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蜘如潮海
    “四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些蜘蛛数量太多了,我们的子弹经不起这样耗啊。”我拦下正欲开枪的子蒙后就听到一旁的高冷女有些着急对着曹仕霖喊道。

    “别慌。”不过我发现此时的曹仕霖居然没有一丝惊慌的表现,只见他拿着沙漠之婴手枪对着前方的鬼面牛蛛连开了三枪后这才接过高冷的话:“凤灵你带着几个人先顶上,剩余的人退下把子弹换上,还有疯子你带着六子和高虎去找下这四周有没别的通道。”

    曹仕霖不愧是混迹江湖几十年的老手,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还镇定自若的指挥他那些已经被吓破胆的逃兵,这点老实说我不得不佩服。

    “砰砰砰。”震耳欲聋的枪声不绝于耳,不过相比刚开始现在的枪声已经好很多了,因为刚开始我们所有人都不适应这枪声,而且现在经过曹仕霖的调配,已经有一半人从前线撤了下来

    原本二十多个人一起开抢的疯狂场面,现在只有不到十人还在前面顶着那群鬼面牛蛛,所以这枪声的威力自然也减小了很多,不过也因为人数的减少威力也没有之前那般大了,那些刚被压制下去鬼面牛蛛又开始形成了海浪模式

    一群群黑压压的鬼面牛蛛正疯狂的朝我们涌来,子蒙看着越来越逼近的鬼面牛蛛也有些坐不住了,只见他哒的一声拉开了枪栓看着我就问:“那些蜘蛛逼上来了,咋们要不要帮忙?”

    “别急,我们子弹不像他们这么多,现在还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候。”虽然我看着距离我们已经不过十米的鬼面牛蛛也是全身起鸡皮疙瘩,但我也不能就这样浪费我们的子弹。

    “可是”

    “别可是了,咋们子弹金贵着呢。”天佑见子蒙还有些不情不愿立马两步走到他旁边,按下了他欲抬起的手并且小声的在耳边嘀咕了两句。

    “八米,七米,五米,四米,三米,两米,”子蒙在听到天佑耳语了两句后也不再着急开枪了,因为他在天佑的提醒下也发现了曹仕霖几人的一丝端倪,我见子蒙把手枪再次放下,便朝天佑暗暗点了点头示意他

    一担有突发事情就立马开枪,天佑瞟了眼曹仕霖几人,当他看到我给他暗示的时候也微微的点了点头,见天佑明白我的意思我此时也不管他们那边情况了,因为我要确保我跟曹仕霖两人一担赌过头了,那么我要在第一时间保证自己的安全。

    其实在曹仕霖刚调配完手下该怎么做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他应该是知道了我们也有抢佩在身上,所以他把大部分人从前线撤了下来,只留下不到十个人来抵御这如潮水般的鬼面牛蛛冲击,而且他们退下的人明明就有备用淡夹,

    可却都不马上换上,而是一个个在那里一颗颗的压着子弹到已经空的淡夹里,曹仕霖这么做明显就是在赌,他在赌我们看不出他的小动作,他在赌我们会因为这恐怖的蜘蛛狂潮而害怕的开枪。

    而一担我们开枪那就正中他下槐了,因为这样不但让我们暴露出我们的火力,还能消耗我们的子弹,而且曹仕霖这么一个江湖老油条,他能看不出我们这趟是轻装下墓么?所以他只需要拖上一小会,让我们开枪等我们把子弹都消耗完,

    那他后面就少了一个威胁,我们也少了枪支这重要的筹码。可惜他太自大了,他这小动作不但我看出来了,甚至连天佑和老蒋都看出来了,原本文远也想上前支援高冷女的,不过却被老蒋拦了下来。

    至于子蒙他脑子在大条,再经过天佑的提醒也不会蠢到再去帮曹仕霖的忙来消耗自己,至于我则是跟曹仕霖对视着,同样我心里也在默默的一边观察那群黑压压的鬼面牛蛛,而就在我们两人对视的时候,

    前面高冷女几人也在不断的后退,同时鬼面牛蛛群也在一点点逼近我们,就在我心中默算到两米的时候,曹仕霖坐不住了,他一个如此疯狂追求长生的人,他爱惜自己的性命要比爱惜他那些子弹要来的多,所以他不敢跟我赌到最后。

    “开枪,把那些鬼东西给我打回去。”只见曹仕霖此时不再和我对视,而是大吼一声带头先朝那些鬼面牛蛛开起了抢,“碰碰碰,乓乓,乓,”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有了曹仕霖的命令原本已经有些按耐不住的曹仕霖手下

