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4
    “臭不要脸的,每次都要占人家的便宜。”

    小离怒骂了一声,随即抱住小阙的腰,夺回主动权:“这回人家要在上-面,压一压你。”

    说着,便要将他扑-倒,压在稻草上。

    “等等。”

    小阙抬手便挡住他:“主上在苏姑娘那边,一会还有正事要做,乖,回去再给你。”

    “给我压?”小离勾唇笑道,又在他唇上咬了一口:“两次,我要压回来两次,不然便不放你走,让主上惩罚你。”

    小阙满眼宠溺,笑道:“好,我答应你便是。”

    “嘻嘻,还是我的小阙最疼我。”小离紧紧抱着他,脸上漾起甜蜜的笑容。

    然而每当见到他这般开心的模样,小阙总会想起,初次遇到他的场景,心中仍是心疼不已。

    抬手将他抱得更紧,小阙暗暗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

    另一边,司卿来到牢房附近,远远便看到若有所思的苏迷。

    虽不知她在想着什么,但见那紧紧皱着的眉头,司卿便觉得心儿又疼又恼怒。

    她在想谁,是不是在想帝朝天?

    嘴角间笑意微滞,但下刻,司卿复又勾唇,灿烂一笑。

    即使想他也没关系,很快她便没的想了呢。

    日后,她的脑里,心里,身体里,只会由他一人,全部占满,不留丝毫的缝-隙。

    下一瞬间,司卿再度恢复乖巧温柔的一面,来到牢房前,打来门便走了进去。

    随着“吱呀”一声,苏迷抬头便见一袭白衣的男子,心头微软,起身便紧紧抱住他:“阿卿……。”

    “怎么……。”司卿正要询问,突然感觉到,脖颈上一阵湿-意,浑身猛地僵硬起来。

    她这是在为谁而流泪呢?

    司卿眉心一皱,却听见紧紧抱着他的苏迷,将声音放到最软最低:“阿卿,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何等出身,你永远都是我爱的那个,永远都是。”

    司卿心头倏震,又是惊慌,又是欣喜。

    她难道知道了?

    不可能!

    知道他的身份与出身的人,这世间上少之又少,还有一些人,即使知道,却永远不能开得了口。

    到底是谁告诉了她?

    他一定要杀掉那个人!

    苏迷清晰察觉到,当自己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司卿浑身紧绷的厉害,像似一把锋利的剑,只要轻轻触碰,便能轻易将人割伤。

    但她不怕,当初互相拥抱的初始,便注定他们是彼此的人。

    生生世世,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苏迷丝毫不在意,他周身骇人的戾气,踮起脚尖的同时,便拉下他的头,凑了上去。

    极度紧绷的嘴角处,传来小心翼翼的温柔亲吻,司卿机械化低垂着浓密眼睫,怔怔看着眼前娇俏可爱的女子。

    而就在这时,感受到他的注视,苏迷缓缓睁开眼睛,极致温柔一笑:“阿卿。”

    司卿眸色闪烁,却不敢对视她的眼,心里害怕又恐慌。

    但下瞬,他猛地将苏迷压在柔软的床榻上,低首便大力的吻下去。

    与此同时,修长的手,急切地探-进她的衣襟,想要证明着什么。

    苏迷抬手放在他的后背上,一下又一下,一边轻柔顺着他柔软的发丝,一边慢慢回-应他的吻。

    不知过了多久,司卿的攻-势,渐渐减缓,最后直接伏在她的肩窝。

    紧接着,灼灼湿-意,在脖颈处蔓延,苏迷身形一震,耳边传来脆弱又恐慌的软哝声:“不要离开阿卿,永远不要离开阿卿……。”

    苏迷心下猛地一窒,将他拥得更紧。

    轻轻吻着他微凉的耳垂,软声说道:“我保证,永远不会离开,若是离开的,你便……。”

    “阿卿便杀掉你,吃下你的肉,喝光你的血,最后将你的骨头磨成粉,全部咽入-喉。”司卿缓缓抬起头来,眉眼阴鸷森凉,一瞬不瞬看着她。

    苏迷呼吸微顿,下瞬便绽开甜甜笑靥,满眼宠溺地道:“好,都依你,我的阿卿。”

    原本意料当中的司卿,神色微怔:“你为何不怕,这样可怕的我,你不怕么?”

    “不怕。”

    苏迷摇摇头,随即侧身一转,将他压-在身-下,低头便在他粉-嫩的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因为若你敢背叛,我会让你眼睁睁看着,你身上的肉,被我一刀一刀割下来,挖去你的双眼,割去你的舌,再将你的双手双脚砍掉,装进坛子里,做人彘(骨醉)。”

    苏迷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似笑非笑阴测测的表情,甚至比司卿还要狰-狞可怕。

    毕竟曾经在演艺圈混过的,演过恐怖悬疑片的,这种表情,被苏迷演绎出来,即使连一向病-态的司卿,都觉得浑身汗毛竖起,冷汗津津。

    苏迷要的便是这个结果。

    他不是怕她知道他的真面目,会不要他么,那她便比他还要变-态,还要可怕。

    这样以来,他便不会再担心,她会怕他,会离开他了。

    比起此时牢房里,这诡异的气氛,另一边的梧桐村,却是另一番好戏连连的情景。

    帝朝天出了大牢,便租了辆马车,回到梧桐村。

    他走进院子,眼见帝熙冉正坐在厅堂之上,出神想着什么。

    “冉冉。”帝朝天唤了声,朝她走过去:“我有事同你说。”

    帝熙冉眸光微闪,衣袖里的双手微微握成拳,随即在松开的那瞬,勾唇看向帝朝天:“哥哥,冉冉有话也要同你说。”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帝朝天微微一怔。

    毕竟这声“哥哥”,他已经十多年,没有听过了。

    帝朝天面色不由柔和几分,双眼凝视着她,慢慢开了口:“有何事,你直说便是。”

    “哥哥,冉冉想……。”

    帝熙冉缓缓起身,眉眼柔软看着他,随即一个箭步来到帝朝天身前,紧紧抱住了他。

    “杀了你!”

    话落的瞬间,帝朝天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

    他低首一看,但见胸-前赫然插-着,那把他赠予她的锋利短剑!

    “冉冉……?”帝朝天不敢置信看着她。

    却见帝熙冉冷冷一笑,后退一步的同时,将短剑拔了出来。

    顷刻间,大量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帝朝天胸-前的衣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