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血战厉水尸
    看到这个墓碑我顿时心中就是一阵狂跳,因为我知道这个麟凤公主,这位公主传说刚出生就自带异象,我记得在一些古籍和一些野史上面记载,赵佗有一女出生在其子赵始之后,名换赵麟凤,顾称麟凤公主

    这个麟凤公主一出生就有群鸟来潮,百花齐放的奇景,不过这还不是更让人吃惊的,根据古籍记载麟凤公主出生之时,天空乌云密布,整个天空都是昏暗暗的,但天气却异常的反常,一不下雨,二不打雷,只有一团

    墨黑色的巨大身影在云中穿梭,传说当年赵佗看到这一幕立马就当场跪下并立刻吩咐人去开祭台焚香祭祀天空这头在云中来回穿梭的身影,而这个巨大的墨黑色身影在赵佗皇宫天空上足足盘旋了一个多时辰,直到赵麟凤生下

    天空的乌云这才逐渐是散去,之后赵佗就把其女视为掌上明珠,甚至麟凤公主在当时受到的待遇比赵始还有好很多,不过这个麟凤公主也实在是争取,她刚出生不到一岁就能说话,三岁的时候就有七八岁的智商

    五岁时她就经常陪伴在赵佗身边看赵佗处理一些国事,而到了麟凤公主十岁几乎她就能代替赵佗处理一些国事了,至于当时比麟凤公主还要大上七岁的赵佗长子赵始都没有这个能力,这也导致了赵始开始讨厌他这个聪明绝顶的妹妹

    虽说当时赵始很不服气自己的父亲这么偏爱一个女子,但他也知道赵麟凤的出生时的奇景,赵始就是有心想要打压赵麟凤也没那个能力,因为那时候的南越国还是赵佗掌权,不过可惜天妒英才赵麟凤在十八岁那年就突然暴毙了

    赵佗虽然很心疼赵麟凤的死,但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他在赵麟凤死后彻底抹去了赵麟凤这个人的存在,甚至在正史之上都没有出现过这个人,唯一有关于赵麟凤这个人的记载就是一些古籍和一些口口相传的传说上流传下来的

    不过也有传说,赵麟凤之死是被赵始害的,赵佗在得知赵麟凤被赵始害死之后便彻底废掉了赵始这个太子,之后更是自己把持皇权长达八十年之久,最后赵始也没熬到赵佗老死,反而是在自己四十多岁的时候的了顽疾就撒手人寰了。

    “麟凤公主,居然是麟凤公主的棺椁。”就在我一边回忆以前我看过关于赵佗和赵麟凤的记载时,突然听到身旁不远处传来一个既苍老又兴奋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这个独特的声音在场只有一个人能发出那就是那个黑袍老道

    果然我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那个黑袍老道正抚摸着那块高约有一米的石碑正出神的站在哪里。

    当时我犹豫了好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到最后也只能用最古老的办法了,就是用血,不过我可不是签血祭同约,而是用我体内的虎蛟精血来刺激阴魂咒,逼着已经融进沈佳灵身体里面的邪魂出来。

    被人下了阴魂咒之人一但中招就是一体双魂,当时我也的确没办法了,虎蛟精血虽说不是真正的龙血,却带有一丝龙之血脉,说它是天下至阳之物也不为过。

    所以当我用虎蛟精血喂沈佳灵的时候,她体内的阴魂立马就被我逼了出来,龙血至刚至阳沈佳灵一口喝下我给她准备的虎蛟精血,她中的阴魂咒立马就被破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虎蛟精血对破阴魂咒这么有效

    至于那个阴魂一出来,给被一旁候着的小月给打废了,就这样我被沈家当成了座上宾,沈佳灵这妞也不知道什么眼光居然对我产生了爱慕。

    后来她知道我来上海的目的后,便信誓旦旦的要帮我找到那个我想要找的人,再之后我就一直在上海闲逛,每天晚上来她开的酒吧坐一坐喝喝酒,就这么度过了大半个月。

    不得不说我很喜欢沈佳灵开的酒吧,因为那里没有喧嚣的人群,也没有那种让我反感的音乐,不过发生了今晚的事情后,我也不会继续在这里呆下去,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我虽然不怕事但我麻烦。

