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变异鬼藤
    但谁知道老天爷偏偏好像嫌人死的不够多似的,在那个案子快要结案的最后一天,那不良人帅主亲自去了一遍那个查案的不良人家里,谁知道那个废弃

    的不良人家在这儿一个多月间被人踏进了无数次,却没人发现那枚掉在灶台旁边已经被染黑的鬼玉,偏偏那个不良人帅主去了一趟后却发现了那颗鬼玉。

    不过因为就要结案了,那不良人帅主也不想节外生枝,就把鬼玉偷偷藏了起来带回了家,这下倒好当晚那个不良人帅主也死了。鬼玉之所以被称为

    鬼玉就是因为鬼玉能引鬼勾煞,鬼玉里面的尸煞虫就是从死人尸体里面提炼出来的,这种鬼玉在古董界可以说是禁忌之物,你收了这么多年古董,应该听说过行内传有一句话把。”

    老金头见我问他,原本颤抖的身躯变得更加颤抖了,不过他还是一字一句的说出了他想说的话:“摸金倒斗三分命,下墓淘沙半鬼人,文玩古董拒鬼货,宁做乞丐勿碰煞。”

    “没错。”老金头一字一句的说话反倒让我有些适应不了,平时见惯了他那吊儿郎当的样,现在看到他这一副模样反而感觉有些滑稽,不过这个时候我也没心思再去打趣他朝他点了点头就说:“前面两句是

    告诫我们,干搞摸金倒斗的都是只有三分命的人,因为下墓凶险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所以只有三分命是自己把握的,第二句则是说下了墓就别把自己当人看下了墓的就是半人半鬼,至于后面两句则是说,收文玩古董

    的要有见识,虽然土货可收,但遇上鬼货就要懂得拒绝,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指的就是这个秦岭鬼玉,不,应该是最后一句话指的是这鬼玉里面的尸煞虫。”说道这儿我停下话题,转头朝放在一边的玻璃小柜看去,

    “小凡子你继续啊,那个不良人帅主死后,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老金头果然是老金头,他见自己暂时没事也不再着急了,他知道我既然知道鬼玉跟尸煞虫的来历,就不会坐着等他送死,现在这老头反

    而抓起刚才那快递小哥送来的砂锅饭,一边吃着饭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我讲的故事,这老头估计是听上瘾了,见我停下来还不忘催促我一下。

    “我草,”看着老金头那撇里撇气的样我心中就来气,不过也拿他没办法,我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再次说道:“那个不良人主帅死后事情就桶大了,最后这件事惊动了当时的皇帝,

    皇帝派了好几拨人去调查但都无功而返,人还是继续死着就好像谁参与了调查谁就会死的一样,最后这枚鬼玉落到了当时唐朝的风水大师袁天罡手上,到这那枚鬼玉的来历才真相大白,

    原来那些死去的人都是被那块鬼玉所害,唐朝的时候因为一枚鬼玉,死了七个官员其中一个从三品的长史,一个相当于正四品的不良人主帅,剩下七七八八的人最小的也是一名不良人,一共死了三百一十三人

    鬼玉在唐朝第一次出现后,第二次是出现在明朝,那次一共死了差不多五百多人,最后一次是出现在民国,这次死多少人就没记载了,但听说一个千人大户的村子就因为那枚鬼玉的出现而死绝,你现在还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

    老金头原来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我越说他吃的越香,不过听到最后我说一枚鬼玉就引起上千人死亡后,他脸色的笑容就收敛了,手上拿着的饭盒也放下,接着只见他自顾自的

    朝门口边走去,又坐回了他原来拉过的凳子上,然后有些忌惮的看了眼我放在一边的玻璃小柜:“小凡子,既然这东西这么邪性,你还是别留在这儿了丢了它把,免得殃及鱼池啊。”

    “哼,丢了,你想得倒好。”我冷冷哼了声就说:“幸好你没这么干,这东西既然已经出土就不能让它流出去,万幸的是你没乱丢,要是你丢了,让谁捡到那就谁玩完

    这东西不是凡品,我跟你讲秦岭鬼玉之所以能让文玩古董界这么忌讳,甚至给它起了句:宁做乞丐勿碰煞的说法不是夸大的,这东西出自秦岭是秦岭山脉里面一处商周古墓之中发现的随葬品

    在我们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里面,就数殷商时期的酷刑最为恶毒,那时候的人也根本不把人当人看,所以当时的君主也非常的独裁,甚至死后也非常霸道,这个鬼玉就是当时殷商一个君主死后

