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2
    “滚——!”

    随着女子怒吼的声音,瓷碗摔碎的声音,帝朝天再一次被帝熙冉赶了出来。

    寂静的夜晚,微凉的清风拂过。

    站在院子里的帝朝天,想起方才的一幕幕,再想着当初围着他打转,时时离不开他的古灵精怪的少女,感觉上天真是跟他开了场天大的玩笑。

    “哗啦啦。”

    这时,一道潺潺水声,清晰传入帝朝天的耳中。

    他循声而望,却见那幽幽暗暗的光线,将澡房内正洗浴的少女身影,无比清晰的照射在窗户上。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下一刻,帝朝天却异常明显察觉到,某处悄然抬了头。

    他暗自低咒了声,但眼睛还是控制不住,落在少女的影子上。

    “大叔,你这是在偷看妹妹洗澡么?”少年清泓般悦耳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却见澡房内的光线,在同一时间里,倏然暗了下来。

    帝朝天猛地一慌,俊脸上闪过难堪的意味,却冷着脸呵斥道:“胡说什么,我只是出来吹吹风,没有偷看她!”

    转身那瞬,但见少年身上只裹着一张薄被。

    帝朝天眉头紧皱:“你怎能穿成这般模样,你的父母没有教过……。”

    “呵。”司卿突然短促笑出了声。

    深夜下的棕色眼瞳,藏匿着狰狞阴鸷的惊光。

    他正要开口,随着“吱呀”一声,澡房的门倏然打开,苏迷穿戴整齐走出来:“父母大于天,请大叔收回方才的话,并向我与哥哥正式道歉。”

    帝朝天紧皱眉头,但还是出了声:“抱歉……。”

    “还有我哥哥,请你向他道歉。”苏迷满脸坚决。

    她那般维护司卿,帝朝天本就已经不高兴,但见她语气越发强硬,他更不怒火中烧,死死盯着她,如何也不愿说出道歉的话语。

    眼见苏迷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帝朝天身上。

    司卿满是不悦,眯了眯眼眸,走上前便揽住苏迷的腰身:“大叔既然不愿意,那便罢了,夜已深,我们回屋去睡觉。”

    苏迷似乎对腰上的大手,丝毫没有排斥,只是淡淡颔首,瞪了一眼帝朝天,便转身随他回了屋。

    寂静冷清的院子里,只剩下帝朝天孤零零的身影。

    ……

    苏迷原本以为,帝熙冉的伤,差不多十几日便能痊愈。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对帝朝天采取时软时硬的猛-烈攻势。

    前一秒还对他百般体贴,后一秒便因为某些事情,冷脸相迎,吊足了帝朝天的胃口。

    以至于每每见到她,想要跟她搭话,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不容易找到话题开了口,一直黏在苏迷身边的司卿,总会说些暗有所指的话怼他。

    再加上帝熙冉,对他永远充满敌意,帝朝天整个人不但瘦了很多,脾气亦渐渐变得有些暴躁。

    甚至有一次。

    帝朝天去给帝熙冉送饭食,眼见最近都是冷着一张脸对她,帝熙冉心中难免不满,抬手便打翻端来的饭食:“滚,我不吃!”

    眼见苏迷辛苦做的饭食,这样被她打翻了,帝朝天抬手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啪——!”

    帝熙冉彻底被他打蒙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立马对他吼道:“你竟然敢打我?!”

    纵使当初她那般对他,帝朝天都没有打过她,如今却打了她?!

    向来心高气傲的帝熙冉,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帝朝天怔怔看着自己的手,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苏迷与司卿闻声走进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看着地上那些营养补身的食材,又见手背被烫得通红的帝朝天。

    苏迷当即皱眉:“大婶若是不想吃,不吃便是,何必要糟蹋我与大叔的心意,我真怀疑你不是他的妹妹,而是他的仇人!”

    “我跟他的事,跟着这个小丫头有何关系,滚出去!”帝熙冉冷声喝道。

    苏迷正想开口怼她,却不想帝朝天突然开了口:“你先出去。”

    “呵。”苏迷不由笑了:“倒是我多事了,那还真是抱歉啊,哥哥,咱们走,别打扰人家兄妹的联络感情。”

    “我没有嫌你多事。”帝朝天皱眉,抬手想要扯住她的胳膊。

    苏迷才不听他的解释,避开他的手,拉着司卿便出了屋。

    “帝朝天,你还真是恶心,十多年不见了,你还是喜欢玩嫩娃娃。”帝熙冉冷笑,满眼皆是厌恶的意味。

    帝朝天冷嗤,眉眼间带着无尽嘲讽:“那你呢,当初不还是在我身-下,快乐的不能自己,我的妹妹。”

    “你——!”

    “难道我不说,便能代表那些没有发生么,别自欺欺人了。”

    “闭嘴!我们十多年前,便已经结束了!”帝熙冉愤愤看着他。

    却见帝朝天眼眸闪过惊慌之色,一个箭步上前,死死扣住她的下巴:“既然不想让人知道,那便小声点,你最好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帝熙冉一怔,忽而笑了。

    “别告诉我,你喜欢上了那个女娃娃,所以方才让她离开,是要警告我,不让我说出我们俩的丑事?”

    最近被苏迷吊足胃口的帝朝天,确实是这般想法。

    不管苏迷是否喜欢他,不管帝熙冉是否恨他,他们兄妹乱了伦常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

    另一边。

    苏迷拉着司卿回到屋里,便给他重新上药包扎。

    但不论是掌心还是脑袋的伤,已经过去好久,也不见它们愈合结痂。

    若不是她懂医术,能识别药材,绝对怀疑帝朝天故意给他用了假药。

    “阿卿,你是不是因为百毒不侵,跟别人的身体不一样,所以伤口才不结痂?”苏迷疑惑问道。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一旦结了痂,将它生生撕下来,故意弄的鲜血淋漓。

    但哪有人闲着没事,撕自己的伤痂玩,就算是有,估计不是智-障就是变-态。

    司卿眸光微闪,随即笑道:“阿卿伤口有些疼,妹妹可以帮阿卿拿些止痛草药么?”

    “哦,好。”苏迷颔首,走出屋子。

    而就在她转过身的那一瞬,司卿慢条斯理摊开掌心,修长莹白的指尖,将那结了痂的疤痕,一点点地撕扯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