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16
    凤澜儿得到男配绀离的精-血之后,想着男主还关在九幽冥狱中受焚刑,于是询问了女配系统。

    “男配一共有几个,东方凛现在跟女主结成仙侣,应该算是男配罢?”

    凤澜儿不会告诉系统,她是看中了东方凛的美色,所以不管他是不是男配,她一定要睡了他!

    女配系统:“东方凛不算原文的男配,目前,剩下的男配只有祀誉一人。”

    经系统这么一说,凤澜儿才想起来,一直重伤未愈的祀誉。

    可是,祀誉的那玩意不是废了么?

    那她要怎么采集精-血,总不会要她先把他治好,再采集罢?

    “商城有什么东西,可以治疗他的病症么?”

    女配系统:“有是有,但祀誉是此位面攻略的男配,针对各方面规定,宿主不可以对攻略对象使用,并且提醒宿主一句,宿主的任务是攻略男主男配,东方凛不是男配,宿主最好作死不要招惹他。”

    系统越是这么说,凤澜儿越是心生痒痒。

    只要想起东方凛那副禁欲冷清的模样,想要得到他的慾望,越发浓重起来,她挡都挡不住。

    此时只是这般一想,她觉得自己都禁不住shi-了。

    但想着还有重要的事情没问,于是静气凝神,压制下那难耐的慾望,出声问道。

    “明日我要前去冰焰池,那玩意你帮我想办法搞定,还有祀誉的病怎么办,总不能他一直不好,我就要一直待在这里罢?”

    女配系统:“冰焰池主要试五根是否清净,宿主商城兑换一枚‘绝情丹’便可,至于祀誉,宿主只能学习此位面的医术,为他治疗。”

    凤澜儿很是烦躁:“我比较在行虐死女主,抢男主和男配,要我学医术,我搞不来。”

    “那宿主可以为男配寻找神医,替他诊治。”女配系统也是为她操碎了心。

    却见凤澜儿听完后,直接一脸不耐断了连接,最后还嫌弃系统太没用,连这种事都要她费神。

    ……

    次日,当苏迷得知凤澜儿成功过了冰焰池的试炼,并没有感到意外。

    毕竟她的系统这么牛比,什么技能都有,保持短时间的五根清净,完全是轻而易举。

    而眼下,她已经找到当初纵火之人绀离,如今只要找出他的真正身份,并阻止他的计划,再让温言爱上自己,那任务便完成了。

    只是,温言自从上回知道她的身份之后,她再也没有收到,有关男主好感度的提醒。

    因为上回拒捕,温言对她的好感度,从83分又下降到80分。

    苏迷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温言面前刷刷存在。

    但此时,温言人还在九幽冥狱,她只能等他出来后,再去探望。

    苏迷想起上次绀离出现在温言寝房中,心想那里面必定是有什么东西,是绀离想要的。

    而温言两日后就服刑结束,苏迷心想,绀离不是今晚,就是明晚,必定会再探究竟。

    于是当晚,趁着东方凛沐浴的时候,苏迷向那名叫孟泰的外门弟子,交代了一声,便出了碧霄宫,来到温言的别院。

    不得不说,修真界的修仙者确实很牛,原本烧成渣的房屋,不到半月便恢复如新。

    苏迷找个偏僻的角落躲起来,隐去身上的气息,等待着绀离的到来。

    直到脸上被蚊子咬了好几口,绀离却连人影都没有。

    眼见已到深夜,苏迷生怕东方凛发现,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道绯色身影,出现在温言的院子里。

    苏迷不由翻了翻白眼。

    大晚上穿着这么显眼的衣衫,就不怕被人发现么?

    不过想想也对,温言平时并不喜与旁人太亲近,院子里连个照料的人都没有。

    绀离这番正大光明的进来,就算被人发现,也会觉得只是一个徒弟进师傅的院子而已,不会往其他方面去想。

    苏迷屏住呼吸,眼见绀离径自推开寝房的门,连门也没关便走了进去。

    她当即念出隐身符,小心翼翼跟了过去。

    见绀离来到一副水墨画前,直接朝画中人面部的位置,虚指一点。

    紧接着,墙壁后传来轻微的一声。

    原本水墨画中的人形,倏然脱离画卷,印在墙壁上,随即淡金色光芒大盛,墙壁突然开启一道暗门。

    绀离闪身而入,苏迷紧跟随后。

    走过一条昏暗长廊,苏迷跟着绀离来到藏宝室的门口。

    绀离便默念口诀,石门应声而开,下一瞬,满室各类珍宝与神器,映入眼帘。

    等他进去一小会,苏迷才轻手轻脚走进去。

    这时,绀离走到一处奇异造型的灯盏面前,指尖召出一道幽幽诡异火焰,像似要去点燃那盏灯。

    苏迷定睛一看,那火焰,显然就是当初焚烧别院的幽幽之火!

    但她却有些莫名,绀离潜入密室就是来点灯的,还是那盏灯有什么神奇之处?

    只见绀离尝试了十几次,那盏灯还是没有点燃。

    苏迷认真的想,这灯盏的神奇之处,或许就是……怎么点,也点不着。

    良久,直到绀离尝试了近百次,还是点不着的时候,苏迷更加确认自己的想法。

    “该死,为什么就是点不着?!”

    懊恼声赫然响起,绀离恼上心头,抬手便要拍碎那灯盏——

    然而下一瞬,一道红光乍现,绀离捂着自己的手,硬生生退了好几步,猛地大吐一口鲜血。

    苏迷立马惊了!

    一个灯盏都这么厉害?

    这时,绀离似察觉到什么,抬头四处望了望。

    苏迷当即捂住嘴,屏住呼吸。

    绀离见室内并无任何异样,抬手念了口诀,使出清洁术,将地上血迹,全部抹除,随后看了那灯盏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苏迷一时好奇心作祟。

    待他前脚离开,她来到那灯盏面前,指尖迸出小小火苗,想试试能不能点燃。

    谁知下一刻,赤色火苗一闪,绀离试了上百次都没成功,她却一次就把灯盏给点着了。

    苏迷一怔,但也不敢多呆,张口就给它吹灭,快速离开。

    只是,连苏迷自己都没有发觉,当点燃那奇异灯盏的瞬间,眉心隐现出一抹火焰印记,而后转瞬即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