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6
    “不,唔,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我不是要那个……。”

    苏迷一边躲着司卿的吻,一边推搡他的胸-膛。

    司卿顺势攥住她的手,低头凑在唇边,吻了吻:“阿卿听过一句话,女子说不要,便是要。”

    苏迷怒视瞪着他,嗔了一句:“我又不是一般的女人,想要便想要,从来不矫情,别贫嘴,我有正事跟你说。”

    却见司卿抿着唇,精致眉首微蹙,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迷迷是腻了阿卿,不想要阿卿了么?”

    苏迷骨子里,那就是抗硬怕软的女人,见到司卿这般,立马就心软了。

    她打着商量说道:“不是不想要,只是此时此刻此地,它不方便啊,改日咱们再约再战好么?”

    “说到底,你还是不要阿卿。”司卿扁着嘴,水洗无垢眼瞳中,泛起点点水光。

    说话间,便已起身离开。

    而就在这时,系统059突然提示道:“男主危险已解除,宿主请随意!”

    苏迷一怔,连忙将司卿抱在怀里:“阿卿乖乖,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要你,要你还不行么?”

    “阿卿不想勉强迷迷。”司卿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便要将苏迷的手拉开。

    苏迷心下一急,一使劲将他按在床榻上:“没有勉强,我很自愿,很想要你!”

    说着,她四处望了望,见无人,这才低下头去。

    谁知司卿这个磨人精,连忙抬起手,便抵住她的胸-前俩包子:“但阿卿不想要了。”

    苏迷嘴角一抽,不想要,还按住她的包子,不想要,还在捏她的包子?

    “不要你也得要!”

    苏迷低吼一声,连忙掀起旁边的被子,便将两人盖个严实。

    没过多久,牢房中,隐隐传来男人压抑隐忍的软哝,但随即便被什么堵住一般,只得偶尔溢-出不能自己的呜咽声。

    一室旖-旎……

    事-后,苏迷一个翻身,轻舒了一口气,只觉得身心倍儿爽,就差来一支事-后烟了。

    嗯,看来还是自己主动,力度与速度,才能控制得好一些,才会比较舒服。

    苏迷抬手拥着司卿,在他侧额上亲了一口:“阿卿,舒服不舒服?”

    司卿抬眸看了她一眼,随即垂下眼帘,羞赧颔首:“嗯,阿卿好喜欢。”

    他很喜欢她的主动。

    然而只是下瞬,司卿突然想到了什么,眸光微闪,眉眼倏尔染上一片沉色……

    苏迷未曾察觉他的不对劲,眼见在牢房外,半个人影都没有,抬手触上司卿的脸颊,细细摸-索起来。

    “上次在别院,那个面具男是你罢,坏东西,竟然敢骗我。”

    司卿心下微微惊慌,但见她并未真的生气,斟酌了片刻,最后才老实交代:“是阿卿,但阿卿只是为了……。”

    “别解释,我又不傻,帝朝天兄妹俩之所以那啥,是你下的药罢,当初我被慕雪下-药,你是不是也在附近,那几个路过的村民,也是你的人?”

    虽然心里早有了答案,但苏迷还是将所有的问题,全部问了出来。

    司卿身形一怔,满眼闪过恐慌之色,猛地将苏迷紧紧抱在怀里:“阿卿知道错了,不要离开阿卿。”

    “我不……唔!疼!轻点!”

    苏迷刚开了口,“会”字还没说出来,腰身被双手赫然一捞,紧接着他便从身后,彻底占-有了她。

    那紧紧勒着她的双臂,劲道之大,似要将她狠狠勒进他身体里,与他融-合一体!

    司卿倏地侧身而起,伏在她的背后,就着这个动作,用力的拥有她。

    他满眼皆是阴鸷森冽戾气,在她耳边狠戾说道:“不许走,不许离开阿卿,否则,阿卿立刻吞-掉-你!”

    男人浑身无形迸发的戾气,让她有些吃不消。

    但见下一瞬,苏迷刚扭转过身子,想要出声解释,便被司卿死死压-住,头颅顺势埋在她的肩头。

    “阿卿错了,不要离开阿卿好不好?”

    男人原本清泓悦耳的声音,染上浓重哭腔,极尽沙哑,隐隐带着莫大恐慌与无措,似在无声的哭泣。

    紧接着,肩头便传来一阵湿-意。

    苏迷静默片刻,将声音放到低:“阿卿,知道同生蛊么?”

    “嗯。”司卿怔了怔,不明白她问这个做甚。

    结果却听见苏迷说道:“我们之间少了一味同生蛊,只要有了它,你生我生,你死我死,阿卿,我们这辈子,谁也不能离开谁。”

    之所以将所有问题都说开,为的便是让他正视自己做过的事。

    他那么敏-感又病-态的性子,她不想让他为了那些事,而担忧受怕,所以才想出这个法子。

    司卿不敢置信看着她,呐呐说道:“你真的愿意与阿卿同生共死,为了阿卿,值得么?”

    苏迷缓缓勾唇:“总会不值得,为了我的阿卿,做什么都值得。”

    “迷迷……。”

    “别说话,继续,我喜欢你被我吃下的样子……。”

    司卿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紧接着“啪”地一声,屁-股挨了一记打,他直接愣住了!

    但下一刻,反应过来的司卿,以更快、更重的力道,竭力地挞-伐。

    ……

    梧桐村。

    帝朝天回到家,先将伤口清理干净,随后上了药包扎好,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这才匆匆坐着马车离开。

    如今帝熙冉已被他杀死,他要快些去告诉苏迷,这天大的好消息。

    他相信她知道以后,一定会很高兴,重新投入他的怀抱。

    终於,活了两世,他终於可以再次得到她了!

    帝朝天连夜赶着马车,直奔衙门后的大牢。

    到了门口,他跳下马车,拿出一包银两,塞-给守门的官差。

    那官差当下皱眉,面色很是为难:“此时不允许探监。”

    帝朝天以为他嫌银两少,又拿出一包递给他:“这些总够了罢。”

    那官差还是很为难:“这个……。”

    “喏,这是我全部家当,都给你了,通融一下。”帝朝天将身上的银两,全部给了他。

    其实,这些银两都是苏迷的。

    但他为了救她才用的,想来即使她知道,也不会怪他的。

    “好罢,只有一刻钟,快点出来。”

    帝朝天颔首致谢,快步走进了大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