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赵佗之女,麟凤公主
    果然我的危机预感是没错的,就在我刚站起来的瞬间,那个巨爪再次从另一边的黑暗再次向我袭来,不过我有了刚才那次吃亏的经历后不会再次和那巨爪硬拼了,我原地一滚然后就冲着伸过来的巨爪

    一件砍了过去,这一系列动作可谓是一切合成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我这剑刚砍下去子蒙跟天佑还有文远就反应过来,只见他们三人齐刷刷的手电光线直接朝那个巨爪伸出来的方向照去,“嗷嗷”但这回他们没有再看到

    漆黑一片而是见到一头巨大的凶兽正伸着巨爪在那嗷嗷的叫着,“别傻站着,子蒙天佑开枪干它。”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我一剑斩落下去后原本锋利能断石的古剑却一下子卡在那巨兽的爪子之中,而那头巨兽被我措不及防的

    来这么一下也是疼的嗷嗷叫,不过它却不敢用力把抓抽回去,因为它也知道一担它这么干它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断掌的结局,所以巨兽一直在那嗷嗷叫却不敢收回它那巨爪,我见这巨兽有空档这正是收拾它好的好机会立马提醒一旁的子蒙和天佑。

    “碰,碰碰碰。”天佑不愧是特种兵出身,我的话音还没落他就连开了四枪,而且这四枪都是打在那巨兽的脑袋之上。

    “乓乓乓乓”不过子蒙这家伙却不一样,他不是点射而是直接一梭子子弹直接给射完了,不过这混蛋却是一阵的盲射,他所有的子弹全部都打偏了,没有一颗是打中巨兽脑袋的,有一半子弹是根本就没打到巨兽

    只有为数几颗是打中了巨兽,不过那子弹都是打在巨兽的身体之上,这杀伤了自然也没不能跟天佑相比。

    “不好这畜生发狂了,你们都退后。”虎彘被天佑和子蒙一阵子弹招呼之后好像更加的凶狠了,只见它仰天长啸了一声后就见它甩着巨大的脑袋冲我一口要来,我见状只能凌空一跃翻身

    直接踩在它那巨大的爪子之上,然后一把用力的拔出还卡在它爪子里的古剑,反手掏出手枪“砰砰砰”的又给了它几抢。

    这下已经被我们激怒的虎彘更是暴怒的如一头发疯的公牛般,不过我这近距离的几抢可算是伤到他了,刚才天佑那几抢虽然都打在它脑袋之上却没伤到它,只是让激起了它的凶性,至于子蒙那一梭子弹就更不用说

    压根就是给人家挠痒痒的,而我这几枪却是真真实实的直接打到了它的肉里面,只见虎彘胸口位置有几颗血洞,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不能看出这是被子弹伤到的伤口,虎彘被我近距离几枪直接打穿了皮肉,我估计就算

    上不到它内脏,但也有的它受的,最少我已经伤到了它,可正因为这样我被那暴怒的虎彘再次一巴掌给拍飞到了几米远的地上。

    “等等。”我看着老头的背影有些无语,因为我要交代的事情还没说完,这老家伙就想去买中药了,我不得不拦下他:“你着什么急啊,说了这几天你都不会有事,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说着我拉过老头金再次做回沙发说:“今天你哪儿也不用去,一会买完药后就回到我店里来,明天我带你去找一个人只有他才能救你。”

    “就知道大侄子你心疼我老人家,不舍得我老人家这么早死。”老金头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他听到我要找人救他,顿时两眼就泪如雨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靠,你说就说,别往我身上抹鼻涕啊,哎,哎,”我被老金头这小动作彻底给激怒了,这老不死的说是感谢我,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那眼泪是硬挤出来的,不过那一把把鼻涕

    却是货真价实,这货一边说还一边擤鼻涕,更可气的是这老混蛋居然一边装哭泣一边往我身上扒鼻涕。

    “大侄子,你刚才说的能救我的人是谁啊?”一阵打闹嬉戏后,老金头也不再追着我抹鼻涕了,老实说平时要是这老不死敢这么干,我绝对会二话不说直接把他踹到店外去

    不过今天这老头被吓的够呛,这老家伙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遭这罪,我也有些于心不忍所以才会放任他胡来。

    “滚远点,你再敢乱甩你的鼻涕老子就不管这事了。”我恶心的用沙发上的枕头挡在我跟老金头的中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说:“尸煞虫是殷商时期

    上古大巫师以蛊毒之法提炼出来的邪物,所以现在想要解决你身体里面的尸煞虫也只能去找懂蛊术之人。”

    “蛊术,蛊术。”老金头喃喃自语的一会,便不解的看着我:“现在这年代去哪里找懂蛊术的人啊,完了,完了,我命不久矣啊”

