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全息网游神对神22
    墨邪似笑非笑道:“罢免我?好啊,不如叫来董事会的元老们,看看他们怎么个说法?”

    此话一出,木老爷子面色倏沉。

    年轻的木老爷子,确实很有能力与魄力,加上黑白两道的人脉,成功打下一片木氏江山。

    但最近几年,公司的收益却越来越差,如果当初不是墨邪站出来,恐怕这间公司难能保住。

    对于这件事,木老爷子与木听月都心知肚明。

    可木听月总觉得,墨邪被他们木家养大,理应做出报答,所有的付出,都是理所当然。

    唯一不同就是她喜欢墨邪,愿意在他面前展现好的一面,天天来上班,给他留下好印象,希望墨邪能喜欢她。

    可仅仅只是几天的时间,这一切都变了。

    墨邪为了一个小贱-人,竟然跟他们木家翻脸。

    都是苏迷那个贱-女人的错,总有一天要找人将她处理掉!

    只是不知道,萧义丞那边进展的如何,有没有将苏迷搞到手?

    木听月想起先前萧义丞的吩咐,突然开口道:“好啊,那就开董事会,看看他们怎么说?”

    “听月!”木老爷子低喝一声,紧紧皱着眉,满是不赞同。

    木听月却想能拖延墨邪一时,就是一时,说不定萧义丞那边,已经得逞了呢。

    于是拉住木老爷子的手,不依不饶地撒娇道:“爷爷,他现在欺负你孙女,最起码你要让他知道,整个木氏公司,到底谁最大,谁最有权力说话!”

    木听月挑衅看着墨邪一眼:“走,咱们现在就召开董事会。”

    墨邪挑挑眉,看向木老爷子:“老爷子确定要开董事会?”

    木老爷子原本没有这个打算。

    但转念又一想,听月说的确实没错。

    墨邪手里的股权,虽然跟他差不多,但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正好借机开场董事会,让他真切明白,公司最有决策权的领头人,到底是谁?!

    “听月,去通知各大股东。”木老爷子发了话。

    木听月心中一喜,连忙应下,临走前,还特意挑眉看了墨邪一眼。

    墨邪完全无视她,只是笑看木老爷子:“希望老爷子,不会后悔今日所做的决定。”

    木老爷子皱了皱眉,看着墨邪脸上的笑意,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

    但事到如此,各大股东都已通知,这个会也是开定了。

    转身坐上电梯,同墨邪下了五十七楼。

    走进董事会议室的时候,各大股东已经到齐,木老爷子不由惊讶看向木听月。

    这丫头的办事效率,什么时候这么快了?

    不过想来也是,这丫头一遇到墨邪的事情,比谁都要着急,于是神色如常坐在最上-位。

    墨邪见此,也是微微惊讶的了一瞬。

    毕竟各大股东所在的楼层,都不一样,每次会议都要提前通知他们,为何木听月这次这么有效率?

    “既然公司各大股东已经到齐,那我就来说说,此次会议的目的。”

    木听月清了清嗓,随即道:“三天前,墨董将我堂堂副总经理,送到了警局,并且公开上诉我,而这个消息,已经造成公司股票逐渐跌落,想必各位已经知道了,不知各位对墨董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说完,她看向几名股东。

    而其中一名股东,连忙开口道:“墨董这次做的确实不对,怎么说都要以大局为重,如今为了一个小员工,连累整个公司的股票,确实不妥。”

    “是,我也这样认为。”另一名股东附和道。

    木听月满意一笑,随即看向木老爷子:“爷爷,您是公司最大的掌权持股人,你觉得墨董这次的行为,要怎么处理?”

    木老爷子轻咳一声,沉稳开了口:“墨邪此次的行为,确实不对。”

    他转头看向墨邪:“你近期就待在家里,休息几天再上班。”

    墨邪静等他说完,慢条斯理笑道:“老爷子与大小-姐怕是搞错了,持有公司最多股权人,并非是老爷子,应该是……我才对。”

    木听月嗤笑:“邪哥哥不会是在做梦罢,你手中只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我爷爷手里是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谁多谁少,小孩子都算的出来。”

    “是么?”墨邪轻嗤,看向木听月身边的助理:“赵牧,你去统计一下,公司里谁的股份最多?”

    木老爷子面色一冷,当即命令道:“赵牧,立刻去统计,今天倒是要看看,我一手打下来的公司,到底谁最有资格说话?!”

    赵牧点点头,手指飞快打着电脑键盘,同时将电脑上的数据,用投影仪放出来。

    在场等着看好戏的股东,看向墨邪的眼神,不禁带上几分讥嘲,嘲笑他不自量力,异常天开。

    甚至有人想要开口,讽刺他几句,可就在这时,投影仪上显示出的数据,却令所有股东为之一惊!

    木老爷子见他们满脸不敢置信,连忙回过头去看。

    纵使他老人家有点老花眼,但还是清晰看见,持有公司百分之六十股权的股东,竟然是——墨邪!

    “怎么可能?!你的股权怎么会,怎么会——!”

    木老爷子太过震惊,一个气不顺,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木听月连忙上前,将他扶起,满是担忧惊吓地道:“爷爷你怎么样?爷爷,爷爷!”

    却见墨邪轻慢扯起唇角,看了赵牧一眼:“打电话帮老爷子叫救护车。”

    “是,墨董。”

    墨邪想着苏迷还在医院,当即站起身,快步走出会议室。

    木听月一看墨邪不见了,倏地站起来,将木老爷子交给赵牧,随即匆匆跑出会议室,在电梯即将关闭的那一刻,抬手从中挡住:“你把爷爷气晕了,必须要负责,不能就这样离开!”

    墨邪讥诮勾唇:“董事会是你主张召开,老爷子之所以晕过去,那可都是你的问题,这个锅,我不背。”

    木听月皱着眉,再度说道:“反正我不许你走,我就是不让你走!”

    墨邪见她这般,刚想开口,脑中突然想起了什么。

    随后联想到这其中的牵连,嘴角笑意骤然一敛,目光阴鸷看向木听月:“放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放,就不放,打死我也不……啊!”

    木听月话未说完,墨邪抬脚就是一记狠踹,将木听月重重踹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