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黑袍老道的恐怖
    男人吐了口痰,眼皮也不抬的说:“瞅把你惦记的,那山上除了死人骨头能有啥宝贝,一帮城里人啥也不懂,回头进了死人山,有他们受的。”

    农妇择完韭菜,站起身正要搭腔,眼角扫到门口有个人影,正眼一看,一个年轻姑娘背着个大包站在门口。

    “妮儿,你站俺家门口做啥,”农妇在围裙上擦擦手走上前问。

    农院里一院子鸡,鸡粪的味道冲人,白晶晶耸了耸鼻子:“大娘,我想打听打听,你们知道这村里有没有旅馆招待所啥的,能住人。”

    “庄里有个招待所,你沿着这条路直着走,走到头再往右拐就看着了。”

    白晶晶道过谢,向招待所走去,身后传来农妇的说话声:“嘿他爹,又来一个,还是个俊闺女来。”

    又?这村子还有其他人?白晶晶心下有些诧异,不会也是来倒斗的吧?

    村子不大,没走多久就看到一个大院,水泥墙上用红油漆写着招待所三个大字。红色的大铁门半敞着,白晶晶往门内走了两步,探头看看:“有人么?”

    简陋的水泥院里摆着几张桌子,角落里有个狗窝,一只杂毛白狗躺在那睡的四仰八叉,有一张桌子上摆着些饭菜。白晶晶凑上前一看,菜都没动过,可是人呢?

    这时身后传来杂沓的脚步声,还夹杂着男人的说话声:“这一趟出来这么久,连点酒味都没闻过,今天可得好好喝一场……”

    白晶晶转过身,从门外进来三个男人,为首的是个胖胖的毛寸头,肉鼻子小眼睛透着股喜庆劲,手里还拎着两瓶酒。跟在后面的是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穿着件灰色罩衫,隐约透出肌肉的轮廓,长相帅气,留海下,若隐若现一道浅浅的疤痕,增添了几分神秘和沧桑感。

    再后面是个大胡子的中年男人。

    三人看见白晶晶都是一愣。大胡子挤上前来,堆着满脸笑,操着一口口音严重的普通话:“姑娘,住店啊?”

    白晶晶点点头:“对,你是老板么,多少钱。”

    “一天五十。”

    白晶晶从腰包里掏出钱包和身份证:“要押金么?”

    “不用,这没那么多讲究。”大胡子边说边领着白晶晶往屋里走,进屋是个小门厅,大胡子从柜台摸出一本厚薄子:“姑娘,你在这登个记,这是钥匙,你就住左手边第二间吧,我姓周,你就叫我周大哥吧,有什么事就找我。”

    白晶晶登完记,托了托身上的背包向房间走去,周大哥叫住她:“哎,姑娘,正好响午了,你也饿了吧,把东西放下一块吃点吧。”

    “不用了,不用了!”白晶晶摆摆手,腼腆的笑了笑。

    “这村子里没有饭店,你也不能饿着吧,都是自己做的饭菜,别客气,就多双筷子的事,院子里那两个也是住这的客人。”周大哥十分热情。

    白晶晶见状也不好再推辞,她一向不善言辞,最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

    招待所不大,房间还挺干净,被褥床单都是七八十年代的大花喜鹊的样式,有一种土里土气的亲切劲。

    白晶晶把背包放好。洗了洗手准备去吃饭。她早上走的急没吃饭,村子又偏僻不通车,她一路找过来早就饿坏了。

    周大哥看见白晶晶过来冲她招招手:“来,姑娘,过来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也是住这的客人,胖的那个叫周朋朋,这个是余昊。”

    白晶晶礼貌的点点头:“你们好,我叫白晶晶,你们叫我晶晶就好。”

    周朋朋一笑,露出一排牙肉,本来就小的眼睛一下子就挤没了,透着种贱萌贱萌的喜庆劲:“晶晶你好啊,你叫我朋朋就行。”

    余昊说:“晶晶姑娘,我看你刚刚背了那么大一包,是来旅游?”

    白晶晶说:“对,我是背包客。”

    周大哥闻言看了看她:“你这么漂亮的一小姑娘,孤身在外多不安全啊,你家里人放心么。”

    不等白晶晶回答,周朋朋嬉皮笑脸的说:“周大哥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是潮流,现在好多小姑娘小伙子都做背包客,这个就叫做说走就走的旅行。”

    周大哥摇摇头:“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现在社会这么乱,小姑娘自己一个人还是小心点的好。”

