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奴妃翻身大作战10
    苏迷直接手脚并用,攀附在凤无殇身上,双脚紧紧夹住他的腰:“不要放手,别放手,我怕。”

    虽然心里知道池水不深,但被凤无殇突然这么一拽,着实吓到了苏迷。

    凤无殇何尝不是。

    被苏迷这么一抱,如此亲密无间的紧贴,瞬间令他浑身紧绷了起来。

    但是令凤无殇更加厌恶的是,他竟然因为她简单的一个动作,清晰感觉到下腹骤然一热,势不可挡的慾望,逐渐煎熬着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显然,缠在他身上的苏迷,也清晰感觉到了。

    心知刚开荤的男人惹不得,她也不想在重温一次那种诡谲的感受,立马条件反射蹦下来,将赤果的身体,藏在池水里。

    凤无殇见她这样,又将视线落在苏醒的某处,眉头皱得更紧。

    他将身体浸入水中,对视看着苏迷半晌,随后吩咐冷诀,给苏迷找来了衣裳。

    两人来到花厅,已经是一刻钟之后。

    苏迷见到不比自己大多少的林绍时,神色一瞬间怔愣,随即疾步跑过去,一把抱过他:“师傅,师傅,迷儿好生想念你。”

    迷儿?

    凤无殇闻言皱眉,显然对苏迷亲昵的口吻,以及过分亲密的动作,感到有些不满。

    林绍眼见自己的徒儿,不但没有消瘦,反而容颜越发娇艳,眸子稍显深了深,紧紧回拥着苏迷,终是放下心来。

    然而,美人在怀,不过短短几秒钟。

    但见下一瞬,一只精致修长的玉骨手,快速扯住苏迷腰间的布料,将她拽回自己怀里,凤无殇淡淡开腔:“三日后,乃黄道吉日,我将迎娶她过门。”

    林绍以为自己听错了,急忙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凤无殇没有回答,显然觉得自己说的很清楚,完全没有重复的必要。

    可懵逼的不止林绍一人,苏迷也是一个。

    “这么快,你可要好好想清楚?”

    说实话,苏迷怕他会反悔,又怕他另有阴谋。

    毕竟,苏迷觉得,凤无殇怎么看,都不像喜欢她的样子……倒有点想要杀了她的样子。

    清晰将苏迷眼底的防备捕捉,凤无殇温凉勾着唇,在她唇上蜻蜓点水,落下一吻:“我想得很清楚,我的小夫人。”

    一吻下来,除了凤无殇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一瞬间,震惊僵硬成石雕。

    苏迷且更甚。

    正当她想着,这凤无殇是不是个精分的时候,凤无殇再度开口道:“我家小夫人虽然是林掌门的爱徒,但男女终是有别,林掌门日后要多多注意些才是。”

    苏迷这下更加说不出话了。

    这强势口吻中,诡异的占有慾,以及昭显自己地位的意味,又是怎么一回事?

    “迷儿此时还在守孝期,不能嫁给任何人。”林绍显然接受不了这一事实,急忙开口,刚要扭转眼前的局面。

    他的迷儿,怎么可以嫁给别人?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守孝乃是祭奠双亲,感谢其养育之恩,有心则诚,但此时,迷迷已是我的女人,或许腹中还怀了我的孩儿,我相信苏将军苏夫人在天之灵,一定不希望迷迷白白跟着我,却没有个名分罢?”

    “……!”林绍表示完全震惊。

    “……!”苏迷表示,凤无殇真特么会睁眼说瞎。

    昨晚刚啪,今日就怀了?

    他以为自己是神枪手?

    但无论如何,任何人都不能左右凤无殇的决定,于是不到半日,整个龙奚国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国师,三日后要迎娶苏迷之事。

    ……

    “当真?”

    “属下句句是真,此时整个龙奚国子民都已知晓。”

    “啪——!”

    一声巨响,顶级汝瓷茶盏,应声而脆,紧接着,一滴滴鲜血,落到地面上。

    “凤无殇,他怎么敢?!”

    好一个凤无殇,原本敬他几分,他竟然敢碰属于他夜凌绝的女人,他绝不会放过他的!

    夜凌绝目光阴鸷,冷戾瞪着头破血流的孟传:“传本王的命令,速速召麻姑回来。”

    “是,属下遵命。”孟传丝毫没有在意额头上的伤,转身走了出去。

    孟传走后,夜凌绝双眸失神,看着破碎的汝瓷茶盏,心中似乎失去最为重要的东西一般,钝钝生疼……

    另一边,原本怎么改第二日都会变成“疯人院”的凤澜院,此时已经改成念烟阁的厢房里。

    念如烟听完翠云回报的话,直接气的摔了平日最爱的珍贵瓷瓶。

    “他竟然为了苏迷,将麻姑从万里召回?”

    “是啊,麻姑此时在巫族,正帮着东巫王抢夺王位,这关键的时刻,王爷竟然要将她召回来,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翠云知道此事,也是愤愤不平。

    念如烟眸光闪了闪,侧头对翠云耳语了一番。

    只见翠云很是为难的皱眉:“这样不好罢,若是本王知道了……?”

    “他知道便知道,又能耐我何,麻姑是我的亲姑姑,出面帮他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若是他敢对不起我,我必然不会让他好过。”

    “是,小姐。”

    ……

    国师府。

    苏迷看着背后青色印记的藏宝图,忍不住犯了愁。

    依这守卫松懈的国师府,夜凌绝若是再过来一次,恐怕到时候夜凌绝想做些什么,她连个抵抗的能力都没有,连这藏宝图,都有可能被他发现。

    如果有什么办法,把这图暂时消除掉就好了。

    思及此,苏迷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人。

    苏迷连忙穿好衣衫,来到凤无殇的禅室,敲响了房门:“叩叩。”

    “何人?”

    “夫君,是我啊,迷儿。”

    听这没皮没脸的话,凤无殇拈指坐禅的身子僵了僵,但下一刻还是让苏迷进了禅室。

    “何事?”凤无殇简言意骇的问。

    苏迷发觉凤无殇又恢复往日那般清冷模样,皱着眉斟酌片刻,徐徐开腔:“相信我之前在夜凌绝身边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

    “不知道。”

    凤无殇只是动了动唇,就噎的苏迷生生将接下来的话,卡在喉咙里。

    苏迷稳了稳心神,索性直截了当:“他对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前朝皇陵里的宝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