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1
    帝朝天喝下汤药之后,病情很快好转。

    但这旧疾,原本便是帝熙冉给他带来的,即使她冒险采了草药,帝朝天也没有多少感激,不过只是几句嘘寒问暖的关心。

    帝熙冉似乎并不在意,因为她的注意力,经过那一晚,完全转移到司卿的身上。

    她看着司卿,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莫名情感。

    以至于每次见到他,都忍不住想要靠近。

    苏迷对此,却破天荒的当个睁眼瞎,默许了她的作为。

    只是每次看着帝熙冉的眼神,异常耐人寻味。

    后来,帝朝天得知此事,显然是乐见其成,毕竟经过那场动听的隔墙之爱,他更加想要得到苏迷了。

    而四人之中,最为不开心的,便是司卿了!

    苏迷对他的态度,虽然跟往常没什么两样,该说笑,还是说笑,该关心,还是关心。

    可面对帝熙冉对他不时的亲近,她却无动于衷,甚至有时候,还会留给他们独处的机会。

    这让司卿很是烦恼,但更烦恼的是,苏迷已经好多天,没有“吃”他了!

    每次他想要的时候,她总说不想。

    后来好不容易把她哄上-床,一到关键时刻,那些令人讨厌的东西,总是变着法子打扰他们,可恨到想杀掉他们的心都有!

    可他面对苏迷,必须时时做到乖巧懂事,生怕她看到自己真实的一面,便会不要他。

    于是,馋的很厉害的司卿,暗地里吩咐了下去,似乎在筹划了些什么。

    五日后。

    司卿笑眯眯看着赖在被窝里的苏迷,关切问道:“迷迷好像很怕冷?”

    “嗯,一到冬天,便手脚冰凉。”此时的苏迷,才刚刚醒,眼睛还迷瞪瞪的。

    其实罢,她作为一个快穿者,应该勤快点,毕竟帝朝天那个任务尚未完成。

    但自从有了体贴又温柔的司卿,将原本做饭的活儿包揽下,她想要勤快,也勤快不了。

    尤其还是冬天,这种想要睡-死在被窝里的季节,她更加懒惰了。

    司卿见她这般娇俏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在她嘴儿上亲了亲:“阿卿有能让迷迷快速热起来的法子,迷迷要不要试一试?”

    他什么心思,她还不知道么,不就是想要跟她啪么。

    可且不说这种寒冷的天气,啪完洗澡的时候,比较冷,就说他们那啥的时候,帝朝天兄妹俩,定会及时出现扰断他们。

    每次弄的她不上不下的,与其那样,还不如不弄呢。

    苏迷直接拒绝:“不要,我不想。”

    “迷迷~~。”司卿开始采取温柔攻-势。

    “别这么唤我,我不想便是不想。”苏迷只想待在被窝里,安生赖赖床。

    见此,司卿只好变相抛出誘-惑:“那真是可惜了呢,原本阿卿发现山上有温泉,想带着迷迷去呢,既然迷迷不愿,那阿卿自个去泡便是。”

    说着,便要离开。

    苏迷一听温泉,眼睛猛地一亮。

    “等等。”她急忙叫住他:“在哪里啊,我上山这么多趟,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司卿满眼皆是得逞的笑意,却在转过头的那瞬,重新恢复了温顺眉眼:“阿卿带迷迷去。”

    就这样,苏迷被司卿成功骗出了被窝,裹了几层棉衣,便上了山。

    只是,令苏迷觉得疑惑的是,司卿带她来的地方,她之前也来过,为何她没发现有温泉?

    结果来到温泉附近,苏迷细细打量了一番。

    看着完全崭新的修凿痕迹时,才意识到他的心思之深。

    敢情他背后应该有股暗势力才是,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修凿出温泉来。

    不知为何,苏迷突然想到一个人,嘴角的笑意更深,看向司卿的眼光,含了些自豪与温柔的宠溺意味。

    然而当她若有所思的时候,司卿却是心里慌得很。

    她不会是发现了什么罢?

    毕竟短时间修凿这温泉,必须派遣大量人马,若是她发现了什么,会不会觉得他在骗她,而生他的气呢?

    司卿慌的不得了,但想着已经来了,如何也要让她“吃”他一回。

    于是在苏迷褪下衣衫,走入温泉的那瞬,从背后紧紧拥住她:“迷迷,你饿不饿,想不想吃阿卿?”

    禁-欲很久的司卿,也是饿极了,不但直截了当说了出来,而且还用他的小阿卿,一直蹭着她。

    却不想,苏迷开始装傻:“就算我饿了,也只吃粮食水果,不吃人。”

    司卿当即便恼了,以往温顺的伪装,多了几分乖戾:“迷迷真坏,分明知道阿卿说的,是那一种‘吃’法,为何要戏耍阿卿,真该好好惩罚呢!”

    话落,便掰开她,直接探了进去。

    猛地被拥有的苏迷,某处传来微微疼痛,浑身紧紧绷起,却随着他慢而重,渐渐适应,双手按住前方的石壁,任他作为。

    她明白,这一次的他,比以往任何一个身份,都要来的特殊。

    可即使她知道又如何,她喜欢的男人,不论是什么身份,她都爱。

    她会去包容他敏感又病-态的性子,就像之前每一次,他小心翼翼呵护自己一般。

    有些事,既然他不想让她知道,那她便永远都不知道。

    司卿不满她的不专心,扣住她,猛地一钉,随即在被紧紧拥有的那瞬,软哝出声:“迷迷~~再重些~~咬阿卿~~。”

    苏迷满脸潮红,咬着嘴唇,愤愤瞪了他一眼:“坏东西……。”

    司卿被她那一眼娇嗔瞪的,眸眼猛地一灼,空出一只手,便扣住她的下颌,隐忍克制的用力吻上去。

    吻势极其的缓慢,但与之相反的,便是那力道之大,似乎想要将她的灵魂都抽-取,活活吞吃下去,与他完全糅合一体。

    真想一口一口吃掉她呢。

    这样便永远不会与她分开,永远不会再被丢弃了。

    ……

    三个时辰后。

    司卿抱着苏迷,下了山。

    来到帝朝天院子附近,苏迷出声道:“把我放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她又不是娇-嫩易碎的小柔弱,他总是这样温柔体贴,总有一天会被他宠坏。

    司卿勾着唇低首,吻了她许久,才恋恋不舍放下她。

    结果两人刚回到院子里,迎面便看见两个官差,从屋子里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