    “凡哥哥你在想什么呢?”就在我思绪再次飘忽的时候,沈佳灵不知道从哪儿拿了一杯鸡尾酒递给我。

    我盯着沈佳灵递过来的鸡尾酒表情有些尴尬,没去接她递过来的酒,我知道这种酒喝着很爽口,也不会有很重的酒味,甚至当你喝的时候还以为是饮料

    不过等你喝完后就知道这酒的后劲比二锅头还要厉害,因为鸡尾酒都经过调酒师调出来的酒,颜色越多的鸡尾酒,酒里面参合的品种也就越多

    同样道理你喝一种酒可能不醉,但你又喝二锅头,又喝啤酒,最后又喝红酒,我保证你今晚醉的跟死猪一样,什么时候被人拉去宰了都不懂。

    所以只要混迹夜店或者酒吧多的人都知道,最不能接的酒就是鸡尾酒,鸡尾酒除了后劲足能让人醉的快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这种酒跟混合饮料似的

    别人要是在酒里给你下药你不会喝的出来,当然就算喝啤酒被人下了药也是喝不出来的。

    “怎么想灌醉我。”我看着沈佳灵递过来的酒打趣着就说:“小灵儿,你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今晚哥跟你回去就是,嘿嘿。”

    “凡哥哥你”沈佳灵被我这一逗也是满脸通红,递过来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特别是她看到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更是害羞的低下头。

    “哼,不喝拉倒。”过了许久沈佳灵似乎发觉我是在逗她,顿时整个人画风大变,一下子就成了刁蛮公主,见我不接那杯鸡尾酒也不再坚持,把酒放在桌上后就独自坐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沈嘉鸿那边。

    经过这一幕也冲谈了刚才我跟那伙人的气氛,虽然我不太愿意跟沈佳灵有过多纠缠,不过我也不会太过刻意约束自己,不然真的会伤到这个大家小姐的心

    我这段时间虽然人在上海,却从来不主动找她,只有她找我,而且只有一件事能让我从踏出酒店的房间,就是关于那个背景之人的事。

    可惜我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也得到没什么消息,据沈佳灵说那个人的背景还不简单,就算凭她现在的能力跟人脉都查不出那个人是谁,不但如此为此事她还动用了她爷爷军部的关系

    但都不行,人家就是一字不说,这到是勾起了我心中的**,也正因此我才会逗留上海这么久。

    “哟呵,聊得挺起劲的嘛。”我跟沈佳灵话题打开后就不再管沈嘉鸿那头,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沈嘉鸿不知道什么就来到了我们身边嘴角带着一丝

    似笑非笑的笑意就说:“周凡兄弟什么时候去我家吃饭啊,我妹可说过要给你下厨的呢。”

    “哥,你乱说什么。”沈嘉鸿话音一落,沈佳灵就不干了,狠狠的瞪了沈嘉鸿一眼就问沈嘉鸿:“事情办妥了吗?”

    沈嘉鸿见沈佳灵询问也不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点了点头就说:“就算给你们十个胆,也不敢在上海动周凡兄弟,不过”

    沈嘉鸿话到一半就停下了忽然转身环视了一眼酒吧,看着已经所剩无几的几桌人压低声音又继续道:“不过那个女的背景有些不简单,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她可能是那三大势力之人。”

    “哥,你确定?要真是那些人,可就不好办了。”

    “应该不会错,我估计也只有那些人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那凡哥哥岂不是”

    “等等,打住,你们两兄妹打什么哑谜呢,一人一句没完没了了是吧。”我被沈佳灵跟沈嘉鸿一人一句给搞蒙了,听他们的对话似乎刚才那个要对我动手的高冷女身份还不简单

    而且还不太在乎军方势利,这就让我更加好奇那女的身份了,不过这两兄妹聊天根本就不管我,一人一句完全不顾我的感受,我再也忍住了就在沈佳灵想要就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打断了她。

    “还是我来说吧。”沈佳灵跟沈嘉鸿两人对视了一眼就见沈嘉鸿说,“周凡兄弟应该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些隐藏在世界背后的势力吧。”

    沈嘉鸿看到我双眼微米也答他的话又继续说:“那些隐藏的很深的势力我不说了,那也不是我们能接触得到的,但我能了解到的有三方势力最好不要轻易得罪。”

    “你继续,不用管我。”沈嘉鸿话说到一半就直勾勾的盯着我,不过我也知道此时我的脸色不算好,因为沈嘉鸿的话让我想起了当时在幽冥玄府古天寒跟我说的话,“这世界还是有很多能杀你的势力和人存在的。”

    沈嘉鸿古怪的瞟票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要说的又继续道:“现在国内各个大城市里面的商业或者一些大企业都是一些大家族在把持着,虽说明面上都是某某集团,某某企业,某某公司。

    其实私底下却是一家独大就好比我们家,有上上辈爷爷他们坐镇,别的势力轻易不敢得罪我们,还有在上海跟我们有一样实力的谢家和林家,他们家族都是上上辈老爷子那代人打下来的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