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奴妃翻身大作战6
    “通知青城掌门,让他来国师府接人。”凤无殇淡然吩咐。

    冷诀怔了怔,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中,半含几不可察的迟疑,欲言又止的颔首:“是,冷诀明白……。”

    “想说什么?”

    从始至终都未睁开眼,甚至连睫毛都没有动的凤无殇,淡然开了口。

    冷诀见状,斟酌了片刻,这才出声道:“她全身功力尽失,筋脉被人强行逆改,恐怕这辈子都无法习武。”

    凤无殇沉默一瞬,轻描淡写阐述道:“欠青城掌门的人情,只管替他找到人或尸体便是,其他的,皆与我无关。”

    似乎觉得这些事,已经超过自己的管辖范围,冷诀淡淡颔首,而后闪身消失。

    国师府,东院客房。

    苏迷静静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若有所思。

    此时虽然改变男主强迫原身,得到藏宝图的剧情线,但,若想免去赠予朝臣,成为亵-玩之物,她还是必须借助国师凤无殇的势力才行。

    但是,一边要攻略渣男主,一边要勾-搭禁欲国师,另一边还要帮助夜祀承登上皇位,那她,要在这个位面呆多久?

    “原则上讲,宿主只要在原文女主死亡前,完成女主的心愿便可。”系统059突然说道。

    苏迷重新梳理了剧情,开口道:“一年?”

    “对,理论上不错,只要在一年的时间内,你完成所有的任务,就会自动脱离寄体。”

    “好,我明白了,只是这张脸,能不能恢复原样?”苏迷蹙眉。

    心知无论哪个世界,都是看脸的,这幅猪头模样,显然让她寸步难行。

    “宿主,你可以借助这个位面的药物恢复,如果本系统贸然在短时间恢复,会让人怀疑的。”系统059一板一眼的说。

    苏迷轻叹:“明白了,退下罢。”

    系统059听她这口气,立马不悦了:“本系统想退才能退,请不要指使本系统做任何事。”

    “哦,今早那场激-情戏,看的如何,还想不想看?”

    “当然想。”系统059下意识的点头。

    苏迷挥挥手:“那就快撤,本姑娘下次传唤你的时候,就是你再次看好戏的时候。”

    系统059挥一挥衣袖,离开了。

    只是苏迷不知道,系统059下一回看的戏,竟然是她跟凤无殇的床-戏!

    ……

    另一边,夜凌绝与念如烟疯狂缠-绵了大半天,精疲力尽才方休。

    事后那滋味,简直难以形容。

    直到第二天,夜凌绝才扶着腰从凤澜院走出来。

    抬头一看,原本凤澜院三个烫金大字,变成了黑漆漆“疯人院”三个字。

    夜凌绝立马找来了孟传:“怎么回事?”

    孟传哪里知道,只好如实禀道:“属下马上就去查。”

    夜凌绝不知想到了什么,摆摆手:“算了,让人重新做块牌匾,派人监视苏迷在国师府的动向,再找几个贴心的侍俾,照顾好如烟。”

    “是,王爷。”

    孟传颔首,刚想离去,夜凌绝突然叫住他,拿出一个瓷瓶交给他。

    “找机会将药给苏迷喂下。”

    见到那血红瓶身,孟传瞳仁微微一缩,下一刻便将瓷瓶接过来,转身离开。

    ……

    苏迷在国师府整整呆了三日,除了喝汤药就是吃丹药,差点成了药罐子,但始终没有遇到大名鼎鼎的国师。

    这日用过午膳,苏迷拿起面纱遮住青紫的脸,来到后院花园里散散步,消化消化食儿。

    国师府占地面积虽然很大,但也不至于能迷路。

    可苏迷只是逛了一会,也不知怎么的,就在后花园里转晕了头,找不到出去的出口。

    眼见阳光灿烈,如今又是炎炎夏日,苏迷步伐有些着急,不一会就出了一身汗。

    “哗啦啦……。”

    一道轻微的水声,传入苏迷耳中,她耳尖微微一动,顺着声音就走了过去。

    须臾,一望无尽的莲池,映入眼帘,苏迷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扬,妩媚凤眸中漾起层层愉悦涟漪。

    然而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

    定睛一看,只见满池莲叶繁花间,一道修长精瘦而挺拔的身影,浑身裹着轻薄白纱,透出白皙胜雪的光洁肌肤,在热烈光线的照射下,反射出晶莹剔透的淡淡光晕。

    苏迷不由屏住了呼吸,脚下却不小心碰到了石子。

    轻微的声响,引得池中人蓦然回首。

    一张难以用任何词语形容的,风华绝代的惊世容颜,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出现自己面前。

    那一瞬,苏迷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好似眼前所有的画面,都成了他美丽容颜陪衬的既视感,唯有那一抹素白,才是最为鲜活而耀眼的,美得令人惊心动魄。

    苏迷的心底深处,突然涌出一种熟悉又陌生的触动,使她呼吸都差点忘记了。

    就这般一瞬不瞬的,望着池中的男人,眼底很快泛起浅淡水光。

    她觉得,他给自己的感觉,很熟悉……

    苏迷不知道的是,因为新的任务,系统059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将上个位面中她对顾凉砚的情感,大大缩减了很多,如今只剩下隐隐的触动而已。

    “不知此处是禁地?”

    裹着白纱的美男,淡然出声,丝毫没有做出掩盖自己身体的动作,只是神色清冷看着她。

    苏迷这才反应过来,快速调整情绪,轻咳:“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是禁地。”

    “你右手边半米距离的牌匾上,写的很清楚,眼神不好?”

    凤无殇的神色很淡,淡到几乎没有表情,但若是熟悉凤无殇的人,只看他微微紧绷的下巴,便知道他已然动了怒。

    苏迷距离他有些远,自然看不到。

    等按照他所说,在旁边看到禁地两个字,苏迷挑眉道:“我这不是还没进入你的禁地的范围么,你眼神不好?”

    凤无殇薄唇微抿,轻慢吐出一个字:“滚。”

    可是苏迷不但没有滚,甚至做出连她都想不到的事情。

    只见下一刻,她直接坐在岸边,快速褪去鞋袜,将双脚浸泡在莲池里:“嗯……好舒服哦,真是凉快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