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5
    威廉近乎完美的笑容,愣是僵硬了一瞬。

    但随即,便加深了笑意:“怎么会呢,小猫咪,你这样怀疑我,实在让我太伤心了。”

    “真的没有?”苏迷挑眉轻嗤。

    “当然,我可以发誓,绝对没有!”

    话虽这样说,但在苏迷似看透人心般的目光下,威廉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

    苏迷冷眼看着他,又看一眼厕所门口:“我自己出去就行了,麻烦你把厕所门口的污渍,弄、干、净。”

    说完,拿起一瓶矿泉水,在威廉脸上表情快要崩塌的时候,大步走了出去。

    她刚离开,威廉快速扭头一看,但见厕所门前木质地板上,已然有几根泡面与油渍。

    威廉一阵懊恼,但更气愤在苏迷面前,以往那些撩-妹的手段,竟然全都不管用。

    他不由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是否下降了?

    ……

    原女主有夜跑的习惯,苏迷也喜欢健身。

    拿着矿泉水,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先散步走了一会,做做热身运动,随后开始慢慢起跑。

    半个小时后,苏迷跑完了几千米,开始恢复慢走状态,准备折返回家。

    然而就在走到一处巷子口,一道鬼魅黑影,突然闪身而出,大手紧紧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拖进巷子里。

    “唔!”

    苏迷使劲挣扎,迅速曲起手肘,重重朝身后之人的腰侧攻去。

    那人只是低低一笑,微微侧身的同时,紧紧扣住她手臂,猛地反剪于背后,轻轻朝前一推,直接将苏迷按墙上。

    男人缓缓的凑近,优雅到极致的贵族腔调,在耳边低声响起:“小猫咪,把你家里的男人赶走,或者你搬出去,选择一个,嗯?”

    听这声音,苏迷立马认出他是那名叫“修”的男人。

    但因为被捂住了嘴巴,她示意让他松开自己。

    修沉吟一瞬,放开了她。

    而就在这时,苏迷反手一记手刀,凌厉袭向修的脖颈,与此同时,快速的出右脚,就要踹向他的下三路。

    修慢条斯理勾着唇,丝毫没有防御的动作。

    然而,猩红的红唇,只是轻轻动了动,苏迷的身形,便猛地一顿。

    来自强大力量的灵魂束缚,让她无法再进一步行动,而原本袭击的动作,却在她强行收回手的那瞬,不小心碰落男人头上的兜帽。

    昏暗幽深的巷子里,柔和月光,一缕缕倾洒。

    清晰映出男人过分病态苍白,却完美到极致的妖异面容。

    而与之相反,他那艳色靡丽的诡谲红唇,如同鲜血般涂抹渲染,给人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视觉冲击。

    但最为特殊的存在,具有致命吸引力的,却是他那双深紫浓郁近乎墨色,恍若镶上满天璀璨繁星辰光的极美眼眸。

    仅仅一眼望去,就能感觉到,那其中蕴着一股神秘古朴的蓬勃力量,在无形牵引着她……

    当苏迷回过神时,赫然发现自己正侧着头颅,将白-皙的脖颈奉在他的口下。

    心下猛地一惊,她快速后退了一步,心跳扑通扑通的狂跳,似要跳出她的心房。

    修慢条斯理勾着红唇,抬手扣住了她的下巴:“真是有趣的小猫咪,你可是第一个挣脱魔魇禁-锢的人类。”

    苏迷扯着唇,轻笑:“既然有趣,那就别动不动对我出手,要是一不小心被你弄-死了,你以后不是就要无聊了。”

    修微微一怔,但随即绽开一抹妖异惑人的笑意:“有趣,真是有趣。”

    “我知道,你刚才已经说过一遍了,不用再重复,我正值二十岁的大好年华,耳朵不聋,听得见。”苏迷痞痞挑眉,很是不以为然。

    男人定定看着眼前两片粉色的唇,一张一翕,轻吐出有趣的话语。

    少女鲜活富有生命力的神采,犹如一记强心剂,注入他的心房。

    那一刻,修无比清晰感觉到,已经沉寂几百年毫无生机的心脏,出现一种微微波动的错觉。

    与此同时,原本一脸痞气的苏迷,突然感觉到心下莫名一悸。

    那感觉极淡,很不明显,甚至在她想去仔细辨别的那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苏迷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想法。

    只见下刻身随心动,抬手就勾上他的脖子,将唇凑近,轻轻碰触那妖异如血的红唇。

    极轻的吻,带着小心翼翼的意味,触碰之后,很快的离开,甚至连一秒的时间都没有。

    然而这一吻,对于修来说,却在一瞬间,在内心激起了惊涛骇浪。

    那原本死寂的心房,竟然……再次产生了波动。

    不是错觉,而是真实发生的。

    修的视线,静静落在少女微抿的唇上,脑中想起在那无人的角落里,彼此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她热情肆意啃-噬着自己唇的情景。

    这一次,不同上次的强烈。

    却让他清晰感觉到,那柔软,香甜,温暖的感官,就像一根带着电流的羽毛,瞬间激起他全身的神经。

    一种莫名而极致的渴望,令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但随着那香甜的气息,心痒难耐的慾望,终是彻底击垮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做出遵从意识的行为。

    就在苏迷离开的那瞬,一只手骤然扣住她后脑勺,男人浓烈炽醇的气息,强势掠夺那粉润诱-人的唇。

    她猛地睁大双眼,近乎呆滞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

    刚想要伸手推开他,修猩红粗粝的舌,已经强行撬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闯-进她的领地,席卷每一寸柔软温热的腔壁黏-膜。

    苏迷没想到,一个单纯试探的吻,竟然变成一记缠-绵悱恻的法式深-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胸腔中的空气,一点点被消耗光,抑或者说,是被男人全部吞噬了去。

    眼见快要因为缺氧而昏厥,苏迷终是下足了力道,猛地去推他:“唔,放开!”

    然而她的抵抗,并没有令修放开她,反而是愈发强烈凶-猛的掠夺。

    平生第一次,对一个人类,产生那么强烈的慾望。

    不够。

    还不够。

    如此美味的“食物”,好想将她全部吞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