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奴妃翻身大作战13
    “带着姑娘来的啊……。

    苏迷挑眉,意味深长“哦”了一声,突然想起原文中,夜凌绝好像带寄体来过这里,所以她才莫名其妙受寄体的影响,带刘子墨来这里么?

    垂眸冷嗤一笑,既然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那只好想办法让寄体快点死心了。

    苏迷看向店伙计:“今晚我不希望被打扰,所以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有钱好办事,再麻烦也愿意。

    店伙计走后,苏迷看着渐深夜色,慢慢笼上白雾,回头看向刘子墨。

    “我既然买下你,那便是你的主人,虽然不用你干什么大事,也不用你付出肉-体,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此生只能认我一人为主,不能帮任何人做任何事,你能答应么?”

    刘子墨完全看不透苏迷在想什么,更不知意欲何为?

    但正如她所说,她买下他,他便是她的,

    只要不危及自身,那他便随她所说,在她身边做一个小小的仆人。

    “好,我答应。”

    苏迷满意点头,看着下等房的凉席床榻:“你先歇着罢,今晚我们不回去。”

    之所以开下等房,是不想跟夜凌绝的人碰见,而此时夜深寂静,若是离开,马蹄声估计会引起王府侍卫的注意,此处距离国师府又那么远,他们不可能走回去,只能暂住一晚。

    不过,她是不会让夜凌绝、念如烟他们睡个安稳觉的。

    苏迷小心翼翼打开房门,四处找了找,最后在不起眼的后院角落里,找到一袋红薯面粉。

    抓了几把,又顺手拿了一些稻草,转身回房。

    见刘子墨还没睡,索性拿着笔墨和纸,叫他过来帮忙:“会画画么?”

    刘子墨原是前朝罪臣之子,本来是要发配边疆,后因容貌隽秀,被无良官差变卖给人贩子,之后又卖到鬼市。

    虽然很久不碰笔墨,但一手精湛画功,却没有生疏。

    “要画什么?”刘子墨执笔问道。

    苏迷拿过纸张,比了比长宽高,让刘子墨在特定的范围内,画出她所形容的女人模样。

    没过多久,一张栩栩如生的画像,出现在她面前。

    “不错,画的真好。”

    苏迷用嘴吹了吹,又让他将红薯粉粘在画像上,自己便动手编制着什么……

    另一边的上等房内。

    热水激荡,男子粗重的喘息,与女子的娇-软轻吟,交织纠缠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闷哼声沙哑响起,念如烟死死扣住男人宽阔的肩头,身子随之猛地颤抖了起来:“凌绝,绝,我好爱你……。”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夜凌绝的延长快-感。

    不知想到了什么,精致眉头皱的紧紧,随即抽身而出,简单替念如烟与自己清洗了一下,将她抱上床榻,自己也在旁边躺了下来。

    这时,一只软绵的手,缓缓攀上他胸膛两颗茱萸,轻撩细捏着。

    夜凌绝似乎还陷在方才的烦恼当中,皱着眉,一把抓住她的手:“乖如烟,今晚辛苦了,早点歇着罢。”

    “绝,你不想要我?”念如烟咬着唇,一副我见犹怜模样。

    夜凌绝看着外界所仰慕的冷清仙子,对自己却这般低微神态,心想,或许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

    但不知自己是怎么的,方才与她极尽缠-绵,最后释放的那一刹那,脑中竟然浮现出另外一张女人的脸,而那个女人,竟然是苏迷!

    想起苏迷,夜凌绝又是不甘心,又是愤怒。

    一直说喜欢他爱他的女人,竟然转眼间,嫁给了别人?

    念如烟见他若有所思,不禁娥眉倏皱:“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一般的男人,都不喜欢女人疑神疑鬼,也不喜欢女人动不动就问爱不爱的问题,夜凌绝亦是如此!

    原本以为念如烟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但随着他纳妾,还是留宿别的女人那里,她总是问出这种问题,甚至私下处理了,因拉拢朝中要臣而纳的妾室。

    他知道那些事,但他并不怪她,他们十几年感情与真心,她是爱他才所为。

    他答应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便不会负她。

    夜凌绝这样对自己说,随即一个翻身,扛起她的脚,猛地一顶,正中主题……

    这时,一道若有若无的诡谲“滋滋”声,突然响起。

    夜凌绝与念如烟闻声望去,只见原本关上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一张着了火的狰狞鬼脸,倏然从浓浓白雾中隐现而出,张牙舞爪朝他们飞来——

    只是这么一瞥,念如烟便瞳仁紧缩,吓得大叫了一声,连忙抱住夜凌绝。

    夜凌绝从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

    但是当他看到那“女鬼”熟悉的脸时,神色倏怔:“母妃——?!”

    “不是我,不关我的事,不要来找我,我什么都没看见……!”念如烟一听到夜凌绝口中的称呼,立马将头埋在他怀里,浑身抖成了筛子。

    夜凌绝紧皱眉头:“如烟,你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念如烟只是重复着口中的话,像入了魔怔一般。

    夜凌绝思忖片刻,刚要将视线放到那“女鬼”身上,却发现,那“女鬼”竟然凭空消失了,连门窗都关的好好的!

    他猛地推开念如烟,推开窗一看,浓浓白雾中,什么都没有。

    与此同时,后院角落里。

    苏迷踩着刘子墨瘦弱的肩头,将木棍小心收起来,又将编制的孔明灯式风筝的手线掐断,顺着风放飞。

    一切做好之后,苏迷拉着刘子墨,快速回了屋。

    “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那房间里住的可是龙奚国的王爷。”刘子墨心有余悸的插上门闩,气喘吁吁看向苏迷。

    后者坐下来,倒杯茶水,一口喝完:“怕什么,我夫君是国师,他不敢对我怎么样。”

    话音一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苏迷赶紧放下茶杯,将刘子墨拉过来,让他爬在桌子上,自己则站在一旁,一边借位动着腰,双手一边在下面猛拍巴掌。

    见刘子墨一脸懵逼,苏迷一巴掌狠狠拍在他的后腰,同时,一脚踢中他的小腿。

    “啊——!”双层重击之下,刘子墨尖声痛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