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6
    苏迷拿起地上断成两截的鱼竿,满怀歉意地道:“真是抱歉,帝公子的鱼竿,小女没有保护好。”

    这边稍稍话落,已然对她怀疑的帝朝天,没有说任何话,转身便施然离去。

    看着远去的蓝衫身影,苏迷嘴角缓缓勾出一抹笑意,因歉意紧皱的眉眼间,却是幽沉又凉薄,原本自身娇柔的气质,亦越发尖锐。

    回到院子里。

    苏迷先和好面,蒸一笼馒头,又将两条鱼杀掉,清理干净内脏,祛除鱼鳞,给帝朝天做了碗生滚鱼片粥。

    而另一条,则将鱼肉片好,做了道极辣的水煮鱼片,剩下的鱼头,留着晚上做鱼头豆腐汤。

    眼看忙完这些,差不多快要晌午,苏迷将饭食端进厅堂,便前去敲帝朝天的门:“帝公子该吃饭了,你晨间就没吃,若是这顿再不吃,会伤胃的。”

    话音刚落,帝朝天从屋里走了出来,径自越过她,来到桌前坐下。

    苏迷对他的冷漠丝毫不在意:“帝公子,这是小女为你特意准备的鱼片粥。”

    帝朝天舀了一勺,凑在鼻间闻了闻,随后才张口喝下。

    口感极其鲜嫩柔滑,即使曾经锦衣玉食的他,从来也没有吃过这等美味。

    但帝朝天的脸上,仍是冷淡至极,对她完全视若无睹。

    苏迷挑眉,端过一盆水煮鱼片:“帝公子尝尝这个,味道还不错。”

    帝朝天眉头倏皱,微微不满却又疑惑。

    若这女子是那些人派来的,应该会熟悉他的饮食习惯,知晓他从不吃辣才是。

    难道,她是故意的?

    没错,苏迷就是故意的。

    对他无微不至的同时,也要搞搞小心机。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熟悉他所有习性的苏迷,每次先让帝朝天感动的不要不要的,之后再一盆凉水泼上去,做出大相径庭之事。

    而整整一个月里,帝朝天所有的注意力与心思,都牢牢黏在苏迷身上。

    不但时时刻刻,猜测她的真实身份,渐渐因为她对他的好,而心神俱动。

    甚至在她忽视他的时候,他会觉得心里很烦躁。

    苏迷多少能看出来,帝朝天对她,一定有很高的好感度。

    结果,向来独立的她,突然想起系统059的时候,一问才知道,帝朝天对她的好感度,已经达到了75分!

    “他对他妹妹的好感度,是多少分?”

    “101分。”

    “真的假的?”苏迷神色微讶。

    虽是这样问,但苏迷知道,系统059不会谎报数据。

    苏迷冷嗤:“他也真是够了,既然那么喜欢,还去无限接受原女主的好,又在心头爱出现后,一脚踢了原女主,这男人,还真是不同凡响的渣。”

    不过,她倒真想见见,那个自命清高,最后却在亲哥哥的身-下,婉转轻吟的女人。

    而就在十日之后,正如苏迷所愿。

    原本上山采药的帝朝天,还真抱回来一个受伤的女人。

    苏迷定睛一看,那长相与帝朝天有三分像的女人,可不就是渣男主的亲妹妹——帝熙冉!

    这剧情的发展,是不是也忒快了?

    不对,之前系统059不是说,要在原女主死之前完成任务么?

    “随着位面偶尔出现的未知因素,从而推动剧情与系统设定的改变,今后的任务中,宿主可以选择终身留在位面中,直到死亡。”

    系统059在脑中提示,苏迷当即了然。

    眼见帝朝天抱着帝熙冉就要进屋,苏迷立马走上前:“帝公子可是要小女帮忙?”

    “不用。”帝朝天冷声回绝,抱着帝熙冉走进屋,随后反脚踢上房门。

    苏迷冷笑,但还是走去厨房,烧了些热水,提进屋。

    与此同时,帝朝天打开房门,正要让苏迷烧点热水,给帝熙冉擦拭身子,迎面就看见少女满头是汗,提着一大桶热水走过来。

    脸上冷意渐褪,帝朝天连忙上前接过水桶。

    苏迷体贴地道:“小女不会医术,只能做这些粗活,那姑娘要吃些什么食材,才会对她的伤势好呢,小女这就出门弄些回来。”

    帝朝天眼见她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似乎并不在意,他带了个女人回来。

    再想之前的她对自己的嘘寒问暖,不禁怀疑,她根本就不喜欢他,只是对每一个人都好而已。

    一股烦躁的情绪,让他异常胸闷。

    帝朝天突然想起,此时正缺一味药材,便让她去后山采来。

    “好的,小女立刻就去。”

    帝朝天张了张嘴,原本让她注意安全的话,还未说出,苏迷已经跑出了屋。

    心中更是烦闷,帝朝天提着水桶,便转身回了屋。

    ……

    原女主当初上山采药,来回近两个时辰。

    苏迷顺手拿起麻绳,跑出了院子,原本匆忙的步伐,便减缓了下来,悠悠哉哉上了山。

    结果刚到山上,远远就听见野猪的嚎叫声。

    她跑过去一看,便见一名白衣少年,像她先前那般蹲在一棵树上,用树枝驱赶着野猪。

    “哈哈。”苏迷见此,不由就乐了。

    她这边刚笑出声,那白衣少年抬起头,便发现了她。

    “姑娘,可否替阿卿将这野猪赶走?”

    微皱的精致眉首,因为苏迷的到来而舒展,犹如清泓般的潺潺之音,传入她的耳中。

    苏迷心儿一悸,抬眼仔细一瞧。

    但见少年长着稚气未脱的娃娃脸,水洗无垢的棕色眼眸,闪烁着泛泛无辜的星光,精致高挺的悬胆琼鼻下,粉-嫩唇瓣正勾起优美的弧度,仿若沾上光泽般诱-人不已。

    好一个清灵脱尘的少年郎!

    苏迷看怔的同时,少年棕色的眼底,闪过一抹熠彩流光,随即再次唤道:“姑娘可否将这野猪赶走?”

    苏迷当下便回了神,连忙颔首应承:“当然可以。”

    说罢,她从旁边折下一截长树枝,走上前,就去驱赶那头野猪。

    原本以为要费些功夫,才能赶走它。

    却不想,苏迷刚打它几下,那野猪“蹭”的一声,猛地窜进灌木丛里,消失不见了。

    苏迷稍稍意外地挑挑眉,正想开口让树上的美少年跳下来,突然听见一道树干断裂的声音。

    紧接着,那美少年直冲着苏迷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