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全息网游神对神25
    话音落下的那瞬,苏迷轻哼一声,没有再追问,对墨邪的表现,勉强算是满意。

    而萧义丞则是在这一刻,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忍痛哑声唤道:“阿墨……。”

    苏迷听见他这样称呼墨邪,原本刚刚消下来的火,立马就蹭蹭往上冒,刚要去打他,发现手中的支架被墨邪拿去了。

    于是直接拿脚去踢,愤愤地道:“他现在是我的男人,不是你能宵想的,最好收起你龌-龊的念头,否则我让你这辈子再也做不成男人!”

    萧义丞满是狼狈躲开她的脚,不由冷冷一笑:“呵,你以为这是杀死人不犯法游戏里么?依你现在的言辞,我大可以去告你威胁我。”

    即使墨邪在场,萧义丞也没有丝毫惧怕,更没有任何顾忌。

    如果计划未变,董事会那帮老家伙,定会因为木听月的事,对墨邪进行处置。

    即使他再肆无忌惮的大放言辞,相信此时的墨邪,也不能对他怎么样!

    “告我?”

    苏迷当即嗤道:“刚才你对我欲行不轨的事,整家医院都知道,只要你堂堂萧总不嫌丢人,大可以去告,咱们就看在法官面前,谁的证据与言辞,更有说服力?”

    萧义丞沉下脸,冷冷看着苏迷,满眼深沉可怕,似要一口将她生生咬死一般。

    墨邪上前一步,站在苏迷面前,对上萧义丞满是深沉的眼。

    “为了感谢你当年的救助,我让你来木氏公司上班,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至于你我之间,并不存在所谓曾经的什么过去,所以最好闭上你的嘴,不要再说任何让我女人不开心的话,明白?”

    萧义丞冷着脸,紧抿着薄唇,显然不同意他的说法。

    那些他所认为的美好过去,他怎么可以这样一笔带过?!

    “阿墨,你对我是感觉得对不对,不然也不可能帮我那么多,我知道你只是难以接受,我们都是男人的缘故,但真爱是不分年龄与性-别的,不要拒绝我好么?”

    萧义丞满脸皆是恳求。

    他本来想将这件事,永远藏在心里,但半路突然出现一个苏迷,而且墨邪还对她那么好,最后还在游戏里,跟她结了婚!

    这摆在眼前的事实,实在让他无法忍受。

    于是他像先前接近木听月一样,试着接近苏迷。

    谁知这女人,完全不同与别的女人,不但荤素不忌,还不识抬举,又经常耍反套路,倒打他一耙。

    结果到了最后,不但没有把她成功搞到手,反而再三栽在她手上。

    萧义丞满是不甘心,于是联合木听月,让她去墨邪办公室去闹。

    心想她闹得再大,墨邪也会看在木老爷子的面子,不会对木听月怎么样。

    谁知,墨邪竟然为了苏迷,把木听月弄-进了拘留所,还在医院里不眠不休,陪伴苏迷三天三夜!

    得知这些事情时候,满腔的妒忌与怒火,让他几近崩溃。

    于是他买通医院的护士,在苏迷醒来的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花下重金请来国外的黑客,侵入《醉生梦死》的游戏,进行数据篡改,又通知被木老爷子保释出来的木听月,让她找到各大股东,准备召开董事会。

    然后找到警局那边的熟人,让他派人过来录口供。

    而在墨邪离开后,他便守在电梯口,堵住席助理,将他打晕绑起来,丢进楼梯间,又在他打包的外卖里下了药。

    萧义丞想着,就算这辈子睡不了墨邪,那他就把他曾经睡过的女人睡了!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迷这女人竟然这么厉害,把他弄成这般狼狈的样子。

    但事到如今,他还是想要搏一搏,看看墨邪是否对自己有意?

    哪怕只是一点点,他也绝不会放弃!

    然而墨邪听了他的话,满是荒唐看着他,随后意味深长地笑道:“你想要当攻,还是当受?”

    苏迷站在墨邪身后,闻言不由皱眉,抬手狠狠掐上他的后腰。

    墨邪扭头对她安抚一笑,将她重新揽在怀里,却是再度问向萧义丞:“攻或受,选一个?”

    萧义丞有些不敢置信,怔怔看着他:“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我的表白?”

    墨邪不耐地蹙眉,萧义丞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当下便认真思考了起来。

    他曾经有过男人和女人,也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做攻。

    但依照墨邪的性子,定是不愿意做受的。

    于是萧义丞心一横,想着日后大不了反攻,当即开口道:“只要你愿意接受我,我愿意做受。”

    墨邪这才慢条斯理勾着唇,眉眼妖娆笑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一定满足你。”

    萧义丞一阵欣喜,满是不屑看向苏迷:“阿墨既然选择了我,那这个女人,你是不是该把她赶走了?”

    苏迷面色一沉,冷冷看着他。

    却见墨邪开了口:“该走的人,是你才对,来接你的人,已经到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接我的人?”萧义丞一阵莫名,满脸疑惑看着他。

    然而下一刻,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紧接着,一群警察走了进来。

    一名警察认识墨邪,连忙客气点点头,随后看着满头是血的萧义丞,又对墨邪说道:“墨先生,我们刚才接到了报警电话。”

    “是我让人报的警,你们先把他带走,等会我会派律师过去,具体再问我的律师。”墨邪当即出声吩咐。

    萧义丞一听,满是惊慌与莫名,急忙问道:“阿墨,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不是让我……?”

    “即使你觊觎我的美貌,想要给我当小-受,我这个有老婆的直男,对你也丝毫不感兴趣,死心罢。”墨邪紧拥着苏迷,讥诮笑道。

    萧义丞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墨邪耍了!

    心头怒火蹭蹭上涨,他正欲上前,向墨邪质问,然而伸出去的手,却立刻被一只手铐铐上。

    紧接着,一名身手利索的警员,倏然扣上他的手腕,反剪在他的背后,又抓住另一只手,用手铐铐在一起,押着萧义丞,与墨邪打了声招呼,就要离开。

    “阿墨!阿墨!”萧义丞不甘心的大声叫喊。

    苏迷眉头微挑,拿起桌上一块抹布,塞-进萧义丞的嘴巴里,同时对其中一名警员笑道:“不用谢我,警民合作应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