    一个个也都提着抢再次开了起来,这回将尽三十支抢一起对着鬼面牛蛛群开,那些鬼面牛蛛又再次被压制了回去,形势又恢复到了刚开始那般一面倒的局势,不过那些鬼面牛蛛好像无穷无尽一样,被曹仕霖一群人射死了不下上千只

    可前方那群黑压压的蜘蛛群给人感觉却一点也没减少,反而好像数量越来越多似的,只见黑压压的鬼面牛蛛群一只踩着一只,生的踏在死的身上,丝毫不管那些被射死的尸体在前一秒还是自己的同伴,甚至我还看到有些鬼面牛蛛因为被子弹射断了腿

    可是没有马上死的依然没逃过被踩踏的结局,这种疯狂的场面把曹仕霖那些手下吓坏了,有些个胆子小的连拿着枪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我估计要不是此时他身边还有一群战友在想必他现在已经落荒而逃了。

    “凤灵你们先退下去换子弹,还有疯子你找到别的出口或者通道没?”虽然局势现在形成了一面倒的形势,可曹仕霖此时却有些慌了,因为前方那群黑压压的鬼面牛蛛在嗅到了同伴的鲜血后,好像更加的疯狂了,之前还是一只踩着

    一只朝我们涌来,现在数量多了有些鬼面牛蛛甚至爬到了墓顶之上,还有两边的墙壁,正四面八方的朝我们疯狂的扑来,这一转变不但曹仕霖慌了,此时的我看到这种局势心里也开始暗自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就在我们所有人都准备跟这群鬼面牛蛛拼命的时候,我就听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了紧身衣男的声音:“四爷这里有个通道。”

    “凤灵你带着他们几个先下去。”曹仕霖一听到有通道里面脸上大喜,当即命令高冷女先带着人下去,“好。”那个叫凤灵的高冷女在听到曹仕霖的话后,只是谈谈的应声了一声,接着立马就带

    着刚开始那些顶住鬼面牛蛛的人先朝紧身衣男子方向走去。

    “四爷我带着人来顶着这群鬼东西您先下去。”高冷女走了后不久,紧身衣男子就从漆黑的棺材那头折了回来。

    “嗯”曹仕霖似乎对紧身衣男子丝毫不客气,当他见到紧身衣男子后就收起了自己的手枪,然后朝着我们几人说道:“蒋深你不想死的话,带着你的人跟我下去,以你们的火力是顶不住那群鬼东西的。”

    “咋们怎么办,要不要跟着下去?”子蒙虽然很手痒,但他知道这时候不是耍威风逞能的时候。

    “老蒋的东西还没找到,这趟居然下来了就算下面有小怪兽我也要走到底,咋们下去。”其实我知道曹仕霖并不是好心想放过我们,而是下面的路还有太多未知的危险,再加上我们

    几人有抢又有手段,在没到彻底撕破了的情况他是不会让我们轻易的死在一些没必要的事情上的。

    “我擦小怪兽。我还凹凸曼呢。”子蒙一听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调侃,他也不由跟着打趣了一句。

    “行啦,别贫了走吧。”天佑一脚踹在子蒙的屁股后面很是无语的说:“你再不走就自己留在这里把,我可不想喂蜘蛛。”说罢先一步走在了子蒙的前面朝着这个在棺材里面的漆黑台阶走去

    老实说我想过这空间里面会有通道存在,而且我也一些古籍里面了解过赵佗的墓,传说赵佗的墓远看似龙龟近看像麒麟,在一些古籍里面说赵佗墓上窄下宽,一层比一层高一层比一层大,所以才有地府路十八层

    麒麟墓龙龟穴这说法,不过现在我看着这个设置在棺材里面通道,心里却有些疑惑,因为我不知道这个棺材里面原来是不是有东西存在,因为如果通道设置在棺材里面的话,那原本棺材就是空的,可如果原本棺材是空的

    那为什么刚开始棺材会冒出一股股侵尸液,这就让我有些想不通了。

    我就这么一愣神,身后的鬼面牛蛛就已经快要逼近我们了,文远见我愣神更是着急的拍了拍我肩膀着急说道:“周凡兄弟快走啊,他们过来了。”

    “好。”我答应了一声,便不再去想那些事情,因为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在去考虑这些就没多大意思了,如果棺材里面原本是空的最好,最坏打算就是跟着鬼东西干上一架,想及此处我二话不说

    低着头就迈进了这条漆黑往下的通道里面,不过在我进入通道的最后一秒我还是忍不住瞥了眼看身后紧身衣男子一群人,只见他们此时一群人已经被那些鬼面牛蛛全部逼在了棺材附近,那些鬼面牛蛛也对棺材形成了包围之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