经不能用手电了,因为用强光手电可能会刺激到鬼面牛蛛,再者下方存在什么东西我们还不知道,要是下方还有一头鬼面牛蛛,我们贸然用手电鬼面牛蛛被强光手电给惊醒,那在这狭窄的通道内

    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况且我隐隐怀疑下方的东西可能不是鬼面牛蛛,因为鬼面牛蛛是有异兽,但凡是异兽它们就有领地性,一个这么狭窄的空间不可能会出现两头鬼面牛蛛,所以下方的东西更让我感到紧张。

    “嘶,怎么还有一头?”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逝,很快我们就下到了冷焰火第二次翻转的地方,果然这里也有一张青铜铁链编制的巨网,不过巨网之上的东西居然是一只更大的鬼面牛蛛,这只鬼面牛蛛比上面

    那只足足大了一倍多,上面那只已经够吓人的了,可现在这种鬼面牛蛛更加的恐怖,如果形容上面那只鬼面牛蛛是大黄蜂的话,那这只鬼面牛蛛就是一擎天柱了,这只鬼面牛蛛大到什么程度,它的八只爪甚至都伸出青铜铁网来

    一根根如我大腿粗细的蜘蛛腿勾勒在两边的岩壁上,巨大的腹部也如上面那头鬼面牛蛛般一起一伏,不过这只鬼面牛蛛的牛鼻却不会喷出一阵阵白雾,只有腹部在一起一伏,如果不是它腹部还在起伏,我都怀疑这头怪物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正震惊这头巨大的鬼面牛蛛时,天佑突然把手中的荧光用具往下一抛,接着我就听到啪嗒一声清脆的响声从下面不远处传来,我正欲讯问怎么回事,就听到天佑说:“你看,周凡到底了。”

    听到天佑的话我立马反应过来,果然我们已经走了这条通道的底部,天佑应该是这里用冷焰火计算高度距离最精准的一个,毕竟他是通讯特种兵出身,这方法也是他交我的,刚才在我丢冷焰火下去测算

    高度的时候他应该也在默默计算,现在我们来到了第二次冷焰火翻转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距离这条通道的底部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了,所以天佑才敢把荧光用具丢下去,果然天佑的荧光照明用具在地上滚了一圈后

    就停下来了,既没有摔烂也没有熄灭,而是就这么静静的躺在我们下方不远处。

    “鬼面牛蛛一公一母,难怪它们会在沉睡。”老道看着那头更加大的鬼面牛蛛一阵自言自语。

    “什么一公一母的.. ...”

    “行了,你别管什么一公一母了,赶紧走。”我没让子蒙继续问下去,因为这货就是一个好奇害死猫的心态,而且这里也不是久呆的地方。

    说完我示意了身后天佑一眼让他注意一点周围的情况后便提着荧光用具一步步朝下方的火光走去,不过这一路却是出奇的顺利,很快我就下到了平地,这里距离另外一头鬼面牛蛛只有五六米的距离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荧光用具后就打量着这个未知的空间,我发现那一丝火光是来自对面的两盏油灯,油灯忽明忽暗的一闪一烁的在哪儿跳着,“欲进麒麟墓,必过地府十八层?”

    “你们看这儿有字。”我看着油灯旁边刻着的字迹不由一阵皱眉,老实说我对赵佗墓是有一定了解,但却不是很深,毕竟从古至今都没人找到赵佗过,同样外界也没有一点关于赵佗墓的信息

    我所知道的全部是古籍上面记载的,还有一些我收集到的民间野史跟传说,但这地府十八层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懂了。

    子蒙盯着墙壁上刻着的字迹对我问道:“这啥意思?”

    我撇了子蒙一眼摇摇头没说话,子蒙见我摇头他以为我看懂便转身又去问了老蒋和天佑,不过天佑和老蒋也看懂,这里我估计只有老道跟我能看得懂这种接近商周时期的鸟篆文字

    子蒙挨个问了个遍发现也没人懂这两行文字,于是他不死心又转身朝一旁的老道问:“老道你知道这写的啥意思吗?”

    子蒙的话算是彻底引起了所有人注意,因为在场的众人也想知道这两行字是什么意思,只见除了我外所有人都转头去看着老道,一个个都希望老道能说出了一二三来

    不过他们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老道见所有人都看着他也跟着摇摇头:“这是西周时期之上殷商开国时的天赐文字鸟篆文,这种文字别说是我,就是现在全世界的史学家里面能认识的人也不会超过二十个。”

    老道说完也不理会一群失望的众人,直接朝油灯走去,不过我发现老道在经过我旁边的时候,暗中偷偷瞟了我一眼,这一眼虽然他瞟的很隐秘,但还是被我发现,不过我发觉老道看我的眼神中似乎

    带着一丝邪意,这眼神不由让我心疼感到一凸,“这老谋深算的家伙到底想干嘛?”我没敢去跟老道对视,毕竟子蒙跟紧身衣男子都是高手,我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可能就会暴露我想隐藏的目的

    我不愿意告诉子蒙几人这两句话的意思是因为害怕他们恐慌,第二就是我还摸不清这地府十八层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我索性不说,不过这古怪的老道似乎比我知道的更多,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

    他对这里的了解远在我想象之中,但他不说出这两句话的原因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是时候了。”老道抚摸着油灯上方刻着的鸟篆文字喃喃自语了一会,然后转身对一边的曹仕霖轻声道:“你答应的事现在是时候兑现了。”

    曹仕霖一听老道的话顿时脸色就变的漆黑,老道说完曹仕霖也不去接话,而是自顾自的低头沉思起来就,就这样曹仕沉思了好久才缓缓抬起头,曹仕霖似乎做出了什么重要决定,只见他一咬牙

    目光阴冷的盯着我们说道:“你们小子两个过来。”

    “不好。”我一看到曹仕霖这架势心中顿时暗道不好,听曹仕霖和老道对话我就知道,这是要找炮灰血祭鬼麒麟了,这是唯一进入赵佗麒麟墓的方法,现在曹仕霖明显是欺负我们不知道这其中奥妙想要抓我们当炮灰不过他可能忌惮我和子蒙,所以这回他点的是天佑和文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