    原本刚缓和过来的气氛一下又让这老金头给弄成了要生要死的节奏,我实在有些受不了他这样就冲他吼道:“别一副死老妈的表情,都说了你还有的救,真不知道你以前打仗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

    “咦,对哦,我不认识,你认识啊。”我的话似乎让老金头一瞬间明白过来了,这老家伙说完就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我草,极品。”这老家伙一转眼就是一副娇卖萌的表情,要是这场面让别人看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什么特殊爱好呢,不过这些年我也习惯了老金头这种无赖到极点的作风,索性也不去管他

    起身就去打开已经关上的门窗,看了眼已经有些熙熙攘攘的街道说:“这人我的确认识,他就是云贵蛊王广枫,两年前我去云南认识的一位蛊术大师,如果这世界上还能有人救你的话,除了他我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毕竟尸煞虫属于上古异种,这东西一担进入人的身体,没有一定道行和对蛊术的了解是取不出来的,现在你就回去准备行李,然后把我刚才嘱咐你的事情办了,记得药一定要熬到只剩一碗才能喝,别嫌弃它苦,药性越苦

    对尸煞虫的压制就越大,这玉蝉就先留我这儿里,你赶快去买药材,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找广枫。”

    “好勒,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东西。”老金头见自己有救了又恢复了他那一副老不要脸的模样,我话音还没落完他就已经屁颠屁颠的离开的我铺子。

    “这极品”我看着垫着小脚离开的老金头,不由单手捂住额头一阵苦笑,这老家伙实在是太极品了,在我认识的人里面他只要敢认第二不要脸,我估计没人敢认第一,而且这混蛋还是那种自来熟

    跟谁都是一副咋们是十几年老哥们的样子,这不但让我很无语就连我老爹跟他那些老战友也是很无奈。

    “咕咕”老金头离开后我正想着该怎么和已经有两年没联系的广枫联系的时候,突然一阵咕咕的叫声把我的思绪给打断,一听到这声音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中午起床到现在我都没有吃东西

    老金头来敲我门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饿难耐了,但因为他的事情把吃饭这事给耽误了,后来快递小哥把外卖送来后,我们又正好在研究玉蝉,这就再次耽误了我本该吃饭的时间,现在老金头一走我

    的是思绪都沉寂在如何跟广枫联系的事情上,不过肚子不争气它还是发出了抗议,“这死老头,害得我大半天没的吃饭。”我看着茶几上那被老金头吃的一片狼藉的饭盒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不过我抱怨归抱怨,此时的我已经是饥肠辘辘,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叫个不停了,我看都没看就抓起另外一份还放在塑料袋里面的外卖埋头狂吃起来,“扑扑,”但我刚吃两口就感觉一股咸辣到极点的味道就直冲我

    的五脏六腑甚至那股咸辣味在我五脏六腑走了一圈后转而直冲向我的脑门,这一瞬间我再也忍不住这股呛人的咸辣味,“哗”的下全部把吃进去的饭菜给吐了出来,“你大爷的死老金头,你给我等着。”我吐出饭菜后

    立马跑到洗手间狂刷了两遍牙,这才把那股咸辣到极点的味道冲掉,此时我再蠢也知道这肯定是老金头干的好事,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因为外卖饭盒上面那份并没有写着任何字样,虽说下面那份给老金头

    买的写着加咸加辣四个黑色大字,但我也不知道这话老金头听到没有,现在我吃了亏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咽,心中同时咒骂了老金头一百八十遍。

    “喂,再给我送一份不辣的红烧牛肉饭过来。”没办法这给老金头加咸加辣的大餐我实在吃不下,无奈之下我只得再次拨通了昆记外卖,再次订了一份不辣的砂锅饭,不过时间已经临近下午吃饭的人少了很多

    这回我订的外卖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吃完饭我就开始收拾行李,老实说这回去云南我也知道能不能找到广枫,其实我说广枫能救他没错,但广枫是奇人,他一年之中只有三月会出现在云南贵州交界处的一个隐蔽村庄里面

    当年我就是哪儿遇上他的,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一年有十个月会在大山里面,只有在每年三月祭祖的时候会回到村子呆上十年半月,等三月祭祖结束后他就会再次潜进大山之中。

    因为他练的是蛊,蛊这种东西说白了就各种毒虫蛇蚁,毒虫蛇毒哪里最多当然是人迹罕至的大山了,广枫就是一个噬蛊奇人,要是错过这三月那在想找到他就难上加难了。

    “唉,希望广枫还没离开村子。”想到这儿我忍不住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老金头这回招惹上鬼玉我也不知道他是福是祸,其实在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我已经从他的命宫中看出了端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