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2
    第二天醒来,神秘男人早已不见,苏迷慌乱穿上衣服,打开房门的同时,对面房间的房门,突然打开。

    是慕容琛和林锦予!

    苏迷再次见到他们的那一瞬间,是惊慌,是厌恶,是憎恨的,甚至还有一丝丝报复后的快-感。

    他不干净了!

    她也不干净了!

    而慕容琛,见到苏迷脖子上明显的痕迹,闯进靡靡气息尚未消弭的房间之后,完全丧失了理智,将林锦予赶出了房间,强迫了苏迷!

    只要想到心爱的女人,第一次给了别的男人,慕容琛顿时恨意丛生。

    事后将苏迷带回别墅囚禁,日-日夜夜啪啪啪,各种言语辱骂,身心凌-虐。

    直到苏迷怀孕,慕容琛找人抽取胎儿绒毛,进行胎儿亲子鉴定,孩子是他的之后,两人结了婚。

    但苏迷,还是死在了产房里。

    林锦予买通了一个小护士,将慕容琛婚后与他叉叉欧欧的视频,送给她看,结果情绪激动,大出血死在产房,只留下一个畸形儿。

    当慕容琛知道所有的真相,找几个黑人爆了林锦予的菊。

    最后,守着因为做亲子鉴定而成长畸形的儿子,孤独终老。

    ……

    “叮——寄体记忆接收成功。”

    “女主的心愿:与心爱之人,幸福美满的在一起。”

    苏迷猛地睁开眼睛,光线昏暗的酒店长廊,入目眼帘。

    紧接着,某些暧昧的啪啪声,传入她的耳畔。

    很显然,身后房间里的男男主人翁,俨然就是慕容琛与林锦予。

    但是女主的心愿,是什么鬼?

    上辈子被虐成那个鬼样子,这辈子还想要和慕容琛在一起!

    苏迷摁了摁眉心,觉得有些头疼,眼下是慕容琛中药后,第一次与林锦予发生关系的场所。

    这样破系统,好死不死让她回到这个尴尬的时间点,真的也是醉了!

    苏迷回头看了眼紧闭的302房间,敛着眼睫,思索了一瞬,转身大步的离开。

    “宿主,你要去哪,赶去阻止他们啊!”

    脑中传来系统059焦急的声音,苏迷脚步停顿了片刻,随后重新举步,进了电梯,来到酒店的大堂。

    她才发现,这间酒店,是情-趣主题的酒店。

    慕容琛的智商,还真是呵呵了,竟然听信林锦予一己之言,以为他们之间真的是意外。

    但在此之前,苏迷想要证明一件事情。

    于是走到前台,看着相貌清秀的男接待,咬着唇说道:“大哥哥,你好,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你能帮我么?”

    男接待礼貌的笑道:“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那个302房间的林锦予是我的男朋友,我前两天跟他吵架了,今天听他朋友说,他带着别的女孩来开-房,所以想问你一下,他们入房登记人中,是不是真的有个女孩子?”

    男接待有些犹豫,毕竟客人入住的信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苏迷可怜兮兮地道:“大哥哥,我只是想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女孩而已……。”

    男接待见苏迷我见犹怜的模样,心软了软,手指按了几下鼠标,随后笑道:“办入房登记的是两个男人。”

    苏迷立马喜笑颜开,清雅温婉的小脸,多了几分惊艳,看的男接待一愣一愣的。

    只听见她借机问道:“那他是什么时候预定的房间?”

    “今天中午。”男接待下意识的说了出来,随后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大哥哥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们拉钩。”苏迷笑眯眯的伸出小拇指,小模样很是可爱。

    男接待伸出手,随后笑着说道:“要不要我带你过去,找你男朋友?”

    苏迷摇摇头:“不用了,既然都是男人,那我就‘放心’了,谢谢大哥哥,我先走了。”

    走出了酒店,苏迷上了出租车,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原文中,慕容琛是傍晚六点跟同学一起唱ktv的时候,被一个学姐下了药,但林锦予却在中午就预定好了房间,分明是早有预谋。

    苏迷想起以前约会时,慕容琛偶尔会带林锦予,但他的行为举止中,从未表现一丝对慕容琛特殊爱慕的情感。

    哼,果然是个深藏不漏的家伙!

    “宿主,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本系统,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脑中再次响起系统059的声音,苏迷看了眼司机师傅,在心里对系统说道:“苏迷的心爱之人,不一定非得是慕容琛,我保证会完成女主的愿望,你放心罢。”

    “可是……。”

    “没有可是,即便我不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苏迷,但我想,如果她有选择的话,不一定会跟一个双性-恋在一起,只要最后让她与心爱之人幸福生活,任务就算完成了,如果你有异议,要么换你过来完成任务,我不会有任何异议。”

    系统059一阵无语,头一次见到这种宿主,拽的二五八万似得。

    “既然没有异议,请你在我需要的时候再出现,ok?”

    “知道啦。”

    ……

    苏迷在半路买了些东西,回到苏家大宅,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

    直到第二天一早,手机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苏迷看到是慕容琛打来的,二话不说,直接挂断,关机。

    没过一会,房门被敲响:“迷迷,起来吃早餐了。”

    是苏母的声音。

    苏迷故意压低嗓子,语气低沉又沙哑:“妈,我不想吃,你们吃罢。”

    苏母担忧问道:“迷迷,出什么事了么?刚才阿琛打到电话,说你不接他电话。”

    “我没事,就是有点头疼,睡一觉就好了,妈,你帮我向学校请个假罢。”苏迷懒懒趴在床上,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带着哭腔说道。

    “迷迷,要是阿琛欺负你,你就告你妈,妈一定会替教训他。”

    苏母知道自家女儿的性子,只要有不开心的事,就会关屋里睡一觉,谁劝都没有用,但到第二天就好了,所以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

    再说另一边,慕容琛一醒来,就觉得头疼如针扎。

    与此同时,某处因为一阵紧缩,传来又痛又快-慰的难耐爽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