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3
    那身着一袭青灰道袍,头束玉冠的俊朗男子,显然就是原文的男主——关忘忧!

    眼见苏迷二话不说,直接对他下狠手,关忘忧不禁疑惑皱眉。

    他哪里惹到他了,一见面就要弄-死他?

    关忘忧正要开口询问,然而苏迷却完全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双手快速结成法印,对着他所在的方位,倏地一指——

    紧接着,数道降魔符篆,风驰电擎般,全部袭向关忘忧!

    原文剧情有提过,关忘忧并不是普通的凡人。

    而苏迷所祭出的数道降魔符篆,对普通人没有任何伤害,但对那些妖魔鬼怪,却是伤害力极大。

    如果一个躲不过,有可能就要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关忘忧见此,赫然反手一摊,手中立时出现一条拂尘。

    他手持拂尘,当即甩手一挥,想要阻挡那数道降魔符篆。

    苏迷却在这时赫然抬手,几只袖箭,从衣袖里急速放出,直接将关忘忧手中的拂尘,钉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眼见那数道降魔符篆,已然来到跟前。

    关忘忧正要有所动作,一道同色青灰道袍的瘦弱男子,赫然挡在他的面前,硬生接下那伤害极大的降魔符篆。

    苏迷定睛一看,来人不是安辰染,又能是谁?!

    眼见这两张熟悉又厌恶的脸,苏迷竭力压制体内那股蓬-勃怒气,冷眼看向两人:“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我屋里?”

    “小娃,你平白无故伤了我的徒儿,却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倒是狂妄的狠呢。”关忘忧含笑出声。

    苏迷却是冷笑,狂拽倨傲地回道:“我那几张降魔符篆,对凡人并无丝毫伤害,而你们既然能凭空出现,必定不是正常的凡人,我本是名降魔师,不打你们打谁?”

    关忘忧一噎,显然没有想到,苏迷会这般怼他。

    他怔愣了片刻,随即说道:“我们师徒二人,都是小有修为的道士,会点法术很正常,就像你是降魔师,也可以穿墙隐身,不是么?”

    “嗯,好罢,那我的符篆,就当白白浪费给你们了。”

    苏迷眉头狂肆微挑,继而道:“我要休息了,两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好走不送。”

    “混小子,不得对我家师傅无礼!”

    苏迷刚坐在床沿,就听见安辰染满满维护的口吻。

    她动作微顿,定定看着安辰染,心里想着上一世所发生的一幕幕,真心觉得替他不值!

    要知道,当初的上一世,关忘忧明显是当他做鼎-炉,对他也只是表面上的好而已,甚至到了后来,还不是说遗弃就遗弃。

    苏迷讳莫如深看着他,狂肆勾着唇。

    “小道士,你就乖乖闭上你可爱的小-嘴巴,否则我要是一个不高兴,发起疯来,此时这么大声一喊,你觉得这栋府邸里的鬼怪,会不会发现我们,把我们全部吞吃了呢?”

    “你……你敢?”安辰染眉头一皱,恼怒瞪着她。

    “辰儿!”关忘忧低声呵斥,而后看向苏迷,勾唇笑道:“我们师徒与你一样,都是受落霞村村民所托,前来施救那些男村民,既然我们此时聚到一起,不如联手一同灭了他们,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苏迷拽拽说道,一副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

    眼下的位面,寄体原身的设定,就是狂拽吊炸天,所以在上一世,原女主宁愿死,也不愿妥协。

    苏迷由衷觉得,这种强悍霸气的人设,比起那些白莲花或小娇弱的人设,好演多了。

    关忘忧见苏迷这么狂妄,当即讥诮笑道:“这府邸之中的鬼怪,少则有几十个,多则有几百个,你觉得你一个人,就能降服的了?”

    苏迷只是为了不崩人设,才大放言辞,心里还是希望能偷一偷懒,让他们师徒多出点力。

    于是,她面上稍稍认真地斟酌了片刻,像原剧情那样,立马改口道:“好罢,那就勉强让你们帮个忙好了,我困我先睡,你们不困就看门。”

    说完,苏迷直接掀起被子,躺在床榻上,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就像男人那般,打出呼噜来。

    师徒二人见此情景,瞬间无话了!

    但紧接着,关忘忧给了安辰染,一个极有深意的眼神。

    后者收到后,则是眸光倏地一暗,最终还是乖乖听他话,举步走出了屋子。

    关忘忧则是定定站在原地片刻,随即朝床榻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朝里侧躺着的苏迷,缓缓睁开了眼睛。

    就在关忘忧靠近她的那一瞬,苏迷猛地从床榻上跳起来,反脚对着他的脸,便是凌厉一踢——

    紧接着,毫无防备的关忘忧,直接被苏迷一脚撂倒,狼狈摔在地上。

    苏迷哼声道:“竟然想偷袭老子,真是阴险无比的小人!”

    摔在地上的关忘忧,当下一阵无语,而后解释道:“我只是见你身后,已被鬼怪所标记,想将它抹去,并没有想要偷袭你。”

    苏迷闻言,走到梳妆台前,转身照着镜子看了看,还真的有一个红色的印记。

    她拿出一张符篆,默念几句咒语,直接贴在背后,那道红色印记,立刻就不见了。

    扭头看向一脸不喜的关忘忧,苏迷扯起嘴角笑道:“嘿嘿,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并不喜欢别人碰我,恕我直言,对于这种事情,你完全可以出言提醒,省得被人误会。”

    关忘忧再度无语!

    他好不容易才善心发作一次,还被人嫌弃唾骂这么惨,合着他说什么错什么。

    关忘忧不明白,到底是哪里惹他了?

    “小娃,你似乎并不喜欢我。”

    苏迷认真点点头:“嗯,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眼不瞎。”

    关忘忧立马气笑了:“为何讨厌我?”

    “没有任何理由,总之就是不喜欢,好了,我要睡了,请勿打扰。”苏迷说完,再度和衣而眠。

    “叩叩!”门外传来一道敲门声。

    紧接着,凉梦推门走了进来:“小公子,奴家的主子有法子治好你的病,还请小公子跟奴家走一趟。”

    不知是不是苏迷的错觉,她总觉得,这女人对自己的态度,比先前要好得多。

    苏迷眸光闪了闪,想来她的主子,就是方才她口中提到的夙公子。

    只是,他为何要突然见她,目的又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