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24
    那里?

    那里是哪里?

    是她坐的那里,还是手上揪的那里?

    听了苏迷模糊不清的话,修满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她微凉而湿-濡的柔-软,紧紧地包-裹着自己,呑-口土的画面。

    下瞬,身随脑动,原本蛰伏几百年,又刚试过鲜-肉滋味的某物,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嗯!”被某物猛地抵住的苏迷,倏然叫出声来。

    随即意识到,抵住她的是何物时,手下毫不留情的猛地一扭:“再敢頂-我试试看!”

    “哦……轻点……。”修吃痛叫了一声,满口委屈说道:“是它自己太激动,这不能怪我。”

    苏迷冷笑:“那我找它算账,割了它行么?”

    修顿觉得身-下一紧,急忙讨好笑道:“迷,我错了,是我不该胡思乱想。”

    “哦?你想什么了?”苏迷说这话的时候,小幅度的开始动着腰,眉眼轻挑,活脱脱一个妖-精。

    修不由咽了咽口水,探头就要吻上她的唇,赶紧解解馋。

    苏迷却勾着一笑,躲开他的吻,同时埋头就覆上他的心口。

    修浑身紧绷着,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胸-前那处,随着她像婴儿般,用力-吮了一下,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她抽了去。

    “说,你刚才想什么了?”苏迷抬起头,舔了舔红润的嘴角。

    修满眼闪过狰狞慾-色,差点忍不住就要挣脱手铐,将她狠狠压在身-下。

    然而苏迷只是一个淡淡的眼神,修就强行忍了下来,只是那不断滑-动的喉结,昭显他已经被磋-磨煎熬到极致:“我刚才在想,你吃……我的那里。”

    苏迷闻言,嘴角间的笑意微滞,联想到他所说的那个画面,一下子就红了脸。

    即使成了吸血鬼,女人的肌肤异常白-皙,但修还是一下子看了出来:“迷,你害羞了?”

    “没有,你看错了。”苏迷咬着唇,怒嗔了他一眼。

    下瞬,含-情眸光微闪,再次动着腰,磨-蹭着他,软糯的嗓音,带着誘-惑的意味:“那你,想让我,吃么?”

    修立时顿住,不敢置信又满眼惊喜地看着她:“可以么?!”

    苏迷勾勾唇,在他期待的目光下,轻轻点了点头:“可以,只要你回答我所有的问题。”

    他就知道,她这么热情,一定是别有目的,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修眉心倏地一蹙:“迷……。”

    “你不愿意?好,我不勉强你。”苏迷善解人意的说道,随即低下头,继续做着方才的事。

    细细密密的吻,沿着过分漂亮的紧-实肌理,一点点往下,缓缓解开纽扣,慢慢拉开拉-链……

    苏迷先是仔细瞧了瞧,抬眸看向一瞬不瞬注视她的修,伸出舌,舔了舔嘴角:“真的不想么?”

    怎么可能不想?!

    修觉得自己快要被这小妖-精,给活活逼疯了!

    紧紧抓住床栏的双手,以及饱-满的精致额间,倏地青筋突现,即将达到了崩溃的极点。

    “想。”

    “好,那你回答我,兰德尔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迷问出心中疑问的那瞬,修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她另番逼问下,妥协了!

    他不禁一阵懊恼。

    但脑子里,另外一个声音,却在不停引-誘着他——只有说出实情,就能感受那蚀骨的滋味!

    修觉得异常为难,而这时,被她无意的一握,激的浑身颤了颤。

    “哦,抱歉,不小心碰到它了。”苏迷道完歉,随即放开手,整理了凌乱的发丝,作势就要下床。

    “你干什么去?别走!!!”

    修觉得她松开的那一瞬,像是失去了所有,心里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的难受。

    却见苏迷扬扬眉,又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吉娜帮我准备了新棺材,我要去睡觉了,日安。”

    “那我呢?那我呢!”修简直就要被她逼疯了。

    “你就在这里待着罢,最近这几天,我不想见到你,哎,第一次这么主动,竟然还被你拒绝,真是太伤自尊了。”苏迷轻叹,摇了摇头。

    说着,她翻身就要下床,突然想起什么,又道:“不准弄坏我的手链跟丝袜,否则你一辈子别想再见我。”

    “迷!苏迷!”修快要被她气死,大吼了一声。

    这时,苏迷幽幽转过头,眼里闪烁着泪光,满腹委屈地道:“你吼我?”

    修看见她的眼泪,立马就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忙声解释道:“我不是故意这么大声的。”

    “可你就是吼我了。”苏迷咬着唇,嗓音染上了哭腔。

    修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在她越发幽怨的眼神下,终是彻底妥协,如实说了真相:“威廉和ann的事,是我设计的。”

    “这我知道。”

    苏迷眼睛眨了眨,眼眶里的泪花,瞬时消失不见,随后出声问道:“那我问你,同盟那群血族长老体内的禁-药,是你让兰德尔下的么?”

    “是。”

    “你在兰德尔身上,也动了手脚?”

    “是。”

    苏迷顿了顿,眸光闪烁,而后徐徐开腔:“为什么这样做?”

    修抿着唇,紧皱着深邃眉眼,似在挣扎着什么。

    但见她越发逼人的双眼,他还是说了出来:“ann是我唯一的近亲,是最适合传承血脉的人选,若想让她永远失去这个资格,势必要让她成为魔宴同盟的背叛者。”

    “那你为什么,要让兰德尔伤了你?”

    修勾着唇,看向她的目光,满是温柔绻缱的意味:“因为我是魔宴同盟的亲王,只有兰德尔重伤了我,他们才会重视这件事。”

    苏迷听他说完这些,心里顿时五味复杂。

    其实她心里明白,修虽然是同盟的最高领导者,但有些事情,必须要出师有名。

    她一直以为,他只是一时对自己感兴趣,结果,他却为了她,做这么多事,而且还不告诉她。

    苏迷眉头微蹙,深邃眼眶里,再次闪过粼粼泪光,鼻头一阵酸涩。

    结果,她刚要感动的流下泪来,修突然出了声:“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以过来……开吃了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