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13
    “怎么个熟悉法?”夙熠疑惑挑眉。

    苏迷倾身,触了触他的唇:“这样。”

    异常柔软触碰自己的那瞬,夙熠倏然怔一怔,正要将她的手拉下,房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苏寒……你们在做什么——!”

    怒吼声传来那瞬,苏迷下意识循声而望。

    但见到满脸震惊的关忘忧,以及他身后的安辰染时,她丝毫不显慌乱的松开手:“关道长突然前来,可是有事找我?”

    眼见她这般泰然自若,关忘忧心下阵阵恼火,口不择言地道:“你不是说你不喜欢男子,那你们方才又在做什么?”

    怨不得因为一个丑男人跟他大打出手,原来是喜欢他。

    可这苏寒难道是眼瞎了?

    长得如此俊俏的他不要,反而要一个丑陋无比的男人!

    苏迷坐在床榻上,将关忘忧所有的神色,尽收眼底。

    随后,她将头倚在夙熠的肩头,斜眼看向关忘忧:“我记得我说过,即便喜欢男子,也不会喜欢你,但并不代表,我不可以喜欢别的男子。”

    关忘忧被苏迷怼的说不出话来。

    他暗暗平复一下心情,紧接着又道:“客栈老板让你下去看看,他的娘子又犯病了。”

    苏迷眨眨眼,有些懵然:“犯病便犯病呗,跟我有什么关系?”

    关忘忧轻嗤:“我说苏寒,这间客栈可是你带我们来的,此时倒不愿承认了,还真是可笑。”

    苏迷更加懵比。

    她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夙熠,见他冲自己颔了颔首,苏迷立马无话。

    敢情她这一觉睡过去,什么都变样了。

    “话我已经带到,去不去随你。”

    关忘忧觉得,如果他再待下去,定会被这苏寒生生气死,当即利索转过身,疾步匆匆的下了楼。

    眼见他们师徒二人离开,苏迷连忙转头去问夙熠:“是不是你搞的鬼?”

    夙熠摇头,正要出声辩解,却听见苏迷复又开了口:“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尽量拿给你,但你别骗我,否则咱们一拍两散,你等着魂飞魄散罢!”

    无论如何,这男人不能一贯纵容,必要时,定要让他看看自己的厉害。

    夙熠扬扬眉:“你倒是狠得下心。”

    “那是自然,不过你放心,要死我们一起死,我向来公平的很。”苏迷轻描淡写的说道。

    夙熠丝毫没有怀疑她的决心,沉吟片刻,最后幽幽说道:“我需要几样东西……。”

    “你要复活?”苏迷想起祠堂那具尸身,连忙追问。

    夙熠微微讶异,随即挑眉道:“你倒是什么都知道。”

    那是当然,她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能人(才怪)!

    “东西我可以帮你拿,但你不要在我面前,装什么双生子,这种游戏我不喜欢。”苏迷开始跟他谈条件。

    夙熠神色闲适,勾唇笑道:“我真的有个哥哥,并没有骗你。”

    “没有骗我?刚才不知是谁自称小生,假装不认得我,不过,你若喜欢装,那便继续装,我只问一句话,那晚跟我-睡的是你,还是你哥?”

    苏迷不明白他想做什么,但他既然不愿意说,那她便不问。

    但她必须要弄清楚,那晚到底睡了谁?

    夙熠闻言,终於不再是那种风轻云淡的神态,他一字一顿道:“那晚是谁,真的很重要?如果不是我呢?”

    他又来的这套?

    苏迷倏地皱眉:“我是女子,对于初次对象这种事,自然很重要,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你……。”

    夙熠静静看着她,心想她到底会说什么?

    结果下一刻,苏迷直接挥挥手:“不是你的话,便速速滚-蛋罢。”

    夙熠一怔,没想到她说话这般直接。

    他没有回答,而是再问:“若是同你有关系的,是长相丑陋的我,你当真不会介意?”

    关于相貌之事,他已经说过很多次,看来他应该很在意。

    苏迷扬扬眉:“如果那晚是你,先前我用乾坤袋收的是你,我从祠堂出来,袭击我的却是你哥哥夙黧,那你的脸,之前为什么没有毁容,此时你却毁容了呢?”

    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等你何时回答完这些问题,我何时给你绝对明确的答复。”

    说罢,苏迷径自下了榻,整理好着装便要下楼。

    幽深墨瞳闪了闪,夙熠挣扎了一瞬,最后还是开了口:“那晚同你敦伦的,确实是我,我若魂魄示人,容貌便完好无缺。”

    “那你此时用的是什么?尸身?”苏迷蓦地回头。

    夙熠摇摇头:“不,我此时是寄在释迦木上的偶灵。”

    “释迦木?那种触手生温,与常人肤酯无异的木头?!”苏迷惊讶问道。

    她之前听说过,这种神奇的木头,价格极其的昂贵,只是一小块,便价值连城。

    如果他全身上下,都是释迦木的话,倘若是拿出去卖,估计买下几座城池都不在话下。

    苏迷上下打量着夙熠的身体,两眼赤果果地放着光。

    即使生前见过太多这种眼神,夙熠还是被苏迷看红了脸。

    这种木头最为奇特之处,便是可以根据人的思想,让偶体产生最真实的变化。

    夙熠红着脸,微微颔首:“没错,是释迦木,只是当初制作这具人偶时,出了些意外,脸上被烧伤了。”

    苏迷当即一步上前,紧紧揽住他的腰身,嗓音低靡:“你可不可以给我……几根头发丝,我去市面上看看,能卖什么价?”

    夙熠眸底闪过莫名失望,当即便拔下几根头发丝,递给苏迷:“给你。”

    苏迷被他的模样,着实给逗笑了,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我开玩笑的,你在我心里那是无价之宝,怎么可能拿你去买呢。”

    说着,她将几根头发丝接到手中,塞进衣衫的内衬口袋里。

    夙熠见她一系列动作与言语,无奈笑了笑,随即又道:“我们下去罢,客栈老板还等你。”

    苏迷原本想下去,看看什么情况,经夙熠这般一说,她拿起法器与符篆,便同他一并下了楼。

    眼见夙熠丝毫不怕法器与符篆,苏迷更加感叹这释迦木的厉害。

    来到一楼,苏迷刚站住脚,远远便听见凄厉的叫喊声:“赵富贵,我要杀了你个挨千刀的,还有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