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同年趣事
    “什么情况?”文远被子蒙一阵嫌弃顿时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天佑见文远一脸的茫然很是搞笑的上前搂住文远的肩膀笑说:“文远兄弟你不用管他,这家伙吃错药了。”

    文远见天佑这表情更是疑惑了,只见他看了眼正一额头黑线的子蒙又看了看我们两个,脸色有些古怪的对天佑嘀咕:“子蒙兄弟不会是鬼附身了吧。”

    “噗嗤”天佑一听差点没忍住喷文远一脸口水,不过他还是捂着肚子一阵的抽搐,明显他这是激动过头所致的,文远见天佑这般模样立马上前给他送了瓶水,然后帮着他拍了拍后背。

    天佑被自己的呛了一会接过文远的递给的矿泉水喝了一口这才缓过劲来,只见天佑忍住强烈笑意跟文远解释了,子蒙为什么会抽风的前因后果,其实说起这事我也觉得很搞笑,我还记得当年我们三个冲着

    凹凸曼一阵狂殴的场景,每次想到这儿我都觉得时间过得无比的快,一晃就二十年过去,当年我们还是小孩大概也就六七岁的时候,我天佑,子蒙还有封龙都是同上一所小学的,当年我们那个年代还没电脑

    所有的娱乐方式都很老土,但却很好玩,不想现在这些小学生,整天就拿着爪机打王者,以前我们哪个时候家里能有台黑白电视就已经算富裕更别说是手机了,当然我们小的时候也没什么电视剧可追可看

    因为小嘛就喜欢看动画片,而当年让我记忆最深的除了老美的老和老鼠外,就是小日本的凹凸曼了,凹凸曼是每周五晚上八点准时播出,我们每周五晚上都会准点等着看,这一看之后小小的心灵就跟着有触动了

    那时候我们四个玩的最过瘾的游戏并不是什么丢沙包或者弹弹珠之类的,而是凹凸曼大战小怪兽,说起这凹凸曼扮演者还需要带上一个凹凸曼面具,然后胸前挂这一件大红胸罩,脚上还要穿着一双长筒的雨靴,这才能办成凹凸曼

    而扮演凹凸曼的每次都是子蒙,因为这货自从看了凹凸曼之后就对凹凸曼那种保卫地球的精神给折服了,用他那时候的话来说,等我长大后也要当个保卫地球的人,然后现在他就跟我干起了盗墓勾当,哎哎,跑偏了。

    那时候每次我们玩这个游戏的时都是四个人,子蒙扮演凹凸曼,然后我天佑还有封龙就扮演小怪兽,至于为什么每次都我们三个眼扮演小怪兽原因很简单,子蒙他自己说他要当英雄,我记得当年有一个不知道什么凹凸曼的

    在最后一集大结局的时候是一个单挑了三只小怪兽,那一场大战在时候我小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也自从那时候开始我们每次玩凹凸曼大战小怪兽,子蒙都说他要打三个,于是我们三个就一起上了,然后结局可想而知,每次都是我们

    三个把凹凸曼给揍的鼻青脸肿,不过当时年纪小小的子蒙已经跟他老叔学武艺了,虽然我们三个能勉强压制他,但我们三个也没好果子吃一样也是弄的一身淤青,可这都还不是最搞笑的,最搞笑的是我们三个扮演小怪兽最多就是稍微装扮一下

    顶多就是买个小怪兽面具,然后我偶尔去我爷爷的一个老友家里偷一张舞狮的狮裙裹在我们身上这就成了小怪兽,当然有些时候最多就是带个面具,可子蒙却不同,他为了入戏为了扮演更像,每次他都会想尽办法去偷人机晒在外面的胸罩

    还是大红色的,然后反着穿在胸前,这样他才跟我们大战,其实我们以前为了玩这个游戏没少挨家长骂更没少挨打,因为以前的内衣很贵重的一件都要好几块,再加上子蒙这混蛋每次偷来后还外穿,有时候我们几个扭打在一起时还满地打滚

    这就让那些被偷内衣的人很是生气了,我现在依然记得有次他偷别人家大妈的一件内衣被发现后,挨人家大妈放了只大狼狗追了三条街,这事到现在我们还拿来笑话他,所以当他提起小怪兽的时,我跟天佑就情不自禁想起了当年他偷内衣的囧样。

    “哈哈哈”文远听完天佑的解释,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们以前玩过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我说子蒙兄弟,我这一生没佩服过别人,但我是的确佩服你,狼狗追了三条街。”

    子蒙见文远调侃他,也不要脸皮,傲气的昂着头脑袋说:“靠,最后还不是没咬到我。”

