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异兽身影
    听到子蒙的声音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如离弦的利剑般三两下就冲到了平台的边缘,不过可惜因为我们这里距离下面太高了,而且手电的光线不不足,当我赶到子蒙身边的时候只看到了下面

    一阵白烟,接着就在白烟之中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一闪而过,“那是什么东西你看清了吗?”我见子蒙此时还在一脸惊讶的看着下面发呆就连忙对他问道。

    “不知道。”子蒙见我问他,先是摇摇头想了想后就说:“我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从身影上看感觉很像老虎。”

    “老虎?老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听完子蒙的话我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打就这手电扫视着下方一片白骨,不过可惜当那阵白烟落下之后,我就没再看到过任何生物了,手电光线照去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恐怖的巨兽骸骨。

    “不对。”我本想着再追问子蒙那下面的巨大身影是长什么样的,不过紧身衣男此时却没由来的先开口说:“那不是老虎,老虎没这么大就算是现在体型最大的东北虎也没下面那只东西三分之大小,有可能是一种我们未知的生物。”

    “你看到了什么?”紧身衣男子话音刚落,天佑一群人就赶了过来,曹仕霖更是不客气的指着子蒙就问。

    子蒙原本就是大老粗,之前我们是曹仕霖监下囚的时候,他就对曹仕霖很不爽了,现在翻身做了地主他更是没给曹仕霖好脸色看,只见他白了曹仕霖一眼有些没好气的说:“你没长眼啊,自己不会看?”

    不过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况且子蒙还是对一个混迹江湖多年的一方头目说话,曹仕霖显然也不会示弱,只见曹仕霖双眼微微一眯,看着子蒙就露出了阴寒的杀机。

    子蒙这一席话算是又把我们两边人马给弄的剑拔弩张起来,搞笑的是在我们两边人马又准备开干起来的一刻。

    黑袍老道再次成了我们的和事老,只见他谈谈的看了我们两方人马一眼就说:“上面的鬼面牛蛛应该不会下来了,它们应该是怕这层的东西,这样咋们先在这儿休息一两个小时,再想办法找路到下面去。”

    “你的意思是咋们现在安全了?”天佑一听身后的鬼面牛蛛不会追下来当下立马追问黑袍老道,老道见众人此时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便微微点头继续说:“在古代,畜生怕灵兽,灵兽怕异兽,异兽怕神兽,这是恒古不变的定理

    上面那些鬼面牛蛛说白了还是一群畜生,它们不敢下来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里存在比它们更加恐怖的存在,而鬼面牛蛛又是上古异种,属于上古毒虫顶端的存在,现在能它们感到害怕的,只有比它们更加高级的灵兽和异兽了

    至于神兽,我觉得不太可能,当你我方士一门开山始祖降服的墨血麒麟也仅仅只是一只脚踏入神兽一列,但传说墨血麒麟已经非常可怕了,可呼风唤雨翻海起浪,所以你们也别太觉得现在就绝对安全了,因为下面很可能会存在一头恐怖的怪兽。”

    不知道是老天在响应黑袍老道的话,还是下面那头恐怖的存在听到了黑袍老道的话在配合他,只听到黑袍老道话音刚落,下方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声,接着轰隆隆的声音伴随着一阵白烟在下方突然冒气,然后整个空间就是一阵颤动

    连带我们所在的平台也是一阵颤抖,剧烈的晃动使得我们所有人都东倒西歪,高冷女在一阵晃动后才有些踉跄的站住脚步,不过很快当她看到身后一群不争气的手下的时候就对着身后一群人冷哼说:“都站起来,所有人子弹给我上膛,注意四周安全。”

    高冷女说完也不理会那三五到底的一群人,而是直径朝曹仕霖走去,“四爷,下面如果真有怪物的话那我们还下”

    “长生药没找到这点磨难算的什么?”不过高坑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曹仕霖打断了,只见曹仕霖目光坚定看着前方,然后过了好一会一字一句的说道:“长生路上无捷径,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要走到底。”

    “哎嘛我去。”当我看到曹仕霖义正言辞的说出这一番话,顿时就没把刚喝进去的水吐出来,这他妈的搞笑了,曹仕霖这一番话明显就是传销的风格,什么长生路上无捷径,什么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走到底,这尼玛台词不是我

    什么某某几粒大师陈啥吱的座右铭嘛,老实说如果不是我之前见过曹仕霖那一副阴狠劲,我还真的以为他就是一个从传销组织里面出来的高管,尼玛这气质这派头还有这表情,绝对是一个超级讲师啊,果然高冷女跟他那一众手下