    弄出来的,鬼玉本身无害,但鬼玉里面的尸煞虫就是一极品的鹤顶红谁碰谁死,这尸煞虫也不是凡品,尸煞虫并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虫子,而是在一个将要起尸或者已经是粽子的尸体中提炼出来的

    这种尸煞虫细如发丝,一般生长在古尸里面随着古尸生长而生长,但它却不能离开古尸体外,尸煞虫一担没有古尸作为载体,不出三天就会死亡,但那个商周时期的君主不知道

    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提炼出了尸煞虫,然后他把那些需要陪葬的青铜器玉器都钻上一个小孔把尸煞虫种进去,再以手段让尸煞虫可以在古董里面存活几千年之久,那个君主把尸煞虫种进去后

    又用玉浆把小孔封上,如果有人盗取他墓里的东西,就会惊醒他种在青铜玉器里面的尸煞虫,尸煞虫若被惊醒在没遇见人血的时候顶多就是躁动一阵,但一遇上人血就会狂暴不安,最后在鲜血

    的刺激之下冲破那层薄薄的玉浆膜,尸煞虫就会跟着伤口进入人的身体,然后在身体里面存活,尸煞虫一点苏醒是靠吞噬人的内脏而活的,被虫入侵的人快则一天尸煞虫就会暴起在人的身体里面发狂般

    吞噬内脏,慢则会在身体里潜伏三天,三天后一样会爆起吞噬被入侵之人的内脏,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尸煞虫是某个尸体上提炼出来的煞物,这种东西跟原主本来就有宿命

    的牵连,它被封在玉器青铜器里面还好,可一担现世除非尸煞虫吞噬被入侵之人内脏完后没有载体而死亡,不然时间一久那个原主宿主就会追着尸煞虫的气息而来,这东西本来就出在

    原宿主身上,一担现世只要原宿主不死就一定要收回的,其实古玩界之所以流传下那句话,就是告诫后人千万不要碰鬼玉,但到了现在了解鬼玉的人怕是已经很少了,若不是我对这些还有些了解,老金头你就等着玩完把。”

    “你的意思是,那个原宿主要来找我?”老金头似乎从我的话里面听出了一些猫腻,原本他煞白的脸一下子变的更加惨白了,甚至我能感觉到他呼吸已经有些不顺畅。

    “没错。”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尸煞虫能引鬼勾煞就是因为它是从尸体上提炼出来的煞物,打个比方要是这枚鬼玉里面的尸煞虫是在一只黑僵身体里面提炼出来的,那就是那只

    黑僵会来找你,但若这枚鬼玉的虫子是从一个准备要起尸的尸体上提炼出来的,那哪个要来找你的有可能是粽子,或者是半尸,也有可能尸鬼,还有可能是更高级的东西

    毕竟不是每具尸体起尸后都会变为粽子的,有些古墓在一些古怪的风水穴位上尸体会产生变异,那些地方的尸体起尸后衍化出来的东西谁也说不准。”

    “啪啦。”老金头见我这么一说顿时整个人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就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整个人摊到地上,嘴里还一直呐呐道,完了,完了,完了。

    “你瞎紧张个屁呀,老子又没说你没得救看你那怂样。”我好气的瞪了一眼老金头,这老家伙现在这模样,我还真怕他经不住吓在我这儿尿了。

    “大,大侄子,你可要救救我。”老金头见我说还有救,立马从地上爬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拉住我的手一个劲喊我救他。

    但老金头的命宫之中却又有一点若有如无的紫气在阻挡着疾厄宫的黑气全部涌入命宫,这才使得老金头有一线生机,不过虽然这命宫中的紫气能暂时吊住老金头的性命,可一担命宫中的紫气耗尽

    那疾厄宫中的黑气就会彻底涌入老金头的命宫之中形成绝煞死局到那个时候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就不了他,这些我虽然看出来,不过我却不敢跟老金头说,一是爷爷曾经告诫过我,我们家祖传的

    面相神印十二宫相术太容易泄露天机,让我尽量不要胡乱给人看相和算命,第二就是我本身的限制,我在二十四岁之前是不能胡乱去触碰这些禁忌的,所以我一直都藏着轻易不给人看相和算命。

    “看不透,看不透啊,”我一边想着老金头的事情,一边翻着储物柜里面那个泛黄的小盒子,那盒子里面别的纸钱东西没有,只有一些古怪之人的联系方式,比如广枫的联系方式我就记载在小盒子里面的一本小

    笔记本上,还有古老头的联系方式我也记载在里,这些人都是怪人,他们根本不用手机的,这些怪胎不用手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不想让世俗之物影响他们的心境,更不想让时时找到,不过既然人活在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