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8
    苏迷有些难以接受。

    她还没有找到那人,怎么可以跟别的男鬼,发生了关系?!

    关忘忧眼见苏迷面色微异,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还是这菜有毒?”

    苏迷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加上有些事情,她还没想明白,身上带的干粮,亦已经吃完了,如今饥饿难耐,眼下又这么多菜食,大脑实在无法正常思考。

    在桌前坐下,苏迷拿起筷子,开始用膳食。

    关忘忧没有再去追问,而是直接开启天眼去看。

    直到发现那些饭菜,真的只是寻常膳食,又见她吃的滋滋有味,不由咽了咽口水。

    饥饿感瞬时从腹中传来,最近一直啃干粮的关忘忧,心知自己就算问了,这人也绝对不会给他一口吃食。

    “小辰子,你饿不饿,要不要过来吃点?”苏迷正吃着饭,突然开口道。

    刚从衣柜里出来的安辰染,听到这话,下意识看向关忘忧。

    但见他只是看着苏迷,似乎完全没有注意他的存在,安辰染心生懊恼,来到桌前向苏迷颔首致谢,随即坐下来开始用膳。

    眼见自己的徒弟,都受到苏迷的邀请,自己却总是被嫌弃的那一个,关忘忧顿时心生懊恼。

    结果一个没忍住,腹中传来“咕唧”的饥饿声。

    而就在这时,已经吃到八分饱的苏迷,终於发了善心:“原来修道中人也会饿啊,那关道长便坐下来,一起吃罢。”

    本想先假意推辞拒绝,但关忘忧总觉得只要自己说不,这人定然不会再让他去吃。

    来到桌前,他正要坐下,发现桌上只剩下一些菜渣子,还有几道他不喜欢的吃的菜。

    关忘忧又是一阵无语,但下刻看向苏迷的时候,却发现了什么。

    眼见她的面色,苍白中带着几缕鬼气,关忘忧看了看向桌上的菜食,当即开口询问:“你昨夜是不是被鬼怪采了精-气?”

    虽然是询问,但口吻却是满满的笃定。

    苏迷正烦的厉害,眉心倏然一皱,放下手中筷子,抬头便看向关忘忧:“睡了便睡了,已经发生的事,再说什么也是无用。”

    其实刚才吃饱了饭,苏迷也认真想了一下。

    毕竟经过这么多位面,依着那人对她绝对的占-有慾,应该不会让别的男人,占她便宜,甚至是睡了她。

    苏迷的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没准昨晚那个鬼,便是他在此位面的寄宿体。

    只是,昨晚的她,全程没有任何知觉,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个鬼?

    下瞬,苏迷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个男鬼。

    但如果真的是他,他们今晚的除鬼计划,又要怎么办?

    到时候,他难保不会怪罪她。

    苏迷一时间难住了。

    却见关忘忧再度询问:“方才那女鬼说,是她的主子命她送来的膳食,这就是说你见过她主子,那她的主子,是男还是女?”

    “不管是男是女,左右都已经睡过了,但这好像跟你没多大关系,你们继续吃罢,我去外面逛逛。”

    说完,苏迷站起身,留下一句话,便转身走出屋子。

    “苏寒,苏寒,你等等!”

    关忘叫唤了几声,苏迷丝毫不理会他,头也不回拐出院子。

    “砰!”

    一声巨响,关忘忧一拳砸在门框上,满腔气愤不已。

    平生以来,不管是男是女,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从来没有!

    下一瞬,关忘忧猛地回身,拎起正在用膳的安辰染,将他按在桌上,很是愤怒的抱了他!

    然而满脑子里,全是那人的身影,如何驱赶也赶不走,久久不得消散……

    ……

    苏迷出了院子,边走路边思考。

    想了许久,最后依然觉得那些鬼怪,必须要除去,落霞村那些男村民,亦必须要救出来。

    若是纵容那些鬼怪,总是吸食凡人的精-气,那么附近的村子,定会全部遭殃。

    不知不觉中,苏迷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一道清潺流水的琴音。

    她顿了顿,第一时间便想到是那人。

    可他不是鬼么,大白天怎么还会出来?

    循着越来越近的琴声,苏迷疾步来到红树繁花林,而那亭台之中,赫然坐着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

    缓缓凑近的同时,她心想着,既然他在这个位面是鬼,那么她便动用养鬼术,养他一辈子!

    苏迷快步走上亭台的阶梯,抬手撩开四周的幔帘,正要出声,却瞬间怔在当场!

    那极致精美的轮廓,如天人精雕细琢的雪肤露鬓,凝滑肌脂,如昆仑九天上神般的谪仙,真的是她昨晚见到的,那个毁了容的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夙熠神色淡淡的抬眸,极其悦耳的醇潺之音,盘旋在苏迷耳际。

    若是细看之下,那幽幽墨色眼瞳,在苏迷目-露惊艳之色时,却隐着一抹极淡的不悦懊恼之色。

    然儿太过震惊的苏迷,并没有注意到。

    她怔了怔,随即冲进去,捧住他的脸,胡乱摁了摁,捏了捏,口中不停说道:“你的脸不是毁容了么,怎么又好了?”

    夙熠眸色微闪,抬手拉下她的手,浅色唇瓣轻启:“公子认错人了,毁容的那个是我哥哥。”

    哥哥,弟弟,这是在玩双生子的游戏?

    好,既然他要玩,那她便陪他。

    苏迷当即追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夙熠,我哥哥是夙黧。”

    苏迷颔首,随即直截了当问道:“昨晚那个是不是你?”

    夙熠神色微顿,立时皱眉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是问,昨晚是不是你睡了我?”

    说话间,苏迷的脸,缓缓凑近夙熠的脸,而渐渐下滑的手,却不着痕迹的,放在夙熠的心口。

    果然,那处毫无一丝跳动的痕迹,而他也没有呼吸。

    夙熠像似发觉了什么,猛地将苏迷一把推开:“你做甚,我俩都是男子,不可以这般!”

    苏迷见他如此,不由微微挑起眉头,像是发现极其有趣的事情,再度凑近他。

    她的唇,与他的唇,只有一寸的距离,苏迷勾唇肆笑:“我是男子,还是女子,想来你昨晚已经知道,而你大白天在这里抚琴,不就是特意在等我么,小熠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