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12
    幽沉森然墨瞳,透过狭小门缝,一瞬不瞬紧盯着她。

    苏迷身形倏震,心脏像似跳上嗓子眼,脑中一片空白,怔怔看着他,丝毫不能言语。

    然而仅仅是那么一瞬间,门后那双墨瞳,却突然间消失了。

    苏迷猛吸一口气,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后背也溢-出层层密汗。

    虽然这一切都好像是幻觉,但苏迷却清楚的明白,这一定不是幻觉!

    甚至到了此时,她仍然能感觉到,一股极其阴寒的森然鬼气,从祠堂中弥漫而出。

    即使心中再多的疑问,深深感受到危险气息的苏迷,也不敢在此地多做久留,抱着匣子疾步朝院子外走去。

    很快跑到大门口,结果却并未见到,原本在门口等着她的夙熠。

    苏迷眉头倏然一皱,低垂着眸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视线不经意落在手中的匣子上,苏迷突然很想将它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苏迷犹豫了一会,四下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有赢过,心中那股强烈的好奇心。

    她将上面的符篆掀掉,缓缓将匣子打开……

    这时,一只冰冷的手,从身后搂住她腰身的同时,扣住她的手腕:“这匣子里面的东西,你不能看。”

    苏迷怔了怔,下意识转过头,赫然对上那双一摸一样的墨瞳时,眼瞳紧紧一缩,身形不由颤了颤!

    “你在里面看见看了什么,怎么这般怕我?”夙熠见她神色微慌,不由勾唇问道。

    苏迷艰难咽了口口水,随即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见你突然出现,被你吓到了。”

    夙熠却不答,将她手中的匣子接过去。

    正要收起来,苏迷直接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想要知道?”夙熠挑眉,看向苏迷的眼神,多了几分邪气。

    苏迷第一时间便察觉他的不对劲,当即扯开他的手,猛地后退了一步:“你不是夙熠!”

    “呵,还是你被发现了呢,眼神倒是不错,我的确不是夙熠,我是夙黧。”

    夙黧?

    夙熠口中的那个哥哥?!

    苏迷瞬间有些懵比,万万没想到,夙熠竟然真有一个哥哥!

    他们简直也太像了,不仅是容貌,连神态也很像,若不是他眉眼间,流露那抹邪气凛然,或许她根本无法看穿他。

    苏迷紧紧皱着眉,满眼探询看着他。

    紧接着正要开口,一道无尽阴寒的鬼气袭来,苏迷整个人直接昏了过去。

    身形渐渐滑落的瞬间,一手冰冷修长的大手,轻柔捞起她的腰身。

    白衣男子将苏迷抱在怀中,在她额上落下一吻的同时,极度温柔地说道:“她是我的,对她温柔一点,嗯?我的哥哥……。”

    ……

    苏迷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中,她回到之前所住的院子。

    很快到了晚上,她与安辰染隐去身形与气息,躲在房梁上。

    没过一会儿,关忘忧领着两名女鬼出现,很快便进入雙-飛的节奏。

    大概到了后半夜,他们才停下来。

    紧接着,两名女鬼走出了屋子,她跟安辰染跟着她们,来到一处荒凉的别院。

    而那别院之中,显然有着几十名女鬼与男鬼。

    她与随后赶来的关忘忧,使出浑身各种本领,将那些鬼怪全部消灭,紧接着又在一处地牢中,找到落霞村的村民,以及一名毁了容的男人。

    关忘忧觉得那男人身份可疑,便生出想要杀了他的念头。

    她全力拒绝,关忘忧却异常坚定,两人打了起来,结果关忘忧竟然意外不敌。

    最终她胜了,师徒两人只能听从她的决策,将落霞村村民送回去,而后带着那名男子继续赶路。

    ……

    一阵头痛欲裂,苏迷紧皱着眉头,缓缓睁开眼睛。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毁了容的脸:“公子,你终于醒了。”

    苏迷瞳仁微微一缩,睁大眼的那瞬,愤愤质问:“混蛋,你竟然偷袭我!”

    “公子在说些什么,小生不明白。”

    “你别想狡辩,分明是你将我打晕过去……。”

    苏迷想了想前因后果,蓦地坐起身:“夙熠,你倒是会装的很,不但玩双生子游戏,还敢算计我。”

    她才不相信什么双生子,一定是假的,定是为了混淆她的视线而已。

    “小生确实是夙熠,但小生并没有算计你,公子说的应该是小生的哥哥夙黧,但他已经去世很久了。”

    苏迷显然不信他的鬼话连篇,连忙起身下榻,却发现此处竟是一家客栈。

    “我们不是在鬼宅么,什么时候来的这里?”

    夙熠温然笑道:“是公子将我从鬼宅救出,又同关道长他们赶路至此,随后便在客栈住下。”

    他所说的一切,苏迷隐隐约约记得,但又好像记不得。

    她好像失去了一段记忆,任她如何去想,都想不出来,最后实在头疼的厉害,她便不再去想,只是定定看着眼见的男人。

    男人的脸,并不像那晚她见到的那样。

    虽然灼烧的疤痕仍然在,但只是在眼下两侧颧骨的位置,而且疤痕小了很多。

    苏迷蓦地伸手,在他脸上触了触。

    随即微微惊讶了一瞬:“你的身体竟然有温度?!”

    “小生是活人,自然有温度。”夙熠笑了笑。

    苏迷半眯着眼眸,总觉得他在谋划什么大阴谋。

    但眼下,显然如何问他,他也不会说。

    苏迷思索了片刻,倏然一手勾住他的脖颈,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我此时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你便以身相许罢。”

    夙熠身形微怔,轻慢勾着笑:“公子是男子,小生亦是男子,小生无法以身相许。”

    “怎么不可以,只要你愿意做-我身-下受,不就可以了。”

    说罢,苏迷倏地凑近,用唇瓣摩-挲他带着凉薄温度的唇:“你若不懂,我来教你可好?”

    夙熠很是镇定,脸上丝毫没有慌乱,只是幽幽地道:“小生的脸,已经毁成这样,公子不嫌小生长的难看?不害怕小生?”

    苏迷施然勾唇笑道:“初次见你的时候,确实是惊了一下,但这是正常人应有的反应,待我多看看,多熟悉熟悉,便习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