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9
    苏迷之所以给顾凉砚三天之约,是知道这三天里,慕容琛会因为愧疚,一直在医院里照顾林锦予。

    其实原文中,林锦予只是发了点小烧,醒来见到慕容琛后,才耍了手段,故意将病情弄糟,结果换来慕容琛的三天陪伴。

    苏迷只不过故意点些特辣的食物,给一向不吃辣的林锦予吃,让他辣昏过去,成全了他而已。

    毕竟原文中,林锦予可是故意不涂药膏,不吃药,让伤口与病症严重,差一点丢掉半条命。

    苏迷的手段,算是仁慈的了。

    果不其然,苏迷与顾凉砚刚走出巷子,慕容琛就打来电话:“迷迷,锦予需要住院几天,我……。”

    “刚才不是说不严重么,怎么会还要住院,锦予到底什么病,要不我过去医院一趟罢。”苏迷满含担忧的说道。

    慕容琛一听苏迷要过来,心中一惊!

    如果医生告诉她真实的情况,那还得了!

    慕容琛连忙阻止道:“迷迷,锦予这里我会照顾的,你一个女孩子,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了,我只是去看看他而已。”

    慕容琛看着昏迷的林锦予一眼,想了想,随便编了个理由:“他长了痔疮,不希望你来看他。”

    “呃,哦,既然这样,那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听到这理由,苏迷也是醉了,只好顺了他的意。

    慕容琛这才松了一口气,又道:“迷迷,我已经打电话给学校请了假,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苏迷挂了电话,抬头就见顾凉砚一脸不高兴的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算是罢,毕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怎么,这样就没有信心打动我了?”苏迷笑着揶揄。

    顾凉砚轻佻眉眼,一手拥住苏迷的肩,痞痞笑道:“等着瞧罢,未来的日子里,我一定迷得你不要不要的。”

    苏迷抬手捶了他一记,朝一边的角落里努了努嘴:“先是把雇用小混混的钱,交了再说,我先回家了。”

    说完,苏迷招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

    当天,慕容琛将林锦予换到高级私人病房,从医院回到家,收拾了洗漱用品以及衣物,立马又赶回了医院。

    原本想见苏迷一面,谁知苏母说她不在家,说是跟朋友一起看电影了。

    慕容琛也没多想,只要她不来医院,他对苏迷都是放心的。

    毕竟苏迷性子温婉保守,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

    而那一边,光线昏暗的电影院包厢里,苏迷正吃着爆米花,喝着可乐,有滋有味的看着电影。

    电影讲的是七年之痒的夫妻中,男人背着妻子,在外面有了小三,却因为对妻子仍然有爱意,不愿意离婚。

    后来一次阴差阳错,妻子碰巧在酒吧厕所里,见到自己的丈夫与小三媾-合,一气之下,拿起旁边的烟灰缸,打伤了男人。

    结果在酒精的驱使下,男人错手将妻子活生生淹死在马桶里。

    事后,将妻子伪装成酒后呛死,双双逃离,回到小三家中继续啪啪啪。

    当晚有人发现报警,但酒吧厕所本来就是混乱糜-烂的地方,正好厕所附近的监视器也坏了,警方完全无法判定到底谁是凶手,结果成了一桩悬案。

    第二天男人醒来,看到小三家中大量的激素药物,这才发现小三,原来是个变性人。

    之后收到警方通知,男人领回妻子的尸体,而当尸检证明妻子怀有身孕时,男人当场醍醐灌顶。

    家中三代单传,男人又是少精症,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妻子却被自己弄死了。

    最后,往日美好的一幕幕,顿时浮现在眼前,男人彻底悔悟,抱着妻子痛哭不已。

    ………

    “如果你是那个妻子,你发现自己的丈夫有了小三,你会怎么样?”顾凉砚看着苏迷,迟疑的问道。

    苏迷喝了口可乐,笑眯眯说道:“割了他的作案工具,让他身败名裂,永远沦为世人的话柄。”

    顾凉砚一噎,显然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狠。

    苏迷抓了几颗爆米花,填进嘴里,讥笑了一声:“男人选择背叛爱他的女人,跟别的女人或男人发生关系,就相当于亲自拿着一把刀,狠狠捅-进女人的心口,比起男人,女人的狠,九牛一毛而已。”

    下瞬,眼前倏然一暗,嘴里含-着的爆米花,被人咬掉一半,顺带扫了下她的嘴角。

    紧接着,苏迷听到顾凉砚,无比认真的说道:“我顾凉砚此生只会有你苏迷一个女人,不管是七年,还是七十年,只有你一个。”

    心跳,不可设防的倏地停止,随即猛地剧烈跳动。

    苏迷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扯唇道:“像你这样有资本的男人,今后自然会有很多女人或男人,想要爬上你的床,下下药,灌灌酒什么的,什么招都会有的,毕竟人心不可测。”

    多少个小说狗血梗,开头或中间都是醉酒,或中了药,男女才发生关系的。

    顾凉砚弯了弯温润的眉眼,含笑看着她:“无论去哪里,我都会随时打包带着你,他们不会有机会。”

    苏迷不可避免的抿唇轻笑,抬手推了推他:“走开啦,不要挡着我看电影。”

    知道自己的回答,她很满意,顾凉砚眉眼染上前所未有的笑意,看的苏迷一愣一愣的。

    下一瞬,唇齿被强势掠夺,苏迷口中的爆米花,都被顾凉砚给热情的吻化了。

    直到苏迷快要喘不过气来,顾凉砚才放开她。

    整个过程中,苏迷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到他腿上的。

    直到,顾凉砚轻咬着她的耳垂,隐忍说道:“迷迷,快点跟他分手,嗯?”

    苏迷回过神,这才发现,臀下的某处在蓬-勃叫嚣着。

    “臭流-氓,你们男人是不是除了想要做这种事,就没别的事可干了?”

    顾凉砚身形一僵,只要想到慕容琛,也像他这样吻过苏迷,甚至做了更加亲密的事,他心里突然难受酸涩的厉害。

    为什么他不早一点遇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