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8
    帝朝天冷冷眯起眼,赫然抬起手,“啪”地一声,狠狠打在慕雪的脸上。

    慕雪一个不防,直接被他打翻在地,用手捂着高高肿起的脸,躺在满是脏乱杂草的地上,龇牙咧嘴的叫唤着,随后小声抽泣了起来。

    苏迷看向帝朝天,冷冷笑道:“大叔,哦不,公爹真是好样的,对曾经合作的盟友,都手下不留情呢。”

    帝朝天紧紧皱着眉头,却不小心扯动眼睛上的伤口,当即倒抽了一口气。

    苏迷正想开口再度去怼他,身边的男人,突然不悦的掰过她的脸,低低说道:“迷迷只能看阿卿一个人,嗯?”

    见他又想黑化,苏迷连忙颔首应承。

    司卿满意一笑,当着众人的面,在她唇上亲了一口,随即拥着苏迷,出声吩咐道:“将父亲大人带回去,好生照料着自己,切不可有任何闪失。”

    “是,主上。”小阙恭敬颔首。

    但见下一刻,原本空荡-荡的牢房中,突然凭空出现几道暗影。

    他们悄无声息的上前,快速擒住帝朝天的双手,想要将他押走。

    帝朝天猛地转过身,赫然出手一档,同时拿出帝熙冉那把短剑,对上那几名黑衣人,双双打斗了起来。

    即使他武艺不错,但面对其中一名黑衣人,直接掏出的白色药粉,全部洒在他脸上那瞬,帝朝天只觉得,全身似被抽掉所有的力气一般,紧接着,“砰”一声,直接倒下。

    “苏迷!苏迷!”

    可帝朝天仍然不死心,朝苏迷爬过去,满脸全是不甘。

    他被那白色药粉迷了眼,什么都看不见,但还是靠着自己的感觉,爬到了苏迷的面前。

    “你答应我的,便不能反悔,我已经杀了帝熙冉,你必须是我的!”

    闻言,苏迷神色微微一怔,但下刻,心中便已了然。

    只不过还是有些惊讶,帝朝天真的舍得,杀掉他曾经的爱人?

    苏迷勾起唇角,一脸无辜地道:“公爹杀了公婆,与儿媳何干,儿媳不记得答应你什么。”

    “苏迷,我为了你,又毁容又受伤,你不能这样!”帝朝天愤怒的大吼。

    这时,司卿一记利眸掠过,几名黑衣人,便将他强硬拖了下去。

    另一边,听到动静的小离,使出缩骨功,从牢房里窜出来,又窜进慕雪所在的牢房。

    “你做甚?你是什么人,放开我,放开我!”慕雪被他吓了一跳,见他又要抓住她,拼命挣扎起来。

    小离抬手一个手刀,慕雪直接晕了过去。

    他拿出一张人皮面具,戴在慕雪的脸上,而后又拿出一瓶药,在她脸上仔细涂抹着。

    “他在做什么?”苏迷开口问道。

    司卿很是不满,为何她的注意力,总是轻易转到别人身上?

    但他还是忍耐着性子,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她将代替你,去边疆流放。”

    “那两名官差呢?”

    “放心,他们已经解决了。”司卿笑了笑,眼底满是阴鸷冷意。

    苏迷虽不知他所谓的“解决”,是如何解决的,但见他露-出这种笑容,她心里自然明白,那两名官差不会有好下场。

    只是,他做这么多,会不会引起朝-廷的注意?

    清晰捕捉苏迷眼中的担忧,司卿正想她心里到底在担忧何人,却见她忽而侧身抱住他的腰身:“阿卿,我们回家,回你的家。”

    司卿为之一怔,随即轻慢扯着唇,将她拥得更紧:“好。”

    ……

    经过那一场情-爱,苏迷多少有些疲惫,半路便在马车上睡了过去。

    直到司卿抱着她,下了马车,来到梧桐村山上,苏迷这才醒了过来。

    “这里是……?”

    司卿笑而不答,在石壁上轻轻一按,那石壁发出一道声响,缓缓打开。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华丽又精致的琼楼玉宇。

    怔怔看向司卿,后者这才开了口:“这是阿卿特意命人为你建造的,迷迷可喜欢?”

    苏迷笑靥如花:“自然是喜欢,只要阿卿给的,我什么都喜欢。”

    却见司卿眼底一热,嗓音微哑道:“阿卿会给你更多……。”

    给她什么?

    苏迷有些不明白。

    直到司卿抱着她,来到温泉房,拉着她摇-摆-荡-漾,精疲力尽昏过去的那瞬,苏迷才知道,他给的到底是什么。

    嗯,确实很多,比之前更多!

    司卿一瞬不瞬看着昏睡过去的苏迷,满眼温柔蚀骨,却掩不住眸底,那极其深沉幽冷的意味。

    良久,他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仔细替她清理干净,这才抱着她上岸穿衣。

    一切整理完毕,随着“吱呀”一声,小阙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司卿抱着苏迷走进里间,将她放在床榻上,仔细盖好被子。

    随后,小阙见他从里间走出来,恭敬上前,将汤药呈上。

    司卿抬手便端起那碗汤药,没有任何犹豫,仰头一饮而尽。

    ……

    而另一边,那几名黑衣人,带着帝朝天来到一处别院。

    将他安置在一间厢房里,给他灌下一瓶药,便迅速退出厢房,又将房门上了锁。

    昏昏沉沉中,帝朝天只觉得全身似火烧一般,异常难受的厉害。

    然而随着一道女子轻吟声,在耳边梭然响起,他下意识一侧身,将旁边的女子,重重地压在身-下。

    紧接着,厢房中的温度,渐渐上升,久久不下……

    翌日,晌午。

    帝朝天头疼欲裂睁开眼,浑身又酸又痛。

    渐渐的,随着意识回笼,身体上的感官,逐渐恢复。

    但下一刻,他清晰感觉到,某物被包-着的触感,倏然转过头去的同时,耳边传来异常熟悉的女音:“阿卿……。”

    这声音,不是帝熙冉,又能是谁?!

    帝朝天满眼闪过厌恶嫌弃之色,猛地捞起她的胳膊,将她甩下床榻:“帝熙冉,你真是令人恶心至极!”

    一阵冰冷痛意传来,帝熙冉痛的叫唤了几声。

    当她睁开双眼,一张被毁容的熟悉面孔,映入眼帘的那瞬,帝熙冉目呲欲裂:“帝朝天,你怎么还没死?!”

    话落,她突然想起,昨晚他将自己拉进河里的一幕,蓦地站起身,直接冲过去,跟他扭打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