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龙套玩转娱乐圈21
    女人愈发灿烂慵然的笑靥,君莫深只觉得心脏骤缩,似乎被锥子重重一击,血管里的血液,寸寸冷凝成冰,身体蔓延着前所未有的疼,极尽寒冽的冷。

    他启唇,沙哑唤了一声:“迷迷……。”

    见他满眼受伤与疼痛,苏迷逼着自己狠下心,弯唇妩媚笑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跟子乾先失陪了,君总请随意。”

    看着她毫无留恋的背影,君莫深忽然一阵前所未有的心慌,好似自己不拉住她,她就要彻底退出她的生活一般。

    双手早已比大脑快了一步,一把扣住她的手腕,言语满是祈求之意:“迷迷,不要走。”

    不要不理他,不要留他一个人……

    苏迷顿住脚步,却没有回头,淡淡的嗓音,泛着疏离凉薄的冷意:“君总,请放手。”

    可君莫深不但没有放手,手上的力道更加重几分,死死拽着她,生怕她会从他身边逃跑。

    君子乾饶有兴致挑眉,笑着将君莫深的手拿开:“小叔,请对女士温柔点,你弄疼她了。”

    说完,便带着苏迷继续前行,进入宴会的中央。

    在君子乾的介绍下,苏迷与各界知名人士交谈,优雅得体的样子,很快赢得所有人的赞许欣赏,期间不乏传来欢声笑语。

    君莫深阴沉着一张俊美的脸,冷鸷看着苏迷谈笑风生的样子,心痛得攥起了双拳。

    然而握住的,只剩下空空如也,却不再是她柔软的手。

    ……

    为了撑场子,苏迷特意挑选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没过多久就有点吃不消。

    因为是新鞋,脚腕好像也磨破了皮,借着去洗手间的当空,处理了一下,等她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走廊上满目阴霾的男人。

    苏迷礼貌冲他点点头,便移开视线准备离开,结果没走一步,就被他牢牢扣住了腰身,紧紧抱在怀里。

    “迷迷,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不要不理我,不要无视我,好不好?”

    听到他沙哑痛苦声音的那一刻,苏迷的心,不由自主软了下来。

    但之前被打脸的不信任,不得不逼着自己,狠心将他推离:“君总,宴会上的有心人很多,被人发现了,我很难在娱乐圈混下去。”

    面对苏迷的冷淡,君莫深的心似乎又被人狠狠刺了一刀。

    但她口中的有心人,显然就是指君佳琪,于是他皱着眉解释道:“我跟佳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从小看着她长大,只把她当侄女,绝对没有任何男女之情。”

    “那她呢?”苏迷冷笑讥诮:“你既然有能力坐上堂堂总裁的位置,想必不是蠢人,还是你眼瞎,看不出她喜欢你?”

    君莫深怎么会不知道,可就是因为那一点亲情,让他选择了装糊涂。

    但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在苏迷面前承认,否则她一定认为,之前他替佳琪反驳,含了不清不楚的感情。

    君莫深努力组织最合适的词语,来表述自己的意思:“或许这其中有误……。”

    结果“会”这个字还没说完,苏迷眸色倏凉,扭头就走。

    却不想重返会场的时候,迎面一个人突然撞了上来,那人手中的酒全洒到自己身上,同时又在苏迷微微受惊的目光下,向后踉跄了一句,狠狠跌倒在地上。

    杯子破碎的声音,一下子就把四周的目光吸引过来。

    苏迷怔然看清楚摔倒的女人,眉目更是寒凉。

    君佳琪刚想说什么,视线忽然落在苏迷身后,面色微变,但随即可怜兮兮的说道:“小叔,她故意撞我,你要替我做主。”

    人群中的君子乾,见到地上的君佳琪,立马毫无形象跑过来,将她打横抱起。

    他狠狠瞪了苏迷一眼,低首关切道:“佳琪,你没事罢,有没有哪里伤着?”

    这苏迷可是君子乾带来的女伴,如今这一幕不是打苏迷的脸,又是什么?

    听着四周窃窃私语的议论声,苏迷优雅勾着唇笑道:“君小-姐,你觉得我九十多斤的小矮子,今天头一次穿了恨天高,会把壮硕的您,直接撞飞出去?”

    君佳琪身高一米七五,原本不胖,但快穿者显然很享受寄体的生活,多吃了些,发了福。

    苏迷大实话令她动了怒,精致温然的脸,有些刻薄狰狞。

    “你才壮硕,你才碰瓷,故意撞了我,不道歉还污蔑我,真是没有教养!”

    眸色偏冷的君莫深,从苏迷身后走出来,君佳琪立马咬着唇,小鸟依人蜷缩在君子乾怀里,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小叔,我崴到脚了,好痛……。”

    眼角的余光,清晰捕捉男人的神色,苏迷心间莫名揪了一下,微疼。

    但下一刻,君莫深却揽上她的腰,冰凉透骨的声音响起:“佳琪,给迷迷道歉。”

    “小叔!”君佳琪完全傻了眼,一连悲痛:“是她撞了我耶,为什么要我道歉?!”

    君莫深冷冷扫了眼她裙上的酒渍:“道歉,别让我说第三遍!”

    她刚想反驳,苏迷再度出声:“我撞了你,身上却一点酒渍都不沾,君小-姐,你说是我有特异功能,还是您故意碰瓷?”

    君佳琪立马反应了过来,不禁一阵懊恼,却紧闭着嘴,打死不道歉。

    “抱歉,舍妹还小,有些顽皮,迷迷不要在意。”君子乾勾着唇,虽是说着道歉的话语,却没有一丝歉意。

    苏迷弯唇笑道:“没关系,只是小女今天刚满二十,舍妹应该也有二十四岁了,您作为大哥,也该教教她最起码的教养才是,您说呢?”

    君子乾嘴角僵硬一瞬,随即歉意颔首,抱着君佳琪离场。

    一场闹剧下来,原本以为苏迷会被君子乾打脸,却不想剧情来了大反转,好几个豪门子弟,不禁对她更有兴趣了。

    然而出尽风头的苏迷,却在君子乾离开之后,不见了踪影。

    昏暗旖-旎的花园阳台上,君莫深紧紧将苏迷抱在怀里。

    “我承认,我是知道佳琪对我的心思,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对她只有那一点亲情,迷迷,我喜欢的爱的想要携手同渡余生的,只有你一个,迷迷,原谅我,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