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8
    少女婉转柔糯的轻吟,犹如脆弱小奶猫般,在威廉心里轻轻挠撩着。

    他不适咽了口唾沫,突然觉得喉咙一阵干涩,抬手拿起桌上的血包,仰头大口大口的吞咽入腹。

    可即使如此,威廉还是觉得很渴。

    “嗯……疼,别咬。”隔壁的房间,突然传来少女抽气的痛吟声。

    威廉内心深处,猛地被那一记娇嗔,激起了强烈的慾望,只是瞬间,某处便起了生理反应。

    他懊恼皱眉,垂眼看着那一大团,伴随着耳边萦绕的吟声,仿若魔音穿脑般,在逐渐腐蚀他的神智。

    威廉伸出手,拉开拉-链,大手紧紧握住自己。

    他闭上眼,想象着少女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手上的速度与握的力度,逐渐加剧。

    直到过了良久,随着隔壁少女微喘的呼吸,威廉猛地加快手速,终於在一道压抑沙哑的闷哼声下,释放了自己……

    另一边的房间里。

    修抬手摸-着苏迷柔滑中长墨发,清晰听见威廉压抑的闷哼声。

    原本隐着宠溺柔色的深紫近墨双眼,梭然迸射一抹森冷幽光。

    ……

    吸血鬼白天睡觉,苏迷想着自己正好也在假期,于是起身拉上遮阳窗帘,便重新回到床-上,抱着他一起睡。

    对于她的做法,修感到有些意外。

    毕竟他们认识还不到三天,她对于自己这个陌生男人的碰触,却如此亲昵和习惯?

    若说是她天生迷糊的可以,她一眼就看出自己的想法和认知。

    若说她心机极深极重,那双澄澈的眼睛,对他却没有一丝恶意,而且她浑身透着处-子芳香的气息,不可能有过男人。

    但不得不说,虽知她似乎有所隐瞒,但他一点都不排斥她的亲昵,反而很享受其中。

    ……

    昨晚几乎没睡的苏迷,抱着修一觉睡到傍晚,直到腹中饥饿,才慵然伸着懒腰,起了床。

    正要下床,被一只手重新捞了回去:“你要去哪?”

    “我饿了,要做点饭吃,你要吃什么?”

    这寄体原身的性子,有点迷糊,苏迷此时又刚睡醒,问完才想起来,他是吸血鬼,只能吸食人类的血液,如果吃人类的饭食,会拉肚子。

    修见她后知后觉地懊恼皱眉,抬手掰过她的脸,一记轻吻,落在她的眉心。

    “不许皱眉,我不喜欢。”

    苏迷虽然喜欢他,但对他动不动就撩她的行为,还有些不习惯。

    毕竟比起被撩,她还是比较喜欢,自己主动点去撩他。

    于是,她反侧了身,抬手环住修的脖子,凑在他唇上狠狠一吮,又在他怔愣的那瞬,后撤了头颅,用指腹轻轻摩挲他猩红的唇瓣,沙哑出声:“乖,你再睡会,我去做饭。”

    话落,苏迷撩完就跑。

    当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修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貌似被撩了。

    但他似乎并不排斥她的主动。

    他的小猫儿,果真有趣极了。

    ……

    原女主比较偏爱西式餐点,偶尔才会做些中餐。

    但苏迷除了日式生食,也不喜欢吃三明治或牛排之类的西餐。

    她来到厨房,翻出电饭锅先煲了米饭,又从冰箱里拿了两个土豆、芹菜、牛柳,还有嫩豆腐,把它们洗干净之后,她烧上汤,随后开始切土豆丝。

    “你在做什么好吃的?”

    突然间,厨房门口,传来男人含笑询问的声音。

    苏迷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指。

    芳香四溢的新鲜血液,瞬间在厨房内弥漫开来,她抬头就对上威廉愈发深沉的双眼。

    苏迷看着流血的手指,正想塞-进嘴里,眼前一片阴影笼罩,手就被男人生生扣住。

    “你流血了,我来帮你止血。”

    威廉说这话的时候,双眼死盯着那指尖血染的瑰色。

    苏迷不悦皱眉,猛地一挣:“不需要,请威廉先生放开我。”

    挣扎中,伤口处流的血液更多,威廉眼底倏地一灼,张口就要han-住。

    但下一瞬,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下颌骨,就被一道强悍遒劲的力道,死死捏住。

    “放开你的脏手。”修勾着唇,冷冷出声。

    即使身形没有威廉的强壮,但比他高半个头的身高,却营造满满的压迫感与威慑力。

    下颌处传来的剧烈疼痛,令威廉紧紧皱起眉。

    最终,他还是受不住那强大力量的施压所迫,乖乖松了手。

    只是眨眼间的一系列变故,还没等苏迷反应过来,人就被修拥在怀里,紧接着拿起她的手,张口包住那溢-出血液的指尖,仔细舔-吮着。

    威廉满眼妒火丛生,冷冷眯了眯眼,转身走了出去。

    “砰——!”

    大门一声巨响,威廉气冲冲离开了租房。

    眼见自己的手指,都已经不流血了,他还在那里近乎色-情的包裹-舔-nong,苏迷不由红了脸,大力收回了手。

    “怎么了?”修轻慢抬眸,似笑非笑看着她红彤彤的脸。

    苏迷不自然的开腔:“呃,我饿了,我先做饭。”

    “要我帮你么?”修热心说道。

    “不用,你先出去罢,我自己一个人可以。”

    说着,她拿起刀具,继续切土豆丝。

    修一把夺过苏迷手中的刀,将他拉到客厅里,打开桌上的急救箱,拿过她的手,先是消了毒,又仔细给她贴上创可贴。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

    苏迷静静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视线一寸寸轻描着,他精致稍显颓靡慵然的五官,心不可设防的阵阵悸动。

    想起刚才他猩红的唇,包-裹指尖的触电感官,眼眸热了热。

    修抬眼对上她情动的双瞳,嘴角轻勾,优雅而矜贵的笑道:“小猫咪,你在想什么,是不是……?”

    “不是,我什么都没想!”苏迷当即否认。

    但原本绯红的脸蛋,却在男人含笑的眼神下,愈发的红润。

    静谧空间内,气氛一点点在燃烧。

    修勾着猩红的唇,慢慢的靠近……

    “咕唧~~。”

    一道突兀声音传来,苏迷微怔,随即绯-色脸蛋,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

    “小猫咪……。”

    “你什么都没听见,我去做饭。”苏迷猛地推开他,匆忙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