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0
    “迷迷,阿卿也受伤了,伤口好疼~~。”司卿可怜兮兮的软哝,举步走进屋里。

    苏迷身形一顿,一边喂着帝朝天,一边淡然出声:“你先等会,我把汤药给大叔喂下,便来帮你包扎。”

    司卿眸光闪了闪,心下一窒,张口又唤了一声:“迷迷~~。”

    那声音听着好不可怜,像似被丢弃的幼崽般,失落、受伤又彷徨,听得苏迷心里一抽一抽的疼起来。

    其实她没想要怎么样,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也是有小脾气的,想让他先给她低个头。

    可眼下他这般样子装可怜,完全犯规了好么?!

    但苏迷还是心软了,将汤碗放下来,转身看向他:“过来罢,我先帮你看看伤口。”

    司卿眉眼皆染上喜色,急忙小跑着过去。

    结果,苏迷撩开他的衣袖,看到那狰狞伤口的时候,眼睛止不住的红润起来。

    那原本细腻光滑的手臂上,赫然有一道森然见骨的雪狼齿痕!

    苏迷眉目清冷,狠狠瞪了他一眼。

    但什么话都没有说,起身便去拿处理伤口的东西。

    苏迷这边刚离开,司卿缓缓来到帝朝天的身边,绽开灿烂无辜笑意的那瞬,赫然伸出手,死死扣住他的脖子,眼眸迸着冷鸷诡谲的寒光:“你该死!”

    ……

    苏迷来到厅堂。

    眼见帝熙冉正处理着手掌上的擦伤,面色不由更冷了些。

    司卿为了救她,被雪狼咬的那么严重,她却只是一点点小擦伤?

    不知为何,此时的苏迷,看着帝熙冉这般好生生的样子,特别想要打她一顿!

    但最后,她还是忍住了。

    毕竟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机会。

    帝熙冉旁边的桌子上,原本有处理伤口的伤药,可苏迷没有去拿,反而是出了屋子,自己重新调配了一份。

    “宿主,快去救帝朝天!”而就在这时,系统059突然出声提醒道。

    苏迷疑惑皱眉,连忙询问:“怎么回事?”

    系统059没有说话,他总不能说有人发病了,要杀人罢!

    苏迷见他不说话,心里多少猜出了几分,连忙拿着东西,疾步走进厅堂。

    眼见帝熙冉仍在那里处理着伤口,苏迷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她将东西朝桌上一放,故作无事地出声询问道:“大婶,要不要我帮你来包扎伤口?”

    苏迷这声音,故意拔高了几分。

    屋子里,正死死掐住帝朝天脖子的司卿,听到苏迷的声音,眼底闪过一丝慌张,当即快速的收了手。

    他怔怔看着帝朝天脖子上指痕,神色微恼。

    他怎么能这般不冷静!

    若是此时一不小心杀了他,势必会引起他的迷迷的怀疑,到时候被她知道了那件事,那便得不偿失了。

    司卿看了眼门口,随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药粉倒在指尖上,只是在帝朝天脖子上轻轻一抹,那原本异常明显的指痕,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留半点痕迹。

    紧接着,门口传来一些动静,苏迷走进来。

    她不着痕迹瞥了眼帝朝天,随即走过去,给他掖了掖被角的同时,见着他气息尚在,这才放下心来。

    “我们出去罢,让大叔好好歇息。”

    苏迷拉着司卿另一只没有受伤的胳膊,走出帝朝天的屋子,随后来到帝熙冉面前坐下,给司卿仔细处理伤口。

    那道狰狞伤口极其的深,隐隐还能看见森森白骨。

    苏迷给他清洁伤口的时候,多番忍不住要流泪,最后硬生生都忍了下来。

    然而整个过程中,司卿却一声未哼。

    他那双水洗无垢的眼瞳,一瞬不瞬紧盯着苏迷的脸颊,粉嫩嘴角间,皆是满意与享受之意。

    即使伤口再疼,但只要看到她紧张他,在乎他,会为他流眼泪,司卿便觉得心里很高兴,比得到任何有趣的东西,都要身心愉-悦的欢喜。

    更况且,他的鲜血,沾染她如玉的指尖,透过那娇-嫩的皮肉,渗入她的血液里,让她的身体,全部染上他的味儿。

    这是一个很完美融-合的过程,不是么?

    司卿只是这般想着,便觉得能拥有她真好。

    可是还不够,她是他的,身边只有他一个,那便足够了。

    他相信,这个愿望很快便是实现。

    待他处理完那些讨厌的人,她再也不会将心思放在别人身上了。

    嗯,他很期待,那美好一天的来临呢。

    两人这般甜蜜的样子,落在帝熙冉眼里,看的她又是羡慕,又是妒忌。

    为何帝朝天不能像司卿这样,对她这般温柔深情呢?

    渐渐的,处理好伤口的帝熙冉,定定坐在桌前,一瞬不瞬注视着漂亮又稚嫩的少年,越看越觉得喜欢。

    司卿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但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着苏迷的眼神,越发地温柔,仿佛能醉人一般。

    这一幕,看的帝熙冉更是心跳加速,喉咙一阵干涩。

    注意到帝熙冉目光的人,不只司卿一个。

    当她看着自家男人发呆的时候,苏迷便已经发现她灼灼的眼神。

    但她并未阻止,甚至默许她的行为。

    只是越来越怀疑,司卿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下瞬,脑中倏地一激灵,苏迷突然联想到,司卿出现的时间与地点,以及他在帝朝天兄妹面前,总是提起“哥哥和妹妹”的字眼,无时无刻对帝朝天满满的敌意,方才又特意救回帝熙冉……

    难道——

    苏迷倏地抬头,怔怔看着司卿的脸,想要从他的脸上,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虽是未果,但苏迷还是在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怎么了,迷迷为何这般看着阿卿?”司卿温柔的问道。

    苏迷摇头笑道:“没事,只是觉得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粉-嫩嘴角间,笑意微滞,司卿心下有些不安,随即开口追问:“阿卿认得那人么?”

    “自是认得,而且很熟。”苏迷含糊说道,并未直接说出来。

    然而这番话,却让司卿心下骤震,眸底一片暗潮汹涌。

    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苏迷最后也没有说破,只是看向帝熙冉的眼神,多了些别的意味,半含嘲讽,半含嫌恶,还有些许兴味盎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