    “对对,是没咬到你,你这不也爬在电线杆上跟它耗了大半天么。”天佑见子蒙还有脸傲气于是又忍不住抛出了他以前的老底,不过天佑说着说着又笑抽了起来。

    “你们有完没完,要不要下去了?”高冷女一边指挥着她那群手下,一边盯着下方不断的张望。

    “我们自己有办法下去,不用你们操心。”天佑看了眼高冷女有些鄙视的看着他们用的土办法就说:“哼,连空降都不懂用,还好意思来盗墓。”

    “小子你说什么呢?”高冷女见天佑一脸不屑也不打算理会我们,不过她那些手下就不这么好说话了,只见其中一个黝黑的壮汉瞪着他那一双牛眼看着天佑就吼道:“有本事你先从这儿爬下去,没本事别在一旁瞎比比。”

    “哟,还来脾气了,得咧今天哥就让你们看看什么专业跟非专业的区别。”天佑见那黝黑壮汉满脸不服气不由轻蔑的冲他笑了笑:“我先下去,你们跟上,今天让他们看看他们这群二流子跟咋们打盗的区别。”

    “我坯,你才大盗。”我见天佑这时还不忘打嘴炮,忍不住坯了他一声,然后拿出手电指着下方一块巨大的动物骸骨说:“天佑你一会定点定准一些,咋们在哪里降落,哪里是我们飞云勾和绳索能够到的最好制高点。”

    “好嘞,明白。”天佑一看我手电指的位置顿时给我做了个ok的手上,然后他就拿出了飞云勾和背包里面的绳索,接着他把绳索系在了那头巨大的麒麟绳索,天佑系好绳子后又试着拉了拉,当他试过绳索不会轻易脱落之后

    就拿出了飞云勾接着就把绳索的一头绑在飞云勾的尾端末梢的代勾上,“看好了一群土鳖。”天佑做完这一切又挑衅的冲着高坑女一群人说了句。

    “哎,你小子是不想找”

    “别动他,看看他到底想干嘛。”那个嘿呦汉子见天佑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们,正想撸起袖子过来胖揍天佑一顿,不过却被一旁的曹仕霖给拉下了。

    “小心点。”我见那个嘿呦汉子被曹仕霖拦下,也不再管他们那边,看着天佑朝他点了点头。

    天佑见我示意又看了眼曹仕霖几人,这才提起飞云勾,然后朝着天顶“碰”的一声把飞云勾给射了出去,现在我们所在的这层空间应该少说也有三十米高,而我们现在所在的方平台距离天顶只要不到六七米,所以飞云勾很快就射到了天顶

    加之飞云勾又是经过我们改良的这射速和威力都很大,只见噗嗤一声飞云勾的前端尖刺直接扎穿进了天顶岩石里面,飞云勾一出天佑那捆放在地上的绳索也跟着惯性的力道一下被飞云勾给带了出去,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绳索都被带出去后

    那条吊挂在半空的绳索又因为惯性的力道缓慢的从平台边缘五六米出折了回来,这动作虽然缓慢而且轻飘飘,但最后绳索还是再次回到了站在平台边缘的天佑手上,天佑接过绳索后又从背包拿出一个双排扣环,和一套空降安全带

    这两样东西拿出来后天佑就把扣环扣在绳索上,接着又把安全带系在自己身上,做完这些就见天佑二话不说,便拿着绳子完后退了三五米,不过下一刻天佑的动作都把所有人给惊呆了,只见天佑拿着绳索一个俯冲就朝悬崖跳去

    天佑这一跳,曹仕霖的手下就有好几个忍不住“哇”的一声惊呼,但可惜他们没能如愿以偿,天佑因为有安全带和双排扣系在一起,加上之前我们就算过多远距离和飞云勾能承受我们多少重量跟绳索经不经得住我们体重剧烈的拉扯

    这已经是实验不下几百次的,另外天佑又是侦查特种兵出身,别的敢不敢说,但说起玩枪和侦查还有空降,我估计他感觉说第二,没几人敢说第一,所以现在天佑才敢这么做,果然天佑在曹仕霖一群人惊呼之下在半空中晃了两晃

    就停在了我们之前指定的巨兽骸骨之上,“土鳖。”天佑身形一稳住就又忍不住嘲讽曹仕霖几人起来,不过这回他没等曹仕霖几人骂他,他就松开了双排扣其中一个,然后不到几秒钟他就稳稳的从二十多米高的半空降落到了那具巨大的骸骨之上。

    “我草,这,这他妈的,都行?”这回看到天佑稳稳从平台落到那具巨大骸骨之上后,曹仕霖一群人都面面相觑,那个说天佑没本事的黝黑汉子更是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子蒙你也下去,我断后。”我把天佑那根绳索从麒麟雕像解下来,然后从高空丢到天佑附近,这样我们的绳子就能反复使用,浪费的只不过是飞云勾的枪头而已。

    “ok老铁,没毛病。”

    “嗤嗤”子蒙这家伙这时候居然说起了当下最流行的网络名词,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