    见到曹仕霖这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都纷纷投去崇拜的目光。

    “我草,”天佑看着一群刚从地上站起来的人纷纷给曹仕霖投去崇拜的目光,忍不住爆了口粗,“这家伙该不会以前加入过安利集团把,这么能吹,这他妈的都能比上我以前学校那老不死的校长了。”天佑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一群人错拥着的曹仕霖说。

    “谁知道呢,哈哈。”我见天佑这时还有心思调侃,也忍不住回了他一句,天佑见我此时也如此不着调,也忍不住跟着笑出了声。

    “行啦,你们都别吵了。”黑袍老道望了望曹仕霖一群人又看了看我们几个语气有些担忧的说:“这里并不安全,你们都把强光手电关了,免得把下面的东西引上来。”

    “我说老头,你太杞人忧天了吧,这里距离下面的深坑少说也有二十多米高度,且不说有没路通上来,就算有这路也是在咋们两边的悬崖峭壁之上,你觉得下面的东西有可能会上到这里来吗?除非它长了翅膀。”子蒙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黑袍老道话音刚落,他人立马给呛了回去,这一幕反倒让黑袍老者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黑袍老道不愧是老前辈人物,他只是微微一怔接着我就见他冷笑的对子蒙说:“下面那家伙有没长翅膀我不知道,但我敢打赌它肯定能上这里来。”说罢

    黑袍老道也不说话,而是打着自己的手电朝两边的岩壁照去,他这一照我就发现两边的岩壁有着一道道深过三厘米的爪印,这些爪印在老道的手电光线下给我呈现出了一副生撕虎豹的威视,看到这一道道恐怖的爪痕,子蒙立马就闭嘴了

    因为他在蠢也知道那不是人类留下的,因为人没有这么大的爪印,另外人也没有这么大力气能把印记深勾如岩壁三厘米深,所以这一切的一切无一不表示,那是一个巨大的怪物留下的,加上之前他看到的深坑底下的怪物,那眼前这一幕只有一个解释

    就是深坑底下那个怪物是可以从下面上来的,至于那怪物是怎么上来的他不知道,但我估计那怪物是用自己强大的臂力,沿着两边的悬崖绝壁爬上来的。

    “所有人关闭手电筒,打开荧光用具。”曹仕霖此时也发现了那两边一道道恐怖的爪痕,当下他立马下令让众手下把手电光线熄灭,然后换上冷光的荧光照明用具。

    曹仕霖下达完命令后,就朝着紧身衣男子招了招手,紧身衣见状立马朝曹仕霖走去,等紧身衣男子来到曹仕霖跟前,他也不跟紧身衣男子废话

    直接就说:“疯子去检查下装备和物质,另外看看有没人受伤,我们休息原地休息一会就下去。”

    “好。”

    时间过的飞快,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我们一行人也休息够了,其实曹仕霖说是检查装备和物质都是敷衍我们的,他的用意是在检查他们到底还有少丹药,因为刚才在上面他们已经用了不少,在这种鬼地方武器比食物重要

    食物没有可能你一时半会还饿不死,可一担武器没了那一担遇上突发事情那么你只有等死的份,而且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宫之下不出事还要,一担有突发变故就必定是要人命的,所以他现在才回这么谨慎的让紧身衣男子去检查他们的枪支和丹药。

    “行啦,所有人收拾装备,我们下去。”一个小时刚过,我就听到高冷女那冰冷的语气从曹仕霖一群人中响起。

    子蒙见所有人都开始收拾行李,顿时脸色不由难看,只见他打量了深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我跟天佑就说:“我草,咋们真要下去啊,要是真遇上那小怪兽可怎么办?”

    “你不是凹凸曼嘛,小怪兽出来,你去打它顺便保卫地球就是。”天佑这时没由来的突然接了子蒙的话,“哈哈”不过他不接还好,他这一截却让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

    我的笑声可能有些大了,导致在一旁收拾东西的文远也凑了过来,看着我们三个就有些好奇的问:“什么凹凸曼?”

    “哈哈”

    “哈哈”文远这不问还好,他这一问反而使得我跟天佑笑的更猖狂了。

    “去去去,一边呆着去,这儿没你的事。”子蒙此时见我们两个笑开了花,顿时就一额头的黑线撇了文远一眼,他在我们身上吃了瘪但又找不回,现在文远又撞他枪口他只有那文远来出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