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一触即发
    “长生药在哪儿,长生药在哪儿?”黑袍老道的话似乎勾起了曹仕霖的极度贪念,此时曹仕霖正好似癫狂的抓着黑袍老道的手双眼如充血般看着黑袍老道近乎疯狂的喊道。

    黑袍老道冷冷的撇了曹仕霖一眼,右臂用力一甩把曹仕霖甩到一边语气低沉的说:“麒麟鼎就在这座墓里面,只要能找到麒麟金乌鼎,就能找到长生不老药。”

    “你看。”就在我们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曹仕霖和黑袍老道身上的时候,突然在一旁的天佑用胳膊肘碰了碰我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了句:“那副壁画变了。”

    原本的心思就是一直在那副暗红色的麒麟壁画上面的,不过曹仕霖突然的癫狂把我的注意力往他身上拉了,现在听到天佑的话,我瞬间就反应过来,转头马上朝一旁的墙壁看去,只见那副

    原本暗红色的壁画,已经变成了墨血色,原本虚影的麒麟轮廓现在却变得格外的清晰,一副墨血色的麒麟图像此时正勾勒在青绿色的墙砖上显得格外的明显,随着那副墨血麒麟图渐渐的显现出来整个空间都在一点点的颤动起来。

    “怎么回事?”

    “地,地震啦”

    “完了,完了,地震了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一阵阵的颤动越来越激烈,渐渐的从开始不规则颤动变成了整个空间都在摇晃,这一阵摇晃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到了。

    有好几个曹仕霖手下心里承受能力差的更是摊到在地,嘴里不停的在絮絮叨叨,就在众人都不知所措的所有,黑袍老道就冲着四周高声喊道:“不要慌,这不是地震。”

    黑袍老道的话显然起不了定心剂作用,那些慌了神的曹仕霖手下,还是一副软脚虾的样子,一个个畏畏缩缩的全都躲到墙角。

    他们听到黑袍老道的话都是一怔,不过很快刚才那个拉住矮装男子跟疯子顶撞的人就先站出来问:“不,不是地震那是什么?”

    果然黑袍老道见那人反问他也没答话,只是撇了一眼曹仕霖跟疯子,然后就转身朝对面的墨血麒麟图看去了,“我们怎么办?”黑袍老道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

    包括曹仕霖几人的反应,我发现他们在空间颤抖之后不但脸色没有一丝慌乱反而是带有一丝隐隐的兴奋之意,看到他们这表情我就知道,黑袍老道跟曹仕霖几人是知道血祭那副麒麟图后

    这空间会有这反应的,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害怕,只不过曹仕霖没把这些事情告诉他的手下而已,不过想想也对,那些人根本就没一个上的了台面,曹仕霖带着他们来估计是想让他们当炮灰的

    他曹仕霖自然不会考虑那些人的感受,“敌不动我不动,看看他们接下来要干什么。”想及此处我低声的回了天佑一句。

    天佑见我脸色平淡根本没有一丝担心这地震的表情,他紧皱的眉头也松了下来,而他按在腰间的手也敲敲的手了回来,我知道他是担心一担情况有变,这样他能立马抽出手枪来对付眼前的情况

    天佑这举动这不是多此一举,而是作为一个军人天生的潜在意识,这种意识已经融入进他们骨子里,就如人们饿了会去找饭吃填饱肚子一样,更何况天佑还是特种兵出身,这种潜在的意识更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轰隆隆。”剧烈的晃动同样还伴随着一阵阵轰鸣的铁链和石头翻滚的声音,“嘻嘻,嘻嘻,”沉闷的铁链声和轰隆的石头翻滚声音让心神一阵颤动,不过就在我用心努力去克服这种让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声音的时候

    一声诧异的嬉笑打断了我,这突如其来的嬉笑声就像凭空冒出的一样,我听到这笑声顿时整个人有就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这种感觉把我那翻江倒海的反胃感也彻底的冲淡了,我知道这种声音不是一般东西

    这是一声轻盈的笑声,应该说是一声诡异的笑声,这笑声虽然听着如一个花季少女的笑声,可仔细一听却能感觉出那股笑声之中头颅出来森森诡异之感,这诡异的声音并不是一直在笑

    而是好像有规律一般,在颤动和轰隆声响的最大的时候它才会发出,我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和判断是不是正确的,所以当我再次听到这个诡异声音的时候,我立马转身就朝身旁的天佑问道:“你们听到了吗?”

    “什么声音?铁链声吗?”天佑似乎也对这种让人翻江倒海的颤抖和轰隆声很不感冒,此时他正尽力的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和克制那种要吐的感觉,现在突然听到我讯问,他也是一脸的茫然根本不知道我在问什么。

    此时颤动和轰鸣声还在不断,我也不跟天佑废话立马又说:“一个诡异的女人笑声你没听到?”

