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副空棺材
    曹仕霖在听完我的话后也是面露凝重的看着那口还在往外渗血的棺材对我说道:“你的意思是那棺材里面也有一具不腐的干尸?”

    “不知道。”我摇摇头对面露疑惑的曹仕霖说:“我之所以要说这些是因为在道家学说里面僵尸也是分种类的,尸体不腐的干尸虽然都叫僵尸,但僵尸的种类却有区别,尸体死前憋着一口怨气凝而不散,死后又被葬入养尸地或者

    极阴地脉那么这种尸体起尸后,很可能是化为半尸半鬼的存在,这种道家称之为妖僵,而一般死后的尸体因为葬的时候风水异变或者入葬的风水不好,起尸后多数都是一步步衍化而来,从最早的黑僵,白煞,到跳僵,飞僵。

    这种则是一般的僵尸,但如果有的尸体死前因为受到一些阴邪之物所害,死后尸体并未被烧而是直接下葬,再加上不巧尸体又葬在极阴地或养尸地的话,那这种尸体很可能就会化为传说中的骨僵,骨僵非常的罕见,相信各位都听说过

    黑僵,白煞,跳无边,飞僵,旱魃,不化骨把。这黑僵,白煞说的就是僵尸最初成型的阶段,至于跳无边说的就是百年以上千年之下的僵尸,此种僵尸在道家被称作跳僵,因为尸体已经僵硬,只能直来直往但它们却力大无比

    行动都是用跳的,不过他们却跳的非常高也跳的很远,所以以前的道士才在酱油诗上给它取了个跳无边的称呼,剩下的飞僵是千年之上的僵尸,飞僵之上就是旱魃和不化骨,这旱魃跟不化骨其实是一个级别,但形态却是不一样

    旱魃属于干尸也叫肉僵,而不化骨属于骨僵,剩下的就是绝对罕见的水僵了,僵尸里面肉僵属于自然变异是僵尸的主流,骨僵跟血僵是异种僵尸,剩下的水僵则是人为所造,可以这么说如果这棺材往外冒出的液体是神秘的浸尸液的话,那棺材里面

    就非常有可能存在一头堪比旱魃存在的水僵尸,水僵这种东西是介于半尸,半鬼,半妖的存在,说不好听点比之飞僵都要难对付,虽然可能比不上真正的旱魃存在,可一担它破棺而出,我估计咋们这些人都走不出这座古墓。”

    “没,没这么恐怖把。”我的话算是彻底把在场所有人都震慑到了,子蒙此时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我。

    “如果这口棺材里面真是养着一头水僵尸的话,那周凡小兄弟的话算是说轻了。”原本众人的害怕的情绪在紧身衣男子带动下已经慢慢平复,可现在听我这么一说

    再加上黑袍老道的添油加醋一群人此时都是面面相觑额谁都不敢再说上前去开那口棺材了。

    “哼,什么僵尸,我倒要看看着僵尸是不是真有你们说的这么神。”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跟子蒙天佑几人都没有轻举妄动,毕竟现在我们跟曹仕霖几人是平等关系,已经不再是他们的监下囚所以我们没必要去冒险

    但我们能安静的等待曹仕霖却不行,只见曹仕霖暗中给紧身衣男子打了眼色,紧身衣男子就毫不犹豫的又朝那具墨黑棺材走去,不过紧身衣男子一边走却在一边冷哼出声,好像这话是对我们说,又好像是他自己给自己壮胆似的。

    “小心。”说时迟那时快,紧身衣男子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到了那口棺材的跟前,紧身衣男站到棺材旁边后,只见他深吸了口然后整个人双脚横跨,接着我就听到轰隆的一声巨响,然后没等我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前方就传来一阵阵浓烟我一看当下

    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刚才紧身衣男子横跨步伐是为了扎好马步然后运用下半身力量加持去推棺材盖啊,不过那一具巨大的棺材盖就怎么被他直接给掀翻了,我反应过来后就对着天佑几人低吼了一声,然后自己也迅速的拔出背在身后的古剑警惕的看着前方。

    在这一瞬间,反应过来的不止是我,我在盯着前方同时,眼角余光也看到了曹仕霖一群人也都在全神戒备着,只见他们一个个都拔出了抢,有的几个更是已经拉开了枪栓跟保险,只等那具棺材里面的僵尸跳出来,然后他们就把僵尸打成筛子。

    浓烟在棺材盖被紧身衣掀翻在地不久后就慢慢消散了,可我们几人等了好一会还是没发现前方有任何动机,甚至原本四周还泛起的一丝丝阴风此时也消失不见了,这反常的一幕把我们所有人弄的都懵逼了

