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全息网游神对神20
    墨邪见苏迷提起木听月,原本颓靡憔悴的脸,当即冷了下来。

    “她在拘留所,我已经让律师以故意伤害罪,正式起诉她,就算木老爷子把她弄出来,警局那边也留有她的案底。”

    “哦。”苏迷应了一声,缓缓垂下眼帘,掩去眼底那抹深沉冷色。

    墨邪眸光微闪,只是勾着唇,捧起她的脸,细细密密的深情亲吻着。

    苏迷见他什么也不问,眉头不由轻蹙。

    他就没有怀疑过,她是故意的么?

    苏迷启唇,正要开口,却见墨邪满是认真地道:“不管小醉醉想做什么,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但前提是永远不要伤了自己,因为任何人,都不值得你受伤,包括我。”

    苏迷神色倏怔,定定看着他:“你知道我是故意受伤昏迷?”

    “故意?”

    墨邪挑挑眉:“你昏迷的三天里,我带着你跑遍全陵市各大医院,每个医生都说你是晕血症,如果你真的是故意,我倒是想知道,怎么个故意法,能瞒过这么多名医?”

    苏迷一噎,说不出话了。

    她能怎么说,难道说快穿系统的缘故?

    却见墨邪又道:“不管你是故意或无意,我都会全力配合你,但不要让我看到你受伤,否则我会心疼。”

    苏迷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墨邪捧住她的脸颊,精准封住她的唇,就要来一记深-吻。

    苏迷突然想起什么,紧紧闭上嘴,将他推开:“我三天没刷牙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墨邪低头再度吻上去。

    苏迷却偏头躲开:“不要,我要刷牙。”

    墨邪无奈笑笑,顺势抱起她,走进浴室,将她放在洗手台上,拿出牙刷,挤上牙膏,又接了一杯水,先让她漱漱口。

    苏迷依着他照做,只是当他给自己刷牙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我自己来,左手没受伤。”

    “不要,我想帮你。”墨邪拿着牙刷凑到她的嘴边:“来,张开嘴巴。”

    苏迷总觉得,他看自己嘴巴的眼神,有些怪异,心里不禁暗道:‘他想对她的嘴巴,做些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给你刷刷牙而已。”墨邪一改浪-荡神态,人畜无害的笑着。

    苏迷这才发现,她在不知不觉中,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但是听他这么说,苏迷也不再迟疑,缓缓张开嘴巴,垂眼看着他将牙刷,一点点放-进,轻轻的刷动。

    而这时,她的心跳也跟着狂跳起来,那声音响亮的,她都能听见的。

    “你的心跳好快,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墨邪疑惑问道,抬手罩上她的左心口:“是这里不舒服么?”

    苏迷身形一震,对上他无比认真的脸,再看他手上的动-作,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墨邪轻轻捏了捏,诚实说道:“嗯,好像大了一些,你觉得呢?”

    身上原本只穿了件病号服,他那般时轻时缓的柔-捏,当下令苏迷眉头轻蹙。

    结果刚要拿开他的手,他自个收了回去。

    苏迷神色微讶的同时,竟然生出不想让他离开的念头!

    这是什么鬼念头?!

    “想要?”墨邪淡淡勾唇。

    苏迷蓦地抬眼看向他,还没说话,墨邪抢先出了声:“不用否认,我知道你想要,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

    苏迷瞬间无话。

    她家小即即的口才,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墨邪给她刷好牙,让她簌了口,随后又帮她擦干嘴边的水痕。

    苏迷有些不习惯他这么温柔,总觉得温柔之下,一定还有别的目的。

    眸光闪了闪,正想跳下洗手台,却被墨邪一手按镜子上,一手扣住她的下颌,无比汹-涌而狂烈的吻,瞬间掠夺她所有的声音与呼吸。

    与此同时,墨邪的手渐渐下移,解开自己的束缚,扯掉她碍事的阻挡,缓缓前进。

    紧接着,在她微微适应的那瞬,一举攻-城。

    苏迷被他猛地动-作,不小心碰到手臂上的伤,倏然吸气的同时,耳边响起他极致逍-魂的吟声:“小醉醉,你又咬……~~。”

    “闭嘴,能不能别叫的那么騒?”苏迷抬手捂住他的嘴,承受着他的攻-势。

    墨邪也不挣扎,只是伸了舌,触上她的手心。

    苏迷身形一颤,立马将手收回,却被他在半路咬上手指,用舌轻柔描绘着她的指尖、指腹。

    就在她以为,他这回会温柔一些,结果没过多久,墨邪给予的攻势,却是猛地加了速,狂-飚起来——

    两人在浴室里,做了将近两个多小时。

    最后墨邪紧紧抱着她,双双到达顶-点……

    苏迷手上有伤,不能碰水。

    墨邪拿起水蓬头,避开她的伤口,仔细给她洗澡,而后用浴巾擦干,又将新的病号服给她穿上。

    苏迷见此,不由出声问道:“你好像很懂得照顾人?”

    墨邪手上动作一怔,随即没心没肺笑道:“我自小父母双亡,木老爷子欠我父亲人情,把我带回木家,但在木家的日子,并不好过,必要学会照顾自己才行。”

    苏迷顿了顿,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单手揽住他的腰身:“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猝不及防的温馨话语,令墨邪心下一暖。

    嘴角笑意微滞的那瞬,紧紧回拥住她:“照顾自己的女人,是每个男人应该做的事,只要你健健康康,陪我一起活到老,啪到老,我每天都会好好照顾你的身心。”

    “你这騒-包,句句不离啪,就不能收敛一点,含蓄一点?”苏迷实在受不了他,只好无奈笑着骂道。

    “如果有收敛跟含羞,可以让你每天主动抱我,那我愿意把它们捡回来。”墨邪眉眼妖-娆,周身騒气蔓延。

    苏迷真心觉得自己说不过他,索性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墨邪得意挑眉,抱着苏迷放-到病床-上,关切问道:“饿不饿?”

    苏迷点点头:“我想吃麻辣烫。”

    “先吃点粥,下次再吃。”墨邪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吩咐了几句,坐在边上削苹果。

    苏迷半躺在病床-上,安静看着自家的男人,越看越觉得喜欢。

    那精致如玉雕的妖-娆容颜,完全满足她的颜值控。

    那骨节分明的修长玉骨手,完全满足她的美手控。

    苏迷正近乎痴汉脸欣赏着美景,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