    天佑一听我这话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他看着我脸色很不好的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虽然天佑没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应该是没听见,但此时天佑的表情却很不好,因为他清楚他听不到我能听到,那就意味着我们四周存在

    一些非常厉害而且很不干净的东西,我们从小玩大到,他也知道我天生灵觉就有异常人,现在他顾不得还在继续晃动的空间和轰隆的声音,索性也闭上双眼仔细倾听我说的那个诡异女人笑声。

    “没有。”天佑侧耳倾听了一会,还是听不到我说的那个诡异女生便不再去想发觉那个声音了,因为此时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空间的晃动和轰隆声也在渐渐消弱,而那个诡异的笑声也在最后一波颤动和轰隆声过后再也没有响起过。

    就在想着那个诡异女生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曹仕霖在一旁说道:“路开了,我们下去。”

    我一听连忙收起心神定眼一看发现刚才那堵雕刻有墨血麒麟的墙已经不见,我看着曹仕霖和紧身衣男子朝墙的另一边走去,顿时心里就有一股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是我天生对鬼邪之物的感应

    正当我打算要天佑几人也跟着进去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曹仕霖却先转身对着我吼道:“小子,愣着干嘛快跟上。”

    虽然此时我们已经是平等身份,他们虽然人多手里有抢,但我们几人也有抢,而且我还有天毒散,曹仕霖就算再嚣张也不敢在这儿对我们怎么样,但曹仕霖现在根本就把我们当盟友而是当他的手下,我看着曹仕霖

    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就不爽,“哼”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我也跟着冷冷的哼了一声说:“我们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手下了,现在大家都是同一绳上的蚂蚱,有本事你就朝老子开枪,你看我死你能不能活着出去。”

    我这话算是说的非常不客气了,曹仕霖见我如此打他脸顿时也是怒气汹汹的看着我,此时曹仕霖就如一头开场前被刺激的公牛,正瞪着他一双带有血丝的双眼看着我。

    曹仕霖不愧是刀口舔血的江湖老大,我能看到他那双眼之中明显翻出一股杀意,这股杀意就算隔着十来米我也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汗毛管都倒立了起来,不过我也不甘示弱,双眼微微一眯

    把自己凝聚的杀意也看向了曹仕霖,我跟曹仕霖这么一对视,四周所有的人目光都聚集在了我们身上,与此同时我能感觉到四周的空气正如被零下的寒风冻住那般连空气都带着浓浓的杀伐之意。

    我跟曹仕霖这么一对视,渐渐的四周的人也隐约有了一丝改变,只见天佑子蒙和蒋深文远都隐隐站在我身边各自戒备着,而曹仕霖的手下,紧身衣男子依然站在曹仕霖身后,不过我能从他眼神中看出

    他眼里有一股好战的兴奋之意,看到紧身衣男我用眼角余光撇了下子蒙,发现子蒙此时也在用凌厉的目光看着紧身衣男,现在不但是跟曹仕霖形成了对视,就连子蒙和天佑还有文远都找到了对手,我发现曹仕霖那边除掉他曹仕霖本身

    和紧身衣男跟高冷女属于超级高手一列,还有两个身手也不凡的人在他们的队伍当中,而我们这边只有子蒙的身手能跟紧身衣男两个一拼,但要让子蒙一个打两个的我刚打赌子蒙必输,现在的局势在场人都明白,如果真的起冲突的话

    就只能近身搏斗,因为大家都有抢,而且一担动用抢的话,杀红了眼说不定我会直接撒天毒散,所以大家都在无形之中形成了一个默契,在不知不觉中天佑几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可攻可守的阵势,而曹仕霖几人则由高冷女带队把我们几人都给包围了起来。

    高冷女带人把我们包围起来后我心里就一紧,原本我以为曹仕霖不敢动我们,而且我也的确非常不喜欢他那种居高临下的语气,本想炸他一炸谁知道这家伙竟然真的敢对我们下手,此时我就算后悔也没用了,心念一转看着包围着我们

    的人对着蒋深说道:“老蒋一会动起手来,你顶住曹仕霖,子蒙不要出手,你一出手对面的疯子就会动手,你们两个一担动起手来,绝对是两败俱伤”

    不过我的话还没说完,局势突然又有了变化,只见黑袍老道此时一个闪身,以极快的速度冲到我们两拨人的中间高声喊了句住手。

    这回曹仕霖似乎也不给黑袍老道面子了,只见他双眼杀机暴露的看着说:“这小子既然不怕死,难道我曹仕霖还会怕么?”

    “要打也不是现在你们看。”黑袍老道撇了曹仕霖一眼,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接着我们就看到他拿出强光手电,打着朝漆黑的对面照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