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27
    凤澜儿瞬间懵比了!

    她不应该是在空间里,跟特意变成男人的狗系统啪啪啪么,怎么会突然啪回到了这里?

    “狗系统,到底怎么回事?!”

    女配系统:“宿主突然被不可违逆的力量,强行逆改召回位面,我也追查不到那力量的来源。”

    凤澜儿大怒:“狗系统,要你有什么用?赶紧给我找件衣服披上!”

    被凤澜儿强行要求,变成男人满足她的女配系统,立马就不开心了,直接掐断了连接。

    睡都睡过了,竟然说它没用,它再也不要理,这种过河拆桥的无良宿主了!

    “狗系统!”

    “系统君。”

    “亲亲系统~~。”

    凤澜儿意识到系统生气了,立马改变了语气,可任凭她怎么召唤,女配系统再也没了响应。

    而就在这时,一道紫金光芒一闪,赤身露体的凤澜儿,立刻被捆仙绳,从脖子到脚,一丝不露的紧紧绑了起来。

    众人回头一看,却见召唤出捆仙绳之人,并非他们的仙尊。

    而是一只手捂住东方凛眼睛,一只手做出召唤手诀的苏迷!

    被所有人行注目礼的苏迷,松开东方凛的眼睛,侧着脸小声问道:“他们这么看着我做甚,有什么不妥么?”

    “没有不妥。

    说罢,东方凛一记幽冷眼眸扫过去,众人皆纷纷收回目光。

    苏迷觉得在场男女弟子们,似乎带着某种暧-昧与妒忌的意味,又想起自己似乎与东方凛发生关系之后,才能使用他专属的法器,立马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她抿唇轻笑,主动攀上东方凛的手:“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左右你是我男人,我是你女人,咱们名正言顺。”

    “嗯,你说的对。”东方凛垂着凤翎睫羽,眼底闪过一丝宠溺的意味。

    下一瞬,见苏迷眉眼微弯,东方凛娇嫩的花瓣唇,亦跟着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倾世笑颜。

    在场所有的人,都被眼前养眼的一幕,夺去了目光。

    温言却死死攥着袖中的手,竭力压抑着内心剧痛,以及急剧迸发的熊熊妒火。

    凤澜儿虽然好美-色,但想着命更要紧,立马可怜兮兮向温言求救:“师傅,你快救救澜儿啊,澜儿是无辜的,师傅一定要相信澜儿。”

    温言对上凤澜儿满眼诚挚的模样,竟有一丝动摇:“那你且说说,自己到底哪里无辜,又为何会突然失踪又出现?”

    凤澜儿一喜:“澜儿按照古书上的法子,用自己水系灵根,以双修之法治疗师兄,不知道他为何会暴毙,但澜儿怀疑,凶手定是那拥有古镜之人,故意栽赃于我。”

    温言刚张了张嘴,却见东方凛已冷然开口:“古镜是本仙尊的。”

    凤澜儿一噎,但随即满眼恶毒看向苏迷。

    一定是这恶心的女主搞的鬼!

    “师傅,澜儿或许不是这个意思。”

    苏迷冷冷看向温言,讥诮冷嘲道:“小言还真是爱徒如女,但她可不一定把你当做亲爹,而且背着你跟兄长搞在一起,甚至栽赃陷害过我这个曾经的‘弟弟’。”

    温言怔了怔,蹙眉问道:“栽赃陷害你的,不是小珍么?”

    苏迷暗自翻了个白眼,随即冲外殿唤了一声:“孟泰。”

    话音一落,只见孟泰匆匆从外殿走了进来:“拜见仙尊,拜见……。”

    “免了。”苏迷抬了抬手,直截了当地道:“把你听到的,看到的,全一丝不漏的告诉咱们温仙师。”

    孟泰颔首,随即看向温言,将当初凤澜儿让小珍如何找到他们,如何设计陷害苏迷,然后凤澜儿又是在事后,如何追杀他的一系列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众人皆是大惊:“真是没有看出来,此女竟然如此狠毒!”

    苏迷扫了眼一脸阴沉的凤澜儿,复又看向温言:“如此这般,你还想如何替你的爱徒狡辩?”

    温言沉痛闭了闭眼。

    苏迷冷冷勾着唇,立马下了命令:“来人,将此女……。”

    “师傅,当年你说过的,无论我犯了什么错,你都会保住我,师傅,救我啊!”凤澜儿一见事情败露,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之前温言曾许诺她的事。

    苏迷眉头轻蹙。

    却见温言倏然睁开眼睛,当即单膝跪地:“师傅,千错万错都是徒儿的错,是徒儿教导无方,才让他们铸成大错,恳请师傅饶过澜儿一回,徒儿愿意一力承担所有的责任。”

    好一朵圣父大白莲!

    苏迷竟然完全无言以对。

    “不要问本仙尊,问你师娘,她的意思,就是本仙尊的意思。”东方凛淡凉疏离,徐徐开腔。

    温言紧抿着薄唇,看向苏迷:“恳请迷……师娘饶过澜儿一回,怎么说,她也是你曾经的师姐……。”

    “师姐?”

    苏迷冷冷勾着唇,眉眼倏凉:“作为师姐会用尽心机陷害我?温言,我不是你,做不到你所谓的神慈佛心。”

    “那你也不能赶尽杀绝,怎么说都是一条人命啊。”温言静静看着苏迷,眼底竟泛着微微失望之意。

    苏迷简直就要气笑了。

    “那我呢?当初你们又是怎么看着我身陷火场,见死不救的?你此时跟我谈赶紧杀绝?”苏迷冷冷嗤笑,满胸腔的极致酸涩之感,压都压不住。

    温言对上苏迷微微红润的双眼,心中一阵剧痛:“迷儿……!”

    话音未落,下瞬便被一股强悍的力量,狠狠甩飞出殿外。

    紧接着,东方凛无尽森凉的声音,冷厉传来:“青木,收了此女身上的通行符篆,挑了她的手筋脚筋,丢到毓舟山外的冥海里!”

    东方凛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惊。

    整个毓舟山的人都知道,那冥海里,有各种凶兽海妖。

    平日里连他们这些修仙之人,都不敢靠近,此时凤澜儿一个废人掉进去,那绝对连渣都不能剩啊!

    青木亦是一惊,但下刻便遵从东方凛的命令,将凤澜儿带了出去。

    待东方凛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蹙着眉,双手捧住苏迷的脸颊:“除了本仙尊以外,不允许你为任何人,有任何的情绪,明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