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3
    而就在苏迷转过身的那一瞬,司卿慢条斯理摊开掌心,修长莹白的指尖,将那结了痂的疤痕,一点点地撕扯下来。

    他也不想疼呢。

    但是伤口好的太快,她对他的关心,又会少很多呢。

    嗯,还是继续伤着罢,毕竟血液流下来的画面,很美,不是么?

    呵呵……

    苏迷再次回来的时候,与前几次一模一样,满屋子都是浓浓的血腥味。

    眼见司卿乖巧懂事的温顺眉眼,心中微软又心疼。

    他之前说过,生下来便被父母弃之荒野,又被养父母遗弃,后来失足跌下山坡,遇到了她,才算是结识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

    当初假装是她的哥哥,不过是想要体验有家有亲人的感觉。

    苏迷虽然对这番话,半信半疑,但她也有问了系统,系统059告诉她,此人并不会对她造成危险的伤害。

    她便渐渐适应他的亲近,但同时也让他学会独立生活,甚至可以多交几个朋友。

    毕竟,日后遇到那个人的话,依照前几个位面,那强烈的占-有慾,他绝对不允许,这个少年留在他们身边。

    司卿眼见苏迷一脸若有所思,低垂着温顺眉眼,任她给自己包扎。

    只是那嘴角的笑意,越发阴鸷森凉。

    她在想些什么?

    想着如何将他丢弃么?

    呵,想要丢弃他的人,都要死呢。

    可他舍不得怎么办?

    不如……把她吃掉?

    呵呵,真是个好主意,这样以来,她就不能离开了呢。

    司卿这般想着,看着苏迷红润的樱桃小嘴,不由滑了滑喉结,有些饥饿难耐的舔了舔嘴角。

    想来,她的味道,一定很美味。

    苏迷一边思考着,一边给他包扎,丝毫不知道,自己在不久之后,就要变成别人的“食物”了呢。

    “好了,平时一定要注意,不要再让伤口裂开了,否则总这样下去,血都要流干了。”苏迷担忧说道。

    司卿乖巧的颔首。

    而就在这时,一道震耳欲聋的闷雷声,突然响了起来:“轰隆隆——!”

    苏迷吓了一跳。

    但下一瞬,怀里便窜进一个温热的男体,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满是惊恐的说道:“阿卿怕打雷,好可怕,阿卿今晚可不可以跟妹妹睡?”

    当初司卿来到的第二天,帝朝天便做了两张床,一张放在磨房,让司卿住进去。

    另一张则是放在一家储物室,他自己睡。

    司卿极其胆小,又怕黑又怕打雷,苏迷低头,便对上司卿可怜兮兮的小眼神。

    但她这么有定力的女人,绝对不会动摇的!

    于是摇了摇头:“不行,男女有别。”

    “轰隆隆——!”

    话落的瞬间,又一声极其响亮的雷声传来。

    司卿猛地抱住她的腰身,苏迷一个没站稳,被他直接扑到在床榻上。

    “你……。”

    “阿卿怕,阿卿想跟妹妹睡,可以么?”

    司卿满是脆弱的小眼神,定定看着苏迷,仿佛只要她不同意,他分分钟便能直接哭出来。

    “那你睡地……好好好,你别哭,我算怕了你,我睡地上总行了罢。”

    苏迷无奈,卷了铺盖,便在地上打地铺。

    但睡着睡着,突然传来重物跌落的声音。

    紧接着,一道温热的身体,便从床榻滚下被窝里。

    苏迷睡得迷迷糊糊,囔着小鼻子,哼唧了几声,而后沉沉睡去。

    黑夜中,司卿一瞬不瞬,紧紧盯着沉睡中的苏迷,缓缓的凑近,伸出粉-嫩的小舌,触上那红润的樱桃小嘴。

    而后轻慢扯着唇,水洗无垢的棕色眼瞳,迸着幽沉流光。

    果然,她的味道,跟想象当中一样美味呢。

    司卿意犹未尽,终是忍不住,再度舔了一下。

    刚要收回,睡梦中的苏迷,突然叼-住他的小-舌,下意识的吮起来。

    司卿身形骤然一顿,心头倏然激起一股奇异的悸动,随即微微睁大诡谲兴奋的双眼,任由她极力吮着。

    这种味道与感官,真是棒极了,好像对她上瘾了呢。

    ……

    翌日一早。

    苏迷醒来便意识到,一双手紧紧搂着她的腰身。

    微微起身一看,见司卿枕在她的小腹上,睡得正香甜。

    苏迷静静打量了他一会,最后的视线落在他的唇瓣上。

    她昨晚做了个梦,好像梦见吃了猪舌头……

    苏迷摇了摇头,眼见司卿还没醒,便抱着枕头,继续睡。

    接下来的日子里,发生最大的转变,便是一向讨厌嫌恶帝朝天的帝熙冉,不再只是待在屋子里,而是开始出来到处走动。

    她每每看着自己的时候,苏迷明显感觉到,有一种敌意满满的意味。

    最令她惊讶,却又意料之中的,就是帝熙冉不再排斥帝朝天的好,反而还会时不时,同他主动亲近些。

    尤其是在苏迷的面前。

    若是猜测的没错,帝熙冉定是眼见帝朝天对她有了感情,不再像过去那样,只爱她一个人,心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心里不平衡,想要重新夺回,帝朝天对她最特殊的情感。

    苏迷很识相,每每他们稍稍亲密一些的时候,她与司卿自动消失,绝不打扰他们兄妹二人。

    但她也没有闲着,毕竟总住在帝朝天这里也不好。

    于是苏迷想出一个发家致富的好法子。

    趁着此时正值盛夏,苏迷白天跟司卿上山采些野桃子,晚上熬成桃子罐头,拿到镇上去卖。

    然后拿着挣的钱,买一些牛肉,做成牛肉辣酱,卖给镇上一些客栈酒馆。

    不知不觉过去,苏迷整整赚了一百多两的银子。

    虽然她行事很低调,但村子里的村民,还是知道了这件事,纷纷前来请教做牛肉辣酱的法子。

    苏迷又不傻,怎么可能告诉他们,直接来了句祖传的秘方,传内不传外!

    于是很多单身的男村民,便嘱托村上的媒婆上门求娶。

    苏迷被逼急了,直接来了句,她已经有了未婚夫,不久之后便会回来娶她。

    随意编造的一句话,成功把媒婆骗走了。

    然而这话,却被有心人,真真切切记在了心里。

    原来是有未婚夫。

    怨不得对他的投怀送抱,丝毫不动心呢。

    呵呵,那就杀掉她的未婚夫好了。

    无论如何,她的身边,只能有他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