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2
    苏迷定睛一看,那两个中年男子,俨然便是——当初差点强了原女主的官差!

    她倏地皱眉,第一时间便看向站在门口的帝朝天。

    知道原女主身份的人,除了他没别人,这两个官差,显然就是他找来的。

    他到底想做什么,又是什么目的?

    苏迷冷冷看着帝朝天的同时,但见两名官差,拿出一张画像,对着她的脸看了看,当场便将她锁起来,押走了。

    整个过程中,苏迷并未任何挣扎,司卿也没有任何阻拦。

    只是原本含笑温柔的眉眼,看向帝朝天的时候,越发地深刻与凌厉,无形迸出一股无法为之抗衡的蓬勃戾气。

    纵使帝朝天这等在朝堂待过,甚至上过战场的人,都难以招架那无形的威压。

    “那两个官差,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的,跟我们没关系,而且你那未婚妻是个逃犯,你可知道?”帝熙冉见他面色不好,急忙走出来解释。

    司卿默不作声,只是定定看着他们兄妹二人。

    直到他们头皮一顿发麻,萦绕司卿周身的戾气,这才皆皆消失。

    司卿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回到屋里,将苏迷用过的东西,全部收拾起来带走。

    再次走进院子里的时候,只有帝熙冉一个人,静静站在那里。

    见到他过来,她轻轻唤了一声:“阿卿……。”

    “你这是特意在等阿卿么?”司卿嘴角笑意更深,然而眸底却是幽冷一片。

    帝熙冉见他没有唤她大婶,心里满是雀跃,咬着唇说道:“其实阿卿你这么好,又温柔体贴,苏迷那小丫头,根本配不上-你。”

    嘴角笑意倏滞,司卿眸底闪过狰-狞冷鸷戾气,而后转瞬消失,笑意更浓地道:“那谁能配得上-我呢?”

    “我……。”

    帝熙冉刚想说她自己,随即意识到有些不妥,连忙改口:“待日后,阿卿定会遇到比她更好的女人。”

    比她更好的女人?

    不,这世间上,不会存在比她更好的女人。

    纵使真的有,那他便会……让她们永远消失!

    思至此,水洗无垢的眼瞳中,闪烁溺死人的温柔之色。

    帝熙冉见此,隐隐有种怦然心动的错觉。

    她突然想为自己努力一把,没准司卿真的会喜欢她呢。

    于是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司卿却突然开了口:“你喜欢阿卿么?”

    “喜欢,很喜欢!”帝熙冉满眼爱慕,定定看着司卿:“只要阿卿不嫌弃,我愿意把我的所有,全都交给你,阿卿,你可以让我喜欢你么?”

    他不会知道,每次他跟苏迷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情是怎样的?

    她好生妒忌又羡慕,好像将司卿夺过来,为自己所有。

    可她又怕会吓到他,毕竟他是那么的美好而干净,她不想让他产生不好的印象。

    “呵。”司卿定定看着她片刻,忽而嗤笑出声。

    仰首而望的瞬间,眼角除了那恨意满满的讥嘲,隐隐还带着几不可察的水光。

    她既然说喜欢他,愿意将所有都给他!

    呵呵,真是有意思呢。

    “阿卿,你……。”帝熙冉以为他是在嘲笑自己,心中猛地一痛。

    而就在这时,她如何也没有想到,司卿竟然微笑着对她说:“当然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帝熙冉的心,像是突然停止了跳动,随之而来的,便是满满的期待。

    但下一刻,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帝熙冉脸上所有的表情,瞬间凝固。

    紧接着,又听见他说道:“只要你能成功,便允许你的喜欢,阿卿等你的好消息,不要令阿卿失望哦。”

    话落,司卿拿着苏迷的东西离开。

    帝熙冉一个人,怔怔站在原地。

    良久,她缓缓勾起唇角,粲然笑道:“我一定不会让阿卿失望的。”

    ……

    司卿径自上了山,来到一处石壁前,抬手在石壁上,轻轻一按。

    但见那石壁,犹如一张门般,缓缓打开。

    里面走出身着蓝衫的男子,恭敬的颔首:“主上。”

    司卿“嗯”了一声。

    蓝衫男子见他手上拿着许多东西,刚伸手要去接,一道势不可挡的凌厉剑气,赫然在他手背上留下一道血痕。

    他急忙收回手,单膝跪在地上:“小阙知错,请主上责罚!”

    司卿冷冷看了他一眼,将苏迷的东西,紧紧护在怀中,径自越过他,走进一座格外精致的别院。

    来到厢房。

    他将苏迷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一一摆放好,随后才露-出满意的微笑,走了出去。

    司卿来到花厅坐下,接过小阙递过来的茶水:“事情查的怎么样了,何人上报了官府?”

    “回主上,是村长的女儿,名叫慕雪。”小阙如实禀道。

    “帝朝天呢,此时在衙门?”司卿出声问道。

    小阙颔首:“是,他正想着办法救苏姑娘。”

    司卿冷冷勾唇,慢条斯理将茶杯放下:“走,我倒是要看看,此时的他,如何能救出我的迷迷。”

    ……

    且说另一边。

    苏迷被两个官差,押进大牢后,便带到一间极其干净的牢房。

    待他们走了以后,苏迷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这牢房里,可谓是应有尽有,比寻常女子的厢房,装饰的更为温馨舒适。

    甚至梳妆台上,摆放了新鲜的梅花,榻桌还放置了精美的点心。

    苏迷顿时疑惑不解,但下刻突然想到了什么,红润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甜甜笑意来。

    看来她猜得没错,她的阿卿,果然身份不凡。

    当初在别院见到的那个面具男,应该就是他罢。

    但与此同时,她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却又觉得心疼的厉害。

    他那般不见光的身份,恐怕经历不少的事情,否则他的性情,不可能那么病-态又敏-感。

    苏迷在这边陷入沉思的时候,那两名官差,走进另一间又脏又乱的牢房。

    他们用手中的刑锁,将身穿囚衣的女人锁起来,随后才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用银两贿赂官差的帝朝天,匆匆走了过来:“苏迷,你怎么样,他们没有为难你罢?”

    闻言,那女子缓缓抬起头来,而那张小巧娇-嫩的脸,赫然与苏迷的脸,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