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考古秘辛
    黑袍老道的举动把我们所有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给掐灭了,我顺着老道的手电光线看去,只见墙的对面是一片漆黑,好像强光手电在这种漆黑到极点的地宫之下也起不到作用一样。

    不过我还是接着手电的光线看到了一个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事情,因为我看到了一具漆黑如墨的巨大棺材正摆放在墙的另一头,到现在我总算是明白过来刚才那一阵阵颤动和轰隆声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紧身衣男子

    射杀那两个壮汉后,黑袍老道不知道用了什么诡异手段,直接把那两个人给血祭了,那些轰隆声跟颤动应该是老道血祭那两人之后通道机关开启才会有的,而这个机关正是之前副刻有麒麟图的墙,现在那堵墙

    已经消失不见,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古人是怎么办到的,能让这一堵墙就这么无痕迹的消失我是打心底里佩服古人的智慧。我顺着老道的手电光线看去发现那副巨大棺材此刻正在一点点的不规律颤动着,这一幕

    不但看的我浑身一颤,甚至连一贯胆大的子蒙也是紧张的单手按在腰间,此时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一副巨大而漆黑的棺材正在不规律的颤动着,更可怕的是棺材随着颤动还一点点的在往外冒不知道明的液体

    “那,那棺材在往外冒血。”

    “鬼,鬼啊,”

    “快,快跑”

    这诡异的一幕着实把在场的众人给吓到了,曹仕霖的手下有好几个更是被吓的不断往后退,只见那几人一边退一边还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曹仕霖看到这一幕脸色不由一沉,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发怒

    而是转头看向我们,不过当他发现我们这边所有人目光都紧盯着那副棺材丝毫没有退去的样子,顿时就感到自己脸上无光,只见曹仕霖拔出手枪指着其中一个正在后退的手下怒吼着对他们说道:“都他妈给我站起来不要怂,咋们这么多人怕什么。”

    曹仕霖说完就一脚踹在那个正不断后退的手下身上,那个已经被吓破胆的曹仕霖手下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已经吓的两腿发软,现在被曹仕霖突然踹一脚他哪还能站稳,只见那人扑通一声就被曹仕霖一脚踹到在地上。

    曹仕霖把那想退缩的手下踹倒后也不理会他,转身看着紧身衣男子就说:“疯子你去看看怎么回事。”紧身衣男子听罢朝曹仕霖点了点头就朝墨黑色棺材走去。

    不知道是曹仕霖这一脚好像起作用了,还是紧身衣男子的行动震慑到了曹仕霖那些手下,只见原本那些被吓破胆的人,此时也不再往后退,而是双眼紧盯的看着紧身衣男子一举一动。

    子蒙见紧身衣男子毫无畏惧的就上前察看那棺材心里也有些打鼓看着我就问:“咋们怎么办?要不我们也上前看看?”

    天佑此时已经把身后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握在手上,他看了眼紧身衣男又撇了眼子蒙便没好气的接过子蒙的话说:“别冲动,那棺材能冒出血必定不会简单,既然有人打前锋,你又何必去掺一脚呢。”

    “那是浸尸液,不是血。”随着时间的推移,紧身衣男子也在一步步靠近那具黑墨棺,我听着天佑和子蒙两人对话,又仔细看了一眼那从棺材里面冒出的液体,发现那液体根本不是鲜血,而是一种古怪的液体。

    虽然从我们这里看去那些液体感觉很像鲜血,但鲜血不是一般的东西,但凡是血都会有味道,俗话说的好,羊血骚,猪血臭,牛血腥,人血会有一股咸腥的味道,时间越久这股咸腥味就越浓,而这口棺材

    往外冒出的殷红色液体非但没有一点腥臭味,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异香,虽然我说不出这股异香是什么味道,但我敢断定这从棺材里面冒出来的液体绝对不是血,如果这棺材里面往外冒的不是鲜血,那最有可能的

    就是浸尸液了,这浸尸液是古人用来对尸体做防腐用的,在道家里面浸尸液也叫僵尸灵,这灵指的就是这液体,为什么叫它僵尸灵,就因为但凡有浸尸液的棺材里面百分百都会有一具不腐的尸体,这种尸体在道家里面就叫

    水尸,道家对于尸体的分类可谓是五花八门,其中最出名就是干尸,如林正英电影里面的尸体都是干尸,这种尸体是死后被葬入一些极阴之地导致尸体常年不腐,千年百年后尸体吸收极阴地脉之气后诈尸而形成的僵尸这种尸体就叫干尸。

