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奴妃翻身大作战8
    这渣男主到底是有多自大,以为所有女人,都愿意让他睡?!

    如她所愿?

    她此时连弄死他的心都有,他怎么还不如她所愿,还不去死?

    “宿主,本系统严重警告你,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绝不能杀掉男主,就算完成任务之后,也只能借别人的手,或是让男主选择自杀,总之,你绝对不能亲自动手。”

    系统059的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

    苏迷顿时无语,心想不弄死他,使劲捅他好几刀,或者让他变成太监,总行了罢?

    某些阴暗的想法,一闪而过,苏迷眼看清白即将不保,立马急声道:“你赶紧将这个恶心的男人,从我身上弄下去。”

    “抱歉,本系统不能干涉原文人物的一切行为。”

    “那你想办法,把凤无殇给我找过来,要睡,老娘情愿让他睡!”

    夜凌绝昨日刚啪过念如烟,今晚就过来啪她,大爷的,她简直就要恶心死了!

    是了,念如烟……

    苏迷想到拖延夜凌绝的好办法,当即对系统059说道:“我不管你是用绑的,还是怎样,必须把凤无殇带过来让老娘睡,否则,我现在就咬舌自尽,什么狗-屁快穿,咱们一拍两散。”

    “我擦,你这个坏宿主,你竟然敢威胁本系统,你以为本系统真的怕了你,你信不信,本系统现在就把你彻底抹-杀!”

    系统059发怒了!

    “来啊,抹啊,杀啊。”苏迷此时自身难保,情况紧急,骨气大大的有。

    系统059气的小脸通红,紧接着就断了联系,消失不见了。

    苏迷想他定会妥协,心下松了一口气。

    可是下一刻,当她意识到自己浑身赤果,任由夜凌绝上下其手,甚至产生诡异的感觉时,头脑立马炸了。

    苏迷拼命隐忍着那股异样,大喊道:“你爱的不是念如烟么,为什么要碰我,你不怕她怪你,我怕她杀了我啊!”

    听到“念如烟”三个字的时候,夜凌绝手上的动作,倏然一顿。

    但下一刻,他邪冷勾起唇角,嗤笑道:“醋了?放心,本王得了你的身子,自然不会放你不管的。”

    说着,手上停下的动作,更加肆意。

    苏迷“唔”一声,浑身颤了颤。

    夜凌绝低低嗤笑:“还是那么敏感。”

    一些脸红心跳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急速涌溢,苏迷满面酡红,迷离凤眸中却越发幽凉,双手死死抓紧缎面被单。

    夜凌绝快速褪去腰带、亵裤,上身却衣着整齐的欺身而上。

    而此时,苏迷蓄足了力量,一鼓作气,猛地抬起一只脚,狠狠踹中夜凌绝昂-扬而致命的部位——

    夜凌绝完全想不到苏迷会有这招,一点防备都没有,硬生生承下这用尽全力的一踢,当即闷哼一声,痛的他冷汗都流出来了!

    他看着因为力道过大,摔下床榻的苏迷,皱眉低咒:“该死……。”

    “谁人该死,不知若是帝君知道,王爷深夜造访国师府,意欲欺凌我府上无辜女子,又会作何感想?”

    温凉淡漠的悦耳清音,打断夜凌绝的低咒。

    紧接着,一袭白衣外笼紫纱的凤无殇,推门而入,走到床榻前,扯了被子,紧紧将苏迷裹住。

    苏迷见到凤无殇的那一刻,稍稍放了心。

    但见他面无表情的清冷神色,她又开始担心,这幅软绵绵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强睡了凤无殇?

    “系统,能不能让我恢复体力?”

    一般的媚-药发作,女人不都是力大无穷,饿虎扑食么,她软成一滩水又是什么意思?

    “放心,他会自愿睡你,你自动倒好就行。”系统059没好气说道。

    “你怎么做到的?”苏迷好奇的问。

    系统059这次开启的是语音模式,在苏迷看不见的地方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道:“总之天机不可泄露,你不要问,只管闭上眼,享受便是。”

    苏迷翻了翻白眼,如果可以,她情愿不做这种事好么?

    “能不能将我的灵魂暂时抽取,我不想感受那些过程。”

    “当然不行。”系统059激动而坚定的说。

    此时的苏迷,已经被药力折磨的神智不清,没有察觉系统059语气中的紧张,只是依偎着凤无殇,迷迷糊糊闭上眼睛。

    夜凌绝见到别的男人,抱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女人,胸腔中涌溢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之感。

    但理智告诉他,这里是国师府,是凤无殇的地方,他不能让他抓住自己的把柄。

    左右凤无殇是个清心寡欲的,应该不会碰苏迷。

    夜凌绝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这样自我安慰了一番,微眯了眯眼,便忍着疼痛,狼狈离开。

    凤无殇垂着神色清冷的眼眸,目光沉静望着苏迷青紫的面庞。

    然而,视线落在半露半遮的胸前春-色,暧-昧的指痕与吻痕的时候,琥珀色眸底,失而复得之意味,转瞬即逝,随之取代的,俨然是无尽寒凉阴鸷的冷光。

    拦腰将苏迷打横抱起,走出厢房,转眼来到禅室:“退下,不准任何人进入。”

    “是。”来自暗处一道沙哑的声音,低沉响起。

    须臾,禅室重新恢复了寂静。

    凤无殇将苏迷放到冰床,拿掉她身上的被子,舀起一瓢冒着丝丝寒气的冷泉水,一点点的淋在苏迷身上。

    若是被旁人看到,定是惊得膛目结舌。

    传说中千百金难求一瓢的冷泉圣水,眼下却被凤无殇用来清洗苏迷的身体!

    但凤无殇丝毫没有感觉自己在浪费,只是魔怔般清洗着,那些异常碍眼的痕迹,力道无所察觉的加大,连深陷昏迷的苏迷,都忍不住痛吟出声:“嗯,疼……。”

    凤无殇好像听不见一样,手上的动作,未有丝毫停顿。

    直到用冷泉将那些痕迹,以及苏迷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位,全部洗刷干净,凤无殇才缓缓褪去白色长袍,倾身将浅粉衾薄的唇,深深吻住那异常红润的唇瓣上,辗转吮-吸。

    与此同时,精致如玉雕般的修长玉指,在滑腻白嫩的身体上,重新留下属于他的专属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