    文远最先按闹不住心中的疑惑,只见他打着手电往前一朝后就好奇的朝我问道:“咦,不对啊,怎么什么动静都没有。”

    看着文远的一脸疑惑的望着我,我也是很无奈啊,此时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又怎么去回答他呢,“疯子,你去看看那口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文远的时候就听到一旁的曹仕霖先开口道。

    “咔咔,”紧身衣男一听到曹仕霖下命令也没多说什么,只见他反手从腰间抽出一支手枪,直接咔咔两下把手枪上膛后,就直径朝那口墨黑棺材再次走去,紧身衣男子这一举动再次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我也算是暂时瓦解了文远问题的尴尬危机。

    “没有,棺材是空的。”不过接下来紧身衣男子的一席话把我们所有人都搞懵了。

    “什么空的?”曹仕霖一听也是一愣,但他反应很快,只见曹仕霖招呼一下高冷女两人就快步朝对面的棺材走去。

    “走,咋们也过去看看。”我见曹仕霖已经朝棺材走去,当下也招呼天佑几人打算去看看那棺材是怎么一回事,可我还没动身,就听到对面传来曹仕霖不阴不阳的声音:“小子你是故意说那些话吓我们的把。”

    “哼”我撇了眼正看着我的曹仕霖也有些阴阳怪气的说:“别说我吓你,如果这棺材里面原本什么东西都没有那最好,要是如果原本里面有东西,现在又没有的话,那十有**这东西已经出来了,说不定现在就潜伏在我们身边,随时等着伏击我们呢。”

    我的话音刚落,突然整个地下空间就响起一阵如发疯的癫狗又如怒吼的老虎般的嘶吼声,“吼吼,”这一阵阵吼声把刚想接我话的曹仕霖也给吓到了,只见他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一边小心翼翼的往紧身衣男子身边移动,看到他这动作我知道曹仕霖是害怕了

    因为在这个密封的底下空间之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声巨吼并非好事,同样也意味着这个吼声肯定是非人所发出,换句话来说发出这个吼声的东西必定很强大,所以曹仕霖才会做出这举动,在他看来这些之人只有紧身衣男子是能保护他的。

    “都小心点,我怀疑这墓里面有异兽。”听到这恐怖的声音我立马感觉自己汗毛都倒竖起来,当下立马从口袋掏出几张符纸递给天佑几人。

    “这是什么?”天佑接过我递过去的符纸一脸不解的看着问。

    “先别问了,现在没时间给你们解释,这符你们都贴身收好,记得千万别弄丢了。”此时我也没时间跟天佑他们解释这符的来历,因为我隐隐感觉到真有一股危机在逼近我们。

    天佑见我一脸凝重的表情也不再多问,他跟子蒙对视了一眼后两人就把符纸贴身收好,“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就在我们众人都精神紧绷一个个全神贯注四周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声音。

    我一听这声音是距离我最远的身后左侧方发出了,当即我想都没想转身手电就朝着那个打了过去,不过眼前的场景着实把我吓了一条,子蒙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我草,哪里来的这么多蜘蛛。”

    只见在我手电光线所及之处都是一片黑压压的蜘蛛,不过这种蜘蛛不同以往的蜘蛛,这种蜘蛛最小也有巴掌大小,大一点的话整个身子跟一个小水杯似的全身漆黑,但让人感到最恐怖的是还是它的头

    这种蜘蛛长着一个如牛一样头颅,但五官却类似人类,此时这些恐怖的蜘蛛正如海潮一般朝我们涌来。

    “不好,这是鬼面牛蛛,快开枪别让这些东西过来。”这一幕不但我看到了,我身后的黑袍老道也看到了,只见黑袍老道大惊之下也顾不得形象了,他怒吼了一声就率先从他衣襟里面掏出一把“碰”的一声率先开起抢来。

    这一声枪响算是把我们所有人都拉回来现实,刚才我们都被这黑压压的鬼面牛蛛给吓到了,不过幸好黑袍老道经验老道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他带着头一开枪曹仕霖的一众手下也跟着扣动了扳机,只听到“砰砰砰,乓乓,乓,”

    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毫无预兆的响起,接着我眼前就出现了一条条如吐着火舌般巨蟒的ak47冒出了恐怖火焰,带着无与伦比的子弹朝着那黑压压的鬼面牛蛛群射去。

    “别,我们子弹不多别乱用。”虽然鬼面牛蛛可怕,但也扛不住这ak47的狂扫,再加上曹仕霖的人又多,几乎是人手一把ak这些鬼面牛蛛虽说数量恐怖,但一时间之间也被曹仕霖的一群人打的数量巨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