    在中国这几千年来干尸并不少见,甚至在一些古籍记载上还出现过成了气候的干尸,比如宋末最著名的北方闹旱魃事件,还有就是民国国民军逃亡的路上遇上飞僵等等,但这些僵尸都是属于干尸类,而水尸可谓是非常少见的,甚至说在中国只有

    为数不多的记载,最为让人震撼的水尸就是长沙马王堆女尸了,马王堆的女尸是1972年秋发现的,传说当时在发觉马王堆的时候,女尸的棺椁就有足足五层之多,最外面的一层是石裹,接下来是铁棺,接下来是铜管,最后才是木棺。

    而当那些考古学家开棺的时候才发现,这木棺里面还裹着木棺,当那些考古学家开到第二层木棺的时候却不敢再开了,因为他们发现那口棺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断的在往外渗一种殷红色液体,这一幕把当时那些考古学家

    可是吓的不轻的,那时是七几年对于神鬼之说还是有些忌讳的,不像现在二十一世纪,当时那些考古学家虽说被吓的不行但好歹也是科研人员,就在那些考古学家打定主意要打开最后一层棺材的时候,更邪乎的事情出现了

    那口棺材除了在不断的往外冒液体之外,更在那些考古人员打开棺材的一刻发出了一阵阵凄厉的哀鸣声,这哀鸣把原本刚壮起一丝胆的考古学一个个给吓的不敢再动那口棺材一丝一毫,最后那口棺材就这么被摆放在马王堆

    一号墓坑下面三天,在这三天时间里面那口棺材一直在往外冒着液体,就像那口棺材里面的液体根本取之不完似的,在这儿三天时间里面也有一些不怕死的人试图去开棺材,可无一例外不是在开启棺材的一刻被那凄厉的哀鸣声吓破胆

    就是刚走近棺材就莫名其妙的晕倒,最后不知道是那个高人出的主意让人去请了当时长沙云麓宫的一名道士来作法,在1972年之前云麓宫还是道观,并非是现在这般是4a级的旅游胜地,传说当年云麓宫的道士去马王堆做完一场法事之后

    就连夜回到了云麓宫,还在当天晚上把云麓宫的所有道士遣散,之后那些考古学家也在当晚顺利的开启了这最后一层棺,当这最后一层棺开启之后棺材里面出现的的情景把那些考古学家给惊呆了,传说当年那口棺材开启之后

    是云雾缭绕这股雾气足足在马王堆一号墓坑底下缭绕了长达五分钟才散去,等烟雾散去后那些考古学家发现那口棺材里面什么陪葬物品都没有,只有一棺才不明的液体,当那些液体被考古学家彻底清理完,他们发现了一个更加让他们

    震惊是事情,那就是在那液体之下有着一具不腐的女尸,那女尸精致到发髻丝毫未乱,妆容也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身上的衣服如刚死前下葬那般光鲜亮丽,这一发现彻底把那些考古学家激动坏了,可惜好景不长那具女尸在棺材里面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可当考古人员把她从棺材里面捞出来不到五分钟,尸体马上快速的腐烂,原本如真人熟睡的追辛夫人一下子成了干瘪的干尸,这一转变把那些考古学家弄的手足无措,最后那些考古学家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把尸体放进棺材里面。

    不过当那些考古学家把女尸再次放入棺材女尸也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容颜,那些考古学家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对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律做了封口,并在第二天高调的做了一个全面观看发掘的仪式,这才有了1972年马王堆古墓发掘全体员工大会。

    并在大会上公开开启追辛夫人的棺椁,这一幕是在几万人的注视之下进行的,不过那几万人中只有少数的几人知道其中的真相,但当在场的几万人看到追辛夫人尸体出土的时候还是被惊到了,虽然追辛夫人的尸体已经干瘪,但五官还是依稀可见因为那些考古

    学家及时把尸体再次放回棺材使得五官并没有彻底腐烂,而尸体的弹性也依然存在,只不过此时的追辛夫人已经没有了原来惊为天人的震撼了,虽说当时马王堆女尸已经被下了封口令,但这一事件在当时还是闹沸沸扬扬,但当时正好处在大发展时期,各地开荒修公路

    清淤工程等都遇上过不少邪乎事,在加上上面有意压制舆论,所以马王堆的事情自然也没泄露多少出来,知道的人只有少数几个考古学家,虽然马王堆女尸在当时被传的神乎其神但却没有人见过真正不腐女尸样子最多看到的就是已经成了半干尸的追辛夫人。

    我见天佑和子蒙两个此时正一个劲的紧张的看着那口棺材觉得有必要跟他们解释一下这液体的来历,就直接脱口而出这一番话,不过我这么一说反倒是让紧身衣男停下来脚步,直到我把所知道关于浸尸液有关的信息讲完紧身衣男这才转身去看着曹仕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