    白晶晶笑了笑没说话。周大哥也就是随口絮叨了一嘴,也没指望白晶晶搭腔,顺着这个话茬就谈起了前几天谁家的儿子在外面犯了事,谁家的闺女嫁不出去。

    可能有白晶晶一个女孩子在,三个人这场酒喝的很是拘谨,白晶晶胡乱的塞了几口,识趣的早早退席,把空间留给他们。

    白晶晶进屋往床上一躺,浑身的疲惫一下子得到了舒解,天花板的一角有一块黄色的暗斑,像是被雨水浸过,她盯着那块暗斑深深的叹了口气,刚刚一凑近那两个男人就闻到身上的土腥味了,那个叫余昊的肯定不简单,身上一定带着功夫,看来这俩人目的也不单纯啊……这一趟怕是难了。

    想到这白晶晶掏掏出手机点进短信栏盯着一条短信看了半天。下定决心一样咬住嘴唇,不行这个墓绝对不能让出去!她还急着用钱呢!错过这个墓再找下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房子隔音效果不好,能听到院子里推杯换盏的欢笑声。白晶晶听着余昊几人的笑声,眼神暗沉,看来她等不了了,只能趁天黑,先走一步,进墓看看情况!

    打定主意,白晶晶也不纠结了,从包里照出一包安神胶囊,合水吃了,准备睡觉,为晚上夜探养精神。

    余昊把喝醉了的老板送回房间,周朋朋收拾完桌子,拿了点剩骨头去喂狗,小狗摇着尾巴吃的很欢,周朋朋挠了挠狗的脖子,小狗兴奋的抬高头“呜呜”只叫。

    余昊送完老板回来,看见院子里逗狗的周朋朋,蹙眉道:“朋朋,别玩了,来进屋我跟你说点事。”

    周朋朋揉了把狗毛,站起身回房间,一推开房门就看见余昊在凳子上抽烟,周朋朋往床上一瘫:“昊哥,咋了。”

    余昊说:“朋朋,刚刚那姑娘八成也是个倒斗的,而且很可能也是冲着山里那墓来的。”

    周朋朋蹭一下坐起身:“就她?不像啊,看着挺柔弱一小姑娘啊,还是一个人。”

    余昊弹了弹烟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什么景也没,她一小姑娘跑这来干嘛,看她下盘,像是个带功夫的,而且你注意她手腕上带着的那个木镯子没,是个有年头的东西,那木料现在难找的很,八成是墓里带出来的。”

    周朋朋摸了摸脑袋:“那怎么办啊,要不拉她入伙?不是是个将军墓么,规模应该不小,正好咱也正好缺人手。”

    余昊凝神沉思片刻,点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余昊出面去跟白晶晶谈。

    “晶晶姑娘?”余昊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有些疑惑,难道出去了?

    余昊刚转身要走,门开了,白晶晶睡眼朦胧从门里探出头来:“怎么了?”

    “这么晚打扰你睡觉了,我想跟你谈点事,能进去么?”余昊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晶晶,淡淡问道。

    她睡觉的时候不知道压到什么了,脸上压出几道红红的花纹,短发压得有些翘,显得十分稚气。

    白晶晶把余昊让进门,心中有些忐忑,他怎么先找上门来了……

    白晶晶稳了稳心神,抢先开口道:“你想谈什么啊?”

    余昊环顾了一下四周,在床沿坐下,说:“对,入伙。我们已经踩过点了,是个大墓,我们人手不够,你要不要考虑跟我们搭伙,反正你也是冲那个墓来的,按咱们盗墓行的规矩,同行走冲,要么后来者退,要么搭伙一起干,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白晶晶有些犹豫,虽说临时搭伙,在盗墓行里很常见,但是到底自己一个孤身女子,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到了这斗里,真要有点什么事情,黑吃黑自己也只能认栽,但是如今对方都找上门来了,自己要是不答应,对方一定会防备,这个斗就倒不成了。

    白晶晶踌躇不定,转念又想到那条短信,不由得狠下心,得!富贵险中求,这一票干了!

    白晶晶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盒软中华,给余昊递了根,说:“来,余昊哥。”

    余昊一挑眉,也不推辞,淡淡一笑接了过来,任白晶晶给他点上烟,这架势就是要答应了。

    白晶晶抿嘴问道:“不知道这搭伙怎么个分法。”

    余昊叼着烟笑的有些痞气,连尊称都省了,亲热的喊道:“晶晶,我们也不坑你,就按人头分,我跟周朋朋七,你三,你看怎么样?”

    白晶晶咬咬唇,考虑了一会:“成,干!”

    两人一拍即合,约定好明天一早就动手。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收拾整齐一起进山。据说在这山里葬了一个大将军,这位大将军生前是杀人如麻的主,下葬时吩咐手下在他墓前杀了三百个战俘,做活人祭,血染十里,从此山里就传言闹鬼,这山就成了村民口中的死人山,再无人敢靠近。

    山里常年无人踏足,荒草长得半人高,好在前两天余昊他们已经来过几趟,在他的指挥下清理出了一条小道,三人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