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8
    池中美男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湿透襟袍,紧紧贴附肌理紧实且分明的性-感背肌上。

    穿了却比不穿,还要诱-人三分。

    满头银丝白发如云,一横通体剔透的紫玉流光簪,束于脑后,只留几缕银丝,凌乱垂落。

    苏迷看着眼前这番盛景,不由呆住。

    然而下一瞬,池中美男似察觉到什么,微微侧着脸,妙目间净水皎月,盈着细碎粲然流光,幽幽朝她这边望来。

    淡淡月光下,精雕细琢堪称完美的侧颜,浮现苏迷两抹眼帘。

    东方凛!

    苏迷呼吸微微一滞。

    这好像……是她第二回偷看男人洗澡了。

    不过到底都是一个灵魂所支配,连洗澡的习惯也一样,都要穿着贴身襟袍入浴。

    苏迷暗自偷笑,却见东方凛看着她所在的方向,幽幽出声:“过来侍奉本仙尊沐浴。”

    心中猛地咯噔一下。

    这是被发现了,没有罚她,还让她侍奉他洗澡?

    苏迷猛地抬手拧了拧脸颊,一阵痛意传来,她这才发觉自己并没有做梦。

    东方凛见苏迷那副懵然模样,眉头微蹙:“愣着作甚,还不快过来。”

    “来了,来了,师尊莫急,弟子这就过来伺候您。”苏迷将手中干净的衣物随意一放,迈着小细腿,急忙跑进泉池中。

    谁知刚跑到东方凛跟前,就被眼前热血沸腾的一幕,差点闪花了眼。

    露鬓如裁,肤若碎玉堆雪,眉眼如画胜谪仙。

    额际与鼻尖染了些晶莹水泽,勾勒出璀璨夺目的美玉莹光,而后缓缓流下,沿着红润微翘的花瓣唇、天鹅般优美脖颈、暗地生香的锁骨、雪白而沟壑分明的结实腹肌,一路往下,渐渐消弭……

    奈何生为人,何以不为水。

    苏迷脑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化作那几滴晶莹透明的水,一亲芳泽。

    东方凛修长玉指轻拢,将尺寸可观的某处遮掩。

    正要开口那瞬,却见苏迷鼻下流出两管可疑的鲜红:“你又流鼻血了。”

    说罢,他不由皱眉,为何他会说“又”?

    苏迷这才如梦初醒,抬手抹了一把鼻下,果然见血了。

    夭寿哟,为什么每次看美男洗澡,都会流鼻血,她的定力,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抱歉师尊,弟子不是有意的,只是这临近伏天,弟子,弟子最近有些上火而已。”苏迷急忙解释。

    东方凛虚指一抬,苏迷只觉得浑身五感通凉,甚是清爽。

    原本热血沸腾的血气,瞬间被他生生压下,鼻子也不流血了。

    这么牛比,敢情日后中春-药也不怕了,东方凛完全就是行走的灵丹妙药嘛!

    “师尊好生厉害,弟子都不流鼻血了,师尊,弟子来给您擦背罢。”苏迷一脸殷勤迈步跑过去。

    自打多次被凤无殇嘲笑,她便学了游泳,所以并不惧怕池水深太深。

    苏迷三两步来到东方凛面前,本想给他留个好印象,想要朝他作一揖,却不想脚下被突兀的石头一绊,脑袋直直栽了下去——

    无法呼吸的泉水中,苏迷条件反射抱住面前的物体,唇边却感觉某种软软的东西,在逐渐转硬。

    整个脑袋陷入水中,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

    苏迷抱着面前的物体,猛地一使劲,借着力量直起了身子。

    等她意识到自己抱着的物体,与刚才软软转硬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苏迷整个人瞬间懵比了:“师尊,弟子不是故意的,真是不是故意的!”

    然而下一刻迎来的,却是东方凛无情地一拂手,将苏迷直接扫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正值夏季的大伏天,苏迷原本就打算,洗了澡就早些回去睡觉,为了省麻烦,只是穿了比较薄的衣衫。

    此时这么被水一浸湿,全身的布料,都紧贴在苏迷身上。

    而东方凛这个角度看过去,清晰看到苏迷平坦的上半身,与空荡的下半身!

    东方凛眉眼一冷,沉声道:“你是女人?”

    苏迷还未回答,东方凛大手一挥,她全身的衣衫,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尼玛,连她用来裹胸的布都没了!

    随着紫光一闪,东方凛已然来到她的身边,手中幻化出寒冽利剑,对准了苏迷的喉咙:“想怎么死?”

    苏迷见他一副被自己强女干的模样,心中不由暗笑。

    敢情这是她看了他的身子,亲了他的弟弟,所以恼羞成怒了。

    苏迷微微后撤了撤脖子,满脸诚挚凝视着他,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想……爽死,师尊可否满足我,这唯一的要求?”

    “放肆!”东方凛幽沉眸子,倏然一冷,挥剑便刺向她。

    说时迟那时快,朗朗星空中,突然降下一道紫色的闪电,将东方凛手中的剑刃生生劈断!

    苏迷刚召唤了系统,谈好价钱,准备兑换“瞬间转移”的技能,不想突遇眼下这一变故,不由愣住了。

    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指着天空说道:“看到了没,我是上苍赐予你此生唯一的女人,不能打不能骂还不能杀,你若逆天而行,势必下一道天雷就会劈中你,让你魂飞魄散。”

    平生还是头一次被人威胁,东方凛冷冷一哼:“你觉得本仙尊会怕?”

    苏迷闻着他身上靡丽香气,不由乱了乱心神。

    她后撤了撤身子,难涩着喉咙说道:“你不怕,我怕,我怕你死,我不想你死,从你将我救出火场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你了,师尊,不,阿凛,我喜欢你,喜欢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

    “是么?”

    苏迷的真情告白,只换来东方凛冷淡的疑问。

    下刻,他骤然逼近,大手搂住苏迷的腰身,冷然道:“既然如此深爱,若是本仙尊让你去死,你可愿去死?”

    嘴角微僵,喉咙不由滑了滑。

    苏迷抬手扣住他的手腕,覆于心口:“只要阿凛舍得让我死,我又有何惧?”

    东方凛静静凝视着她,近乎窥测般想要看透她的内心。

    虽是无果,但却能从她满眼诚挚与浓情爱意之中,看出她并无虚言。

    心房最为柔软的那一处,似被无形戳中,东方凛身心一动,扣在苏迷心口的手